ENGLISH繁体中文聆听音频

奇迹课程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159|回复: 0

2011年12月19日 上海奇迹读书会

[复制链接] 放大 缩小 原始字体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5-5-5 09:06
  • 签到天数: 435 天

    [LV.9]以坛为家II

    扫一扫,手机访问本帖
    发表于 2013-8-31 23:20:3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亲,你还没有登陆哦,无法享受到更多服务的,马上登陆。如果还没有帐号,请立即注册
    本帖最后由 纳新 于 2013-9-8 11:56 编辑

    这是晓捷第二次在奇迹读书会场合通传耶稣的声音,第一次是在一周前的长沙,所以此资料非常宝贵。感谢邸婕的辛苦笔录!

    本文音频:http://www.acim.cn/Jh/20111219shanghai.MP3



    ==============================================

    20111219 上海奇迹读书会(芳蕾家)
    参加者:芳蕾、大酉、章桐、邸婕、陈梅、张泽青、纳新、晓捷

    芳蕾我的提的问题是:“你只能提出问题,答案必然来自天赐,不要企图答复自己的问题,而应学习接受天赐的答复。”


    晓捷:是,而后你的感受是?


    芳蕾:我的感受是说,我因为经常会去跟圣灵交托嘛,最近学着交托,反正觉得也蛮顺的嘛,我明明觉得有些事情有些不平安的,突然生活中会出现一些问题,比方说买这个笔记本嘛,我一交托,走了没几家店,就让我看到这圣诞树,明明也它并不长得咋的,但它就能吸引我,我没有想过要买圣诞树,但我就买了一棵。唉,那老板说刚好就有我要的那个笔记本,这个时候我就会告诉自己说,我的内心其实是要问:圣灵到底在不在?因为祂忽然让我事情办得很顺利嘛,那我想:圣灵在的,是不是我自己在自问自答呢?而后我会很兴奋地告诉他们说:圣灵真的在的呀,你们把问题抛给圣灵就好了呀!


    晓捷:非常好。《奇迹课程》其实就是耶稣这位兄长向我们发言的一本书。而且正如上次我们跟大卫老师在一起探讨的一样,圣灵是非常实际的,它其实会有回答我们方方面面的问题,包括看起来不灵性的问题。那么所有的交托,包括所有的灵验,我们求神拜佛的意思,都是向我们内在的灵性升起一种信任的心。它的意义在这里。


    所以这就是《奇迹课程》的究竟之处,它会告诉我们说,你其实是把信心交托或者赋予了你内心那属于真理的部分,也就是圣灵。


    你以往总是做了错误的选择,把信心交给了小我,然后在这种冲突、考量、跟灵性的隔绝之中去痛苦地挣扎,你当然得不到真正的答复。


    真正的答复并不是说,祂当下给到你一个惊喜,祂真正的答复是圣诞树、笔记本后面对于你信心的回应,实际上是你自己对自己的回应。


    芳蕾:自己对自己的回应?


    晓捷:是的,因为圣灵本来就是你自己啊。就是你内在属于灵性、属于真理的那部分。(和纳新确认)我可以说了,因为从现在开始,耶稣就在通过我发言,最近有去和大卫交流过这块,祂此刻也正通过我在发言,就和大卫一样,当时跟大卫的交流中作了印证。祂说:非常欣赏你的惊喜,这真的只是美梦的开端而已,祂说一路上会有很多的惊喜等着你。尤其是,所有《奇迹课程》的宗旨可以总结为一句话——化解小我是为了能够牵到圣灵的手,能够完全和圣灵合一,而圣灵根本就不是别人,就是你自己,就是你以为已失落的自已,就是过去被小我所蒙蔽的自已,现在只是和你真正的自已相会了,就这么简单。所以《奇迹课程》真的是很简单的课程。


    芳蕾:那也就是说,我们要做什么事情时放下那个不平安,实际上就是什么事情都可以。


    晓捷:J 兄祂是很幽默的,祂说你啥都可以扔给我,我就象圣诞老人一样拿着一个大袋子,只是说你什么都可以给我,包括你的不平安,把所有的给我只有一个意义,并不是我在世界的层面帮助你们实现你身体的目标,而是帮助你们建立对内在真正的信心。我给你的并不那棵圣诞树,也并不是那个笔记本,而是你愿意对真实的自我所发出邀请一个理所当然的回应,你只要记得把你的信心置于真理之上,置于你内在的灵性之上,你就会得到相应的答复,这个答复会远远超越了小我的期待和计划,你的心会认出什么是你要的答复,尽管会超出以往头脑小我的期待和计划。


    芳蕾:那我还想问个问题,我怎么把我所有的东西扔到你那个袋里边啊?


    晓捷:天呐,我好喜欢你的这个样子,当我们放下所有的防卫,对自已真实的内在有信心时候,其实你随时都可以给我,给我只是一个比方,一个形式,给的就是你自已,真正的你自已,所以你想你跟你自已有什么好客气的?你跟你自已有什么好隐瞒的?所以你在想象中也好,不拘任何的形式,你可以做一个纸盒子糊的很漂亮,把你的心愿放进去,你可以随时想象我就在你的面前,我就打开这个袋子你说扔给我。所有的期待,恐惧,需求,
    不平安,那些尤其是那些你以为你见不得人的东西,你都可以给我。在某个阶段你也许会对你自已发生评判,当芳蕾在往下修得更深的阶段的时候,羞于启齿关于你世间的期待,那也是需要交托给我的。


    芳蕾:我有的时候就是羞于启齿的。


    晓捷:是的,祂知道的。


    你知道吗,我帮助你真正达到的只是幸福和平安而已,所以你尽管去求吧,因为你真正求的是对你真实自已内在的信任,和属于天堂的平安,所以任何的期许,任何的需要,任何你觉得微不足道的需要,或者甚至是不可思议的需要,或者看起来荒谬不合理不可思议的需要,你都可以交托给我,我的意思是我不见得会答复你这些需要的形式,而是帮助你在不同的情境中建立一份信任和信赖的关系。帮你的心回到平安的状态。


    芳蕾:嗯,这么历害啊。


    晓捷:祂说你将来也会是奇迹很好的分享者。上主之师会有些特恩会有些礼物,这些特恩决不是世间层面的功成名就,不是身体层面的一个成就或光环,而是那些信赖的温和的平安的品质。


    芳蕾:我喜欢这个。


    晓捷:只要你真心想要就会得到这个。祂说你已经做的很好,你已给在做了,你已经在努力了。祂说有的努力会帮助你抵达终究不需要努力的境界。那个境界一如既往的一直在等你回家。而家就在你心里,就在你每一个选择里,就在你愿意把所有的不平安所有的需求交给我那份信任里。


    晓捷:清楚了,清楚他的意思啊。

    你啥都可以扔给我

    你啥都可以扔给我


    邸婕:我要提我的问题。今天我的问题是就今天以今天的事为说,比如说生活中不断的呈现有一个内疚和自责的东西在这里,比如就在这里,(用一个桌上的糖果盒做比喻)那我就是说比如说,我现在找不到的那个东西是什么就是说,明明那个内疚就在这里,你也看得见,怎么?我就说哎呀我就说圣灵交给你啦,可是内疚还在这里,所以我不知道这是个自欺欺人还是什么,应该怎么去化解这个。


    晓捷:祂先说了几句话,祂说首先你是个对待自已非常严苛的人。祂用的是严苛这个词。祂说你现在需要的不是交托而是把圣灵好好的骂一顿。


    邸婕:嗨!就是,妈的我现在就是骂。


    大家:哈哈哈。哄堂笑声。


    邸婕:我已经骂了两次了,骂得可狠了。


    晓捷:对,祂说怎么过瘾怎么来吧。


    邸婕:啊!真的!


    大家:哈哈哈哄堂笑声 。


    邸婕:噢,太好了,这还是不错的这个圣灵。


    晓捷:对,祂说骂和求都是呼求爱的一种表达形式而已。所以尽管放心的骂。你想踢祂都行,祂说如果你还觉得不过瘾你可以买张我的相,因为圣灵的相不大好找。


    大家:哈哈哈哄堂大笑。


    晓捷:你想怎么着都行,你也可以买不只一张。


    邸婕:就是上次我在QQ 上我跟你讲的,为什么我觉得,比如说圣灵说你不用管了你交给我好了,可是我觉得说完后没什么反应的么。就是生活中没什么变化的,好象是这个问题我忘记掉是什么问题了。


    晓捷:大概吧,大概是?


    邸婕:大概是觉得圣灵说你什么也不用管了,但是事实上他什么也没管。


    晓捷:你是说圣灵不答复你?


    邸婕:不是,比如说我现在遇到个纠结的事情,我该怎么办呢?嗨,圣灵你说吧,你来决定吧,我啥都不知道,一天二天三天四天五天六天过去了,没有任何决定,还是我来决定吧,你都不管嘛,对吧?我就会出现这个东西。还是我在做决定,你说你在做决定你根本就不管啊,我就会有这个东西怒气出来,我等啊我等了,我也会看啊也会找一些线索啊是不是有这个,可是我往往是在做重大决定的时候特别困扰的时候无论我求神问道还是求自已,我没有答案,最后都是我自已在做决定,而且做的决定最后我都很痛苦因为我觉得不理想。


    晓捷:明白。


    首先呢祂好欣赏你的努力,你真诚执著的努力,祂说他看到了,其实祂一直在陪伴你,只是你目前感觉不到祂而已,祂说他知道。


    祂说另外呢来自过去的怀疑,让你的小我一屁股坐在圣灵位置上,你求是求了吧,但是你的小我是不太甘心让出这个控制权,这个主导权的,而你内在的圣灵是很谦虚的,祂不会去驱逐小我,祂只会静静的陪你看清楚小我的妄作,看清楚小我的张牙舞爪,看清楚小我的狂妄自大,那些都不是你,而是你内在的小我那套虚幻的信念。


    祂说当你能用这样的眼光退一步,从跟小我的纠缠和认同里,退一步走出来看到小我的时候,你尝试着对那些狂妄自大的,那些得理不饶人的不得理也不饶人的,那些固执去说,你并不是真正的我的时候,真正的放松就开始了。


    你现在比较抓的紧,抓得很紧,很严苛,一方面很执著的去要,要你设定好的答案,一方面你又对自已内在这种行为有一种悔恨,有一种很严苛的自我批评,不妨把这两只手都松一松,一方面,反正现在也求不到嘛就先不求了。


    邸婕:嗯,我就觉得他不管。坏蛋。


    晓捷:骂的很好,骂得很好听,把这个求的手也松一松,把这个自我批评的手也松一松,松下来看看不做什么试试看,你一直都在做,做得都很辛苦,给你的新年礼物圣诞礼物是不要去做,试试看,也许你会抓狂的那就抓狂一下也无所谓,宣泄自已的情绪,试着把这两只手都松一松,然后到那时候你的感觉也许会不一样,当然还记得说,所有需要努力的需要达成的都是小我不是圣灵,你的灵性已经圆满俱足了。但是你的小我总是让你误以为说你还需要做点什么才能够达到,你还需要努力点什么才能放下。


    邸婕:可是我的很多欲望还没有实现呢?


    晓捷:在紧抓的时候你其实欲望也比较难以实现呐。即便是世间的欲望,在你紧紧抓住的它时候,还期待着失败的结局,同时已经对于失败的结局加以批评的时候,你怎么可能实现你的欲望呢?


    邸婕:我就好象有那个不甘心的那个东西在,就是你比如说我要的其实是平安,我可以给你所有东西,哎我说你先给我这个东西我再和你说平安的事情对吧,你都不管,你给我说一堆虚头八脑的事情跟我的生活一点关系都没有,我就会有这种评判出来,就觉得好象他说的东西和我此刻想要的东西结着呢,我知道平安很好,可是得让我真实的去知觉比如说我们家的狗那两个都死了都不在了我才发现钱一点都不重要,我们家那些玉石也不重要了,突然间我的心就在想有什么了不起,那是让我看到了我知道,我想比喻的就是圣灵的这个事情也是,我感到我的生活还有许多愿望还没有满足,而且我也试尝去交托可是都没有结果,这个时候我就。。。。。。


    晓捷:你此刻重要的似乎不是修《《奇迹课程》。


    邸婕:嗯?干嘛,玩啊?


    晓捷:你在自我批抨这个陷阱里已经陷得很深了,你在努力奋斗这个陷阱里已经陷得很深了,似乎你需要吃点密糖。


    邸婕:吃点蜜糖?


    晓捷:《奇迹课程》现在对你来说太苦,你何防给自已的人生放个假呢?纵容一下自已,做一点以前一直想做一直没做的事,修《《奇迹课程》》没那么要紧,对你来讲目前来讲没那么要紧。


    邸婕:就是我就觉得好象要吃够了玩够了用够了,我才想。


    晓捷:所以你去呀,祂鼓励你去。


    因为在这个阶段,很清晰你的小我一定会把《奇迹课程》变成鞭打你自已的工具,束缚你自已的工具,如果《奇迹课程》给你的感觉是痛则和束缚的话,那正好偏离的本意,所以此刻何不让自已舒服一点呢?长远来看这会帮助你以后更好的修《奇迹课程》,祂问你明白吗?


    邸婕:我知道,不过对他最后一句话好象也不太认可。


    晓捷:当然你不认可我,那个你需要我做的我都没有做到。


    大家:哈哈哈。


    邸婕:那就别充老大,老小还差不多。


    晓捷:老小都不算啦,都名不见经传啦。


    可以了吗?

    变灯塔为利剑

    变灯塔为利剑


    陈梅:我的问题就是,因为我平时吧生活当中如果是很小的事情吧我不会求上帝,对我来说我比较重要的重大的事情才会去求跟他去沟通跟他讲,而且在我跟他许下一个愿望啊讲一些事情的时候我都是非常诚心的去讲的,而且我就是希望有一个很好的结果,我的那个结果我希望达到的那个结果,然后在这个过程当中我会用。。。。。。


    晓捷:等一下好不好,祂的信息满多的啦,没关系,一会你再讲。我先跟你回应一下。


    首先感谢你对上帝的一个崇敬之情,你很尊重上帝,祂收到啦感谢弟兄有对上帝的崇敬之情,很值得欣赏。其次《奇迹课程》讲了两个上帝,两种上帝,两种上帝的状态或者说便于你们经验到的两种上帝的状态,一个上帝是完全不知道噩梦里的一切,不知道幻想里的一切,他是一个平安的象征,一个终级平安终极幸福的向征,给你这种信心和保障的感觉,一个上帝是完全能感受到你的但是不是直接的感受而是通过圣灵来做一个中间的管道,能够听到你的心声,能够给你 能够帮你去回答生活灵修两个方面的问题,其实只有一个方面的问题,生活和灵修的问题都是一回事,没有区别没有高低之分没有任何的区别,从本质上来讲就是:我相信自已是一个个体身份,还是不是,就只是这个问题,所以你有个担心你怕麻烦我你怕麻烦圣灵。


    陈梅:我一般就会和我老公在一起的时候就讲这么小的事情就不要麻烦上帝了,我经常这样想。


    晓捷:你知道吗,这里面除了有个崇敬之情之外你还有个不信任,不了解,这是肯定有的啦,每个走这条路的人都有,这是很正常的事,你以为会麻烦我吗,如果我不是全知全能的如果灵性不是全知全能的,你也不会对我有这么大的信心了,而且对于我来讲这些事情根本就不存在,但是让沉浸在电影里的孩子舒服一点,对我来讲很轻松,所以我也可以所谓的调动你们时空的资源来让你们的景象情景发生变化,对我来讲是太轻松的事情。


    你只管来麻烦我吧,我是最不怕麻烦的了,但是就象如同跟芳蕾讲的那样,我回应你们的你要从这个角度解读就明白了,帮助你们建立对我的信心,帮助你们逐步进入跟天堂契合的平安的,我真正做的只有这一件事而已,我没有帮助人们心想事成去达到实现的目标,如果停留在那个层面那就解读错了,所以你尽管麻烦我,我不会误导你。


    陈梅:就是我在许了一个愿望之后吧,跟上帝对话完了之后然后在这个过程我会有期待嘛,我期待这个结果会怎么样,在这个过程中我会用比如说吸引力法则也好,或者是那种水知道答案那种方式也好,就是不断的跟自已讲一定会怎么样啊,但是当我看到结果跟我期待的正好相反,就是本来我是想去这里的,但是让我看到的结果是我回来了,比如说最简单的一个。。。。。


    晓捷:等一下等一下,一层原因是因为你作了两种完全不同的选择,吸引力法则也好其它的书也好,他们还是帮助你在世间成就更强大的小我,更圆满的小我,更完美的小我,还在跟小我玩这个游戏,而你又在修《奇迹课程》,你内在都是冲突的,那你外在当然是冲突的了。


    但是从终级的层面来讲还是一样的,你也不需要内疚你也不需要自我的判断和批评,还需要修《奇迹课程》这个需求本身跟你在世界层面需要实现什么样的欲望,本质上是一回事,仍然是对天堂和爱的呼求,对那个一体境界圆满的呼求,所以不需要你内疚。


    如果你有动力的话,如果你有动力做任何事包括继续用这些工具尽管应用,记得应用的时候对自已宽容一点,你现在对自已不太宽容,你在应用的时候还会觉察到自已有冲突有矛盾还会对自已有批评。


    你真正要做到的是,在每个情境里看到对自已的批评,有的人批评是指向外界的你的批评指向自已多一点,所以看到你对自已的判断与批评并且加以宽恕这些情境是启动给你的学习机会。


    真正的意义在这里,所以你做什么都不妨去做,因为有动力的时候不让你去做反而让你觉得那个东西很好,你做透了你才能放下它,透过这些看似的矛盾冲突然后看到你的自我批评,偶尔还会对你男朋友会对事情有批评,看到这些批评判断然后尝试放手去宽恕它,甚至《奇迹课程》的宽恕精神在很多法门里都是相通的,还不见得一定要只用《奇迹课程》,别的方法能适合你的只要能让你平安的你都去做。


    陈梅:我现在就是有点清楚了,之前我就是觉得很迷茫,我到底是要用什么样的心态呀我怎么去做,我也觉得我很虔诚去跟上帝交流啊,或者我的心啊很向往那种合一啊,可是当我这样做的时候得到的结果就是不太理想。


    晓捷:祂说首先心态是不需要你塑造的,《奇迹课程》讲的的改变心态和眼光其实讲的是个结果,不是要你主动去改变,这听起来好象有点矛盾了吧,它是这样子的。


    邸婕:嗯?


    陈梅:那不用改变那是它是怎么改变的?


    芳蕾:就是你有愿心是吧?


    晓捷:对这是重点,其实所有《奇迹课程》正文的学习,练习的深入、包括教师指南的学习等等,都是让你不断发愿的过程,你不断地在你内在有决定心灵的力量的部分、不断用这种方式选择真理所在的灵性的部分,这是真正的《奇迹课程》的修行。所以不要管那些包括《奇迹课程》这本书里面你找得出来好多对的矛盾(如果你就是把这句话拎出来而已),但是你要了解到整本《奇迹课程》、整条道路的修行都是帮助你走到跟圣灵不再有冲突的境地,都是让你不断的贴近祂信赖他的,跟祂融合为一的或者意识到祂本来就是你的那个境地,它真的就是真诚发出愿心的不断发愿的过程。


    你可以去朗读去做练习可以研究理论可以参加读书会,可以在日常生活中想到这些信念,或者种种的学习,都是为了帮你积累经验去跟灵性合一,因为说实在的宽恕这件事不是小我完成的,而且宽恕本来就不需要做什么,而你们唯有通过这样去做,然后慢慢体会到根本不需要做,那么慢慢就抵达那个不再需要这本书的境界,实际它是这样子,所以晓捷这样的老师象大卫这样的老师就是帮助你们从现实的情境当中包括从《奇迹课程》,包括葛瑞这样的老师是帮助你们对《奇迹课程》学习的困惑里找到它的本意所在,其实都是非常简单的,没那么复杂,这些老师都在传递同样的讯息是,真理真的很简单而且很实际,明白吧?


    陈梅:明白了谢谢老师。我在回去好好琢磨琢磨,是我是觉得比较清晰吧,就是之前就是有点迷茫,看不太清。


    晓捷:谢谢你真的愿意把生命里这么多的时间选择用来去寻回自已的心,其实所有的学习所有的修行没那么复杂,都是在聆听内在真实声音的过程,当你愿意聆听你所谓的外在都是你内心的回响,都是你内心的答复。


    芳蕾:我也是你内心的答复。


    晓捷:祂说每位弟兄没有任何特殊的身份或特别之处,我们在一起学习的目的就是我们都愿意聆听内在共同的真实的声音,就这么简单。所以你独处的时候你当然就可以聆听因为就在你的内在。所以你独处的时候你在读书会的时候你在生活中的任何情境中可能会听到或感觉到,因为你的内在在发言呐,只要你愿意听他什么时候都在发言,就这么简单。


    都是让你不断发愿的过程

    都是让你不断发愿的过程



    大酉:晓捷老师我一直有个问题满困绕我的,芳蕾也是训了我好我次了。


    晓捷:祂说你邀请她来的。


    大酉:呵呵是的,约定来的所以她这边就经常会她看到我身上一些状况,也会从她的角度发出不管是批评也好还是鼓励也好都是对我好,所以我能感受到,在那次的过程当中我就会听到她说我好象不愿意往前不敢害所恐惧会往后逃,所以当时心底也是有很多的抱怨委曲或者是不舒服会冒出来,但是她那些话还是能让我停下来听因为我知道那是为我好,所以那一刻我确实能够体会到如何去面对那些恐惧,她告诉我说你要跟恐惧在一起嘛,我的天呐那个确实也是我最大的障碍,我会发觉我害怕恐惧,我害怕去面对这个东西,包括我的事业当中我也会有迷茫。


    晓捷:稍等一下啊。


    很好的问题,祂说祂很欣赏你欣赏你的真诚和努力,祂说你们喜欢讲关键词对吧,你刚才讲的有几个关键词一个是“感受”,一个是她是为我好,这个非常的重要,看到弟兄的发心,不管她的方式当下带给你什么样的感受,但是你明白是为你好,你收到那份爱的礼物,这是你们互动的真正意义所在,那些话语只是形式而已,那些事情只是工具和载体。


    祂说前两天我通过晓捷和几个朋友分享说看待恐惧的眼光就是看待爱的眼光,他们是同样的一个眼光,如果你在恐惧里看到了罪恶看到了不想要看到了逃离看到了抗挣,那么你对爱也同样也如此,
    芳蕾:。


    晓捷:祂说芳蕾是个好顽强的灵魂,所以她会和恐惧作战。


    芳蕾:我对恐惧是爱嘛。


    晓捷:祂说你还是作战多一点。


    芳蕾:我不想作战但是我是在作战。


    晓捷:是的,祂说祂很爱你的作战。


    芳蕾:那我要继续作战吗?我发愿就行了。


    大家:哈哈哈


    晓捷:祂说你很快就抓到了要领啊。祂是这样讲的祂说为什么知道这句话其实很重要,就是看待恐惧的眼光就是看待爱的眼光,因为每次你把恐惧当真的时候就把爱当假了,所以呢如果我们感爱不到爱的时候就去感爱恐惧吧,感受你对恐惧的感受和态度吧,从中间你会看到你需要宽恕和放下的东西,所以只有透过爱你的恐惧爱弟兄的恐惧,你才能够真正的爱。那个爱不是说你要去拥抱它噢,而是看到它真的一点都没有力量,如果你抗拒它你跟它作战的话,你是在一次一次的赋予恐惧看起来好真实好强大的力量,所以他说你们俩个是很好的修行的伙伴。


    芳蕾:那我老公怎么办呐。


    晓捷:祂说接受这种状况。


    芳蕾:太享受这个状况了。


    晓捷:祂说他的灵性会知道你们在做一个心理上很重要的事,所以他是蛮平安的对这一点,所以你也不用不平安。


    芳蕾:我一直都很平安的。


    晓捷:OK ,对对对,是是。


    芳蕾:他暴露他的私念然后我说你太高估自已了吧。


    大家:哈哈哈


    晓捷:祂说他好爱你们的真诚啊,好爱你们这样在一起的一个氛围。祂说接下来的话呢祂说芳蕾说的是对的,最终你们会达到对恐惧的 但不是现在,祂说芳蕾说的是个目标,将来你们会对恐惧一点都不恐惧的,但是不是现在,现在恐惧对你们来说还是会显得比较真实,他说芳蕾,大酉的恐惧就是你的恐惧,你的恐惧也是大酉的恐惧,那个不是他的恐惧而是你的恐惧。


    芳蕾:对,太对了,那个就是我的恐惧呀。


    大酉 :我们俩个有的时候聊的时候是一样的。


    晓捷:祂说包括对恐惧的恐惧依然是一种恐惧,祂说你以(芳蕾)战士的姿态出现在驱赶恐惧。


    大酉:我是逃,所以她看到我就


    晓捷:对呀你们俩个正好就是一个硬币的正反面而已。所以你们才会在一起。


    芳蕾:那我们俩怎么办呐?


    晓捷:祂说接下来芳蕾可以帮助大酉,大酉也可以帮助芳蕾去深入自已的感受。你们俩可以先把事情弄到一边去,就谈感受。


    芳蕾:谈感受没业绩怎么办呐?我这个月可要完成20万呐。


    晓捷:祂说你自已反观这几个月你的业绩怎么样,更重要的是你业绩的心态怎么样?


    芳蕾:恐惧。


    晓捷:祂说对啦,祂说你现在越来越愿意看到你自已的恐惧。


    晓捷:这个是我在说啦,你老公在车上跟我们反映你最近的话非常的平稳,而且你以前对业绩对奇迹这种类似的东西会反复的,这次没有反复很坚定很稳定。


    晓捷:是的你可以用唬人的方式去争取业绩。


    芳雷:哈哈哈我知道啦,你看我那里五千多的三年啦我都不敢把那袋东西扔给他。我现在就要去了,他说你尽管出门之前想到说耶稣跟我在一起,我出门去唬人去了。


    大酉:对的,芳蕾就是这点最厉害。


    晓捷:祂说是的下次你想到我给你撑腰你就更有底气了。业绩的事就这么办。祂说关于感爱那方面记得啊,我不是为你办什么事,也不是为你争取业绩,我是帮你建立对你内在更好的信任和平安,关于感受祂说这样的话你们俩可不可是不谈业绩谈感受啊。


    芳蕾:我对你的长头发那个你能不能理一理啊这是不是感爱啊。


    晓捷:我看不惯你的长头发。我看得你的长头发就不舒服,我就会觉得你怎么样怎么样,我感觉怎么样,他说感觉是可以层层深入的。你一定会碰触到那个最深的感觉。那种不够好的没有价值的需要争取什么去达成什么样的那个感觉。那份无论如何努力都不够好的感觉。那是你真正一次一次要去碰触到的感觉。祂说你很顽强的。你屡败屡战屡战屡败的跟这个感觉。


    芳蕾:对。


    晓捷:祂说你以后还可以多一个作业就是经常问一下小朋友对你的感觉。宝宝感觉妈妈今天怎么样。祂说你生命中最珍贵的时光其实就是与人相会的时光,与弟兄相会的时光。你的心知道可是你的小我驱使你的头脑去远离时光,因为在这些时光里面你不可避免的会与人真心相见,小我怕死这个了,小我最怕的就是弟兄放下伪装真实的在一起。去坦露自已的脆弱面,小我怕死这个了,所以你想你是要帮我还是帮小我。


    芳蕾:我帮你。


    晓捷:祂说我爱你。哈哈哈,其实真正的问题是你是要听我的还是听小我的。因为你愿意让我帮你,你就能感爱到我的帮助。


    芳蕾:我还是一直不太了解深入感受就是一直问是吗?不需要回答对吧。


    晓捷:祂说非常好的问题。祂说首先呢约定在谈感受的阶段不批评,也不作结论。不判断。这个对你来讲可以会有一段时间不习惯。


    芳蕾:我超极无敌不习惯。


    晓捷:祂说他知道。祂会帮你慢慢习惯的,祂说到时候尝到甜头上廕了不要怪我啊。祂说约定让你们彼此会感到安全的一个时间段,有这样一个原则尤其是大酉会感到更安全一点。


    大酉:我更习惯一点。


    晓捷:然后就是深入的去谈感受,谈感受的过程中你们还是会混杂一些想法。一些看法一些评判,把它们一一厘清,一句话一句话的厘清楚。哪些是我的评判哪些是我的期待那些是我的看法,哪些是我的想法,哪些是我的感受。祂说人类搞得好严密的逻辑体系头脑强大的机制来逃避谈感受,所以你们这些人都是太会讲话了。而太不会谈感受了。


    大酉:对,有些时候我会和芳蕾在一起,


    晓捷:你要学哇,不是让你放假的嘛,不要学这个阶段要去玩。


    芳蕾:他怎么这么厉害其实我想问刚才大酉说的时候,明明在一直讲我就想问,接下来我要做什么呀。结果全回答了。


    晓捷:祂说晓捷今天的状态不是最好的。


    每个人都有自已的恐惧要面对吧。我也在面对我的恐惧,因为世界上的恐惧一点都没有高下之分。它会以莫明其妙的方式呈现出来。它会以匪夷所思的方式呈现出来。你明白了啊,都明白了啊。你们俩,俩人小组先做做熟了以后可以帮助到别人做,你们俩起码至少好好做半年的时间。


    芳蕾:半年我有人打扫卫生了他说半年我有好吃的了。


    晓捷:祂说大酉这事不是我干的。


    大酉:反正也是自已愿意。


    晓捷:对对对反正你们俩也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

    看待恐惧的眼光就是看待爱的眼光

    看待恐惧的眼光就是看待爱的眼光


    邸婕:我还有一个问题。我就是最近到这吧,我就很深很深的怨恨感觉总是那句话就是:唉,怎么没有人管我。没有人管我,就是总是先长升起,先升起来的就是这个,没人管我的这个就是怨恨苍凉绝望,有这么一种情绪在里边,很苍凉很苍凉很黑暗很黑暗那么一种痛的感觉。这是一个问题。第二个问题就是我一直不知道我此生的天赋是什么?

    每个离开天堂的人

    每个离开天堂的人


    晓捷:一个一个的来。好。


    首先祂说你活生生的说出了人类共有的对上主的感受,对离开天堂的感受,这是很正常的感受,祂说给你一个挑战不知行不行,回忆起你生命里让你有这些感觉的人。


    邸婕 :童年就很多。


    晓捷:是的,祂说如果你感觉一下其中有些人是合适的,你去当面对他们讲出这些感受来。


    邸婕:可是我会觉得我妈肯定会拒绝的。


    晓捷:那只是想而已。


    邸婕:没有,特别绝望我哭的时候,我妈说你不要哭了然后就把电话挂了,还是最近发生的事。


    晓捷:所以祂说的是当面去说。


    邸婕:当面说我怕我妈承受不了。


    晓捷:所以祂说这是个挑战。


    祂说每个外表看起来非常强大的或者非常善于隔离的人,内心都苦苦渴盼着跟他人心灵的合一,你的妈妈也是一样的,祂说试试看在一个只有你们两个人环境里头,时间里头,有从容的时间和不错的身体状态的时候,去做这件事,你也许会有意想不到的惊喜。


    祂说你在你妈妈面前一直有很有保留的,不管是你的爱还是你的感受,你都很有保留,所以呢他说的是挑战,你可以感觉做与不做都没关系,这只是一个建议而已,你有感觉的话可以试试看。祂说也许一次尝试之后就会不一样。祂说当然你还可以买我的那个像对吧,对我这么干,祂说你内心很想用剑把我戳好几个洞难道我不知道吗,祂说我这具身体的用处就在于此,透过你们认为的受苦,所谓的复活不是说我的身体有什么异能,而是说灵性根本就百害不侵不可能受到任何的伤害。所以你尽管对我的画像或雕像,雕像也不错有点贵,去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因为每天如果你还在允许那个愤怒下去对你自已不公平,不够仁慈,所以找个方式,祂说我还是建议你你找你自已觉得合适舒服的方式去把那个愤怒宣泄出来,把那些委曲宣泄出来,祂说你记得一句话:在这个世界上你不可能伤害任何人,因这世界上根本就没有人,只有一个个伪装成人的现代人。


    晓捷:收到了啊。


    邸婕 : 第二个就是我的天赋是什么。


    晓捷:祂说你很善于批评啊,哈哈,善于批评是个天赋真的是个天赋,你要知道所有的特质只要交给灵性应运,就会变成很棒的工具。祂说你将来可以应用你的批评,其实批评说的太简单了,你有很强大的思维能力,思辩能力,你有一个完全不妥协的态度,你有一个对自已和他人很精准的判断,这些都是非常好的修行的工具,只要你把主导权从小我手中收回交给灵性就好了。


    祂说你内在有一部分非常清楚什么时候是小我当家什么时候是灵性当家,就在你的生命里,你是很清楚的,你在装傻,呵呵。祂说两年以前你的生命里曾给发生过很特别的事,那个事情会让你感受到两者鲜明的分别,小我和灵性鲜明的分别,小我当家的时候你是充满着判断,你对生命是一个紧抓的态度你很不放松,你很不喜欢自已,甚至嫌恶自已,而灵性当家的时候,你有过那样的时候,不需要那么的抓取,不需要那么的执着,也没有什么判断,一派悠然自得的样子。祂说去回忆你生命里那些灵性当家的时候,对你是一份很好的滋养和帮助,他说不要以为这样的经验是新的,其实你一直都有过这样的经验,所以你一直在期待这样的经验来的越来越多,越来越频繁。


    祂让你去多亲近水,泡泡温泉啦,亲近水,祂说你的身心蛮需要滋养的。祂说变得更有女人味吧,更多的欣赏爱自已,祂说你有一个对自已女性身份的很大的不认同,你最以自傲的东西往往是男性面而不是女性面。


    邸婕:好象是有点。


    晓捷:祂说不妨做个寻宝的游戏,发掘一下自已身上的女性的美的特质,去欣赏那些特质,当你的生命用一半来压抑另外一半时候,其实它是处于一种分裂的状态,不是吗?他说我这会正在摸你的头不知道你感觉到没有,祂说你到时候就会感觉到的。


    芳蕾:他可不可以同时摸两个人的头我怎么感觉到了。


    晓捷:祂说对呀我经常都在摸呀。


    大家:哈哈


    芳蕾:哎呀太好了。


    纳新:这样的聚会也很殊胜,从晓捷老师一年多前吧可能快两年了,开始陆陆续续的通灵,现在就非常稳定了,这样的聚会这是第三次,以前都是一二个人呐,这样大规模的是第三次,这些资料我们都会整理,以后都会是活生生的学习奇迹的一个教材。


    晓捷:我就说一句话就是给他今天给我们的讯息,我们已经开了一个新浪博客,就是来自J的讯息,还开了一个微博也是这个,来自J的讯息,他就是让我们叫他的意思就是叫,来自J的讯息,我们也会同步翻成英文放在然后放在上面。


    我的天赋何在?

    我的天赋何在?



    章桐:我就觉得我会有现在就是有一个很大的一个,就是很迷惑的就是说在选择方面吧,就是我如何能够一个是我对自已说我们这条路早已走过了,那无论我做什么决定那都是我在重新走这条路而已,包括我可能会纠结的包括我好象看似头脑好似去判断的,还是去放任交托的,那这些情况是不是也必须是我要去走的,然后还有一个就是。。。


    晓捷:等一下等一下。


    第一个问题祂的回应是说,祂说的是经验不是事件和情景,祂说的是经验就是你修行的每个阶段的经验,而不是说你曾经发生过完全一样的事情,经历过一样的情境。


    祂说这有两个原因,一个原因是小我会幻化出百变不离其宗的看似不一样事件和情境来迷惑你的眼睛迷惑你的心。让你以为你需要在一个没有希望的世界里继续跌跌撞撞的盲目的去寻找,这是小我的技俩。当然,灵性在所有你愿意交托的瞬间都会就地把它转化成,把小我所营造的事件和情境就地转化为宽恕的机会,所以祂说你中间会有一种挫败感,无力感,无所适从的感觉,盲目的感觉,没有目标的感觉,那些是小我发出的哀嚎。


    章桐:那对于这样的情况,因为蛮多时候会有一种感觉说害怕自已做错了选择,比如说当一些情况发生的时候我脑子里会有两种声音,一个声音是说那这一切都是一场梦,包括我会觉得那是是圣灵对我指引一些梦境,在梦里面看似发生了象几个月的事情,我却为。。。


    晓捷:稍等一下稍等一下。


    晓捷:祂说你现在真的很认真呐,噢祂说很欣赏同时在这个阶段祂给你的信念建议是今年活得比较游戏人间一点。


    章桐:我现在就在这样活呀。


    晓捷:祂说是但是你现在还在很认真的游戏人间。


    章桐:我会很认真的会提醒自已游戏人间。


    大家:哈哈


    晓捷:是你要变得憨一点。傻一点疯疯癫癫一点。


    章桐:我现在是有一点想让自已象个傻子一样但是会有很大的恐惧。


    晓捷:祂知道,祂说祂给你的建议是找到这样活的人。


    芳蕾:我,我就是。


    晓捷:祂说有人已经按纳不住了。祂说她还不够傻,还有更傻的,祂说章桐自已会找到的,会碰到的,祂说你们还可以一块玩。祂说你就是太认真了,祂说孩子你就是得福也是在这里吃亏也是在这里,祂说你吃亏不是别的意思不是你掉了一斤肉,丢了一千块钱,而是你带给自已的一个纠结,一个自我评判,自我批判来的比较的多一点。祂说你有层出不穷你好善于批评,你们俩有点象(邸婕),你好善于自我批评你也比较善于投射,但是你最近转到越来越多的批评自已了,祂说他会心疼这一点。祂说不需要这么苦,做什么都无所谓,做什么天都塌不下来。


    章桐:我有会这样来宽自已的心,但是有时候好害怕这是假的,我上一次就


    晓捷:祂说你就干一件坏事看看,看有什么结果,祂说这个坏事你开始选择一个你能够控制事态发展的坏事,选择一个你能够控制事态发展最严重的后果你都能完全承担的坏事,试着干一把,你会获得释放,否则你总是把那个罪疚啊看得很真。祂说别着急,你要认真听听我的话,祂说你现在还是精力没有完全的在这里,你还是在想着要达成很多的目标。


    章桐:没有。


    晓捷:呵,真的吗?


    章桐:我知道我有一些想法,但是我现在下定决心。


    晓捷:祂说问题就在这里,就是你这个决心啊,我们谈的就是瓦解你的决心问题,每个人都是不一样的,每个人的每段路也不一样,在这个阶段的话你不需要那么多的决心和认真,你需要的是多宽恕自已,宽恕自已懒散一点。


    章桐:我够懒散啦。


    晓捷:但是你在自我批评上面很够不懒散,祂说的是思想上的,心态上的,自我评判上的。


    邸婕 : 跟我还挺象。


    晓捷:是的,祂说所以噢不知为什么,祂说把自已再养得胖一点。


    章桐:我非常胖了我还想减肥呢、


    晓捷:祂说不用不用胖胖的挺好的,祂说不是要你真的变得很胖他说就是让你自已过得自在一点。滋润一点,然后呢随性一点,祂说你很多年都在一种很怕得不到或失去别人认可的恐惧里生活,现在修奇迹你仍然带着这个很大的恐惧。(恐惧)只是变幻了形式而已,你希望你奇迹的修行得到认可,要么得到弟兄弟的认可要么得到圣灵的认可,这种希望是很执著和强烈的。


    章桐:我蛮害怕圣灵不认可我。


    晓捷:祂说天呐。


    章桐:我没有由来就是有这个。


    晓捷:祂说他很爱你,祂说你可以列出如果圣灵不认可你的十到二十个严重后果出来,祂说这些想法天天都在你心里盘旋,写下所有你恐惧的当你用纸写下来放在你面前的时候,你内心属于真理的那块就可以开始嘲笑它了,至少可以轻松一些,写下来所有的恐惧这是一个方法,这是一个普遍适用的方法,不管对你和他人都是如此,所有的恐惧把它写下来用非常超极认真的把它写下来。然后再用超极认真的态度再去看它,看看会发生什么呢。


    章桐:我还有一问题还是问一下吧,就是说因为这个世界是我们投射嘛,而且我也越来越大感觉到是说我的心是否平安,外境就会呈现那个就是很平安的状态,那有些时候就会觉得说,那些外境我是该去?呀我现在不知道该怎么说。


    晓捷:祂说你越要求平安就越远。祂说你要求自已平安也要求外境平安。其实你越要求平安就离你越远。


    章桐:我前面有点想问就是说,当外境发生一些事情的时候,这个时候我会试着我现在会有一种感觉那个 UNDO ,化解,把我心里面那个用力的部分放下来,然后我好象在


    晓捷:说对啦,是这样的。


    章桐:有所觉察的时候我会对自已说不要对那个外境太在意,然后就让自已先


    晓捷:祂说不是,祂说你就是让自已特别的在意它吧。你就很当真很认真的在意它。因为你目前要修的就是说,你的要求太多啦,你的限制太多啦,你的自我评判太多了,所以你就干点错事坏事吧,这是你的新年作业。


    章桐:其实我还有就是矛盾的那个地方就是说,我会因为就象我刚才说的我会感觉说宽恕一个蛮重要的一点就有点象我让自已把那个力收回来化解了,而另外一点就象这次大卫


    晓捷:待会儿。


    祂说你为什么这么辛苦,是因为你不够放松,你越不够放松你就越辛苦,你越辛苦你就越不放松,祂说真正的宽恕祂说你的小脑瓜很灵的。你很能琢磨,但是你知道吗真正的宽恕所带来的灵感,会让你在当下的情境中都会有妙趣百生、你以往小我都想不到的宽恕方法产生。祂说你现在修得有点教条,有点僵硬,有点死板,所以祂才会让你去游戏,玩耍,让自已的内在小孩多出来允许它,祂说你的内在小孩怯生生的,他说现在已经好多了,还有一些存在空间吧,祂说对你来讲你真正要做的是这些事,而不是要搞清楚这个问题的标准答案是什么,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没有标准答案。


    章桐:我好想知道标准答案啊。


    晓捷:祂说不好意思没有标准答案。祂说连《奇迹课程》都是一场梦。它都只是梦境的一个片断而已,还不是一整场梦。它只是美梦的一段而已。祂说你到哪里找标准答案,梦里你找什么标准答案,梦醒了你就不需要标准答案了。梦里的心念交错错综复杂,你的心在小我的驱策下瞬间变幻万千,怎么可能有标准答案呢,又有什么标准答案能满足小我询问的需要呢,所以去置力于那个经验吧,不要置力于哲学或神学或答案,没有答案,只有经验,经验就是答案。


    章桐:可以再问吗?


    晓捷:可以呀。


    纳新:现在五十分我们十点钟结束。


    晓捷:还有最后一个问题。


    纳新:因为明天还有一整天的交流。


    梦幻的世界哪来什么标准答案

    梦幻的世界哪来什么标准答案



    张泽青:那让我说一句我一直在等他们说。


    晓捷:是是是。


    祂说你太客气啦你说吧。


    张泽青: 因为刚才她在要问你的时候,我是刚才准备到厕所去,然后他们在说什么我有点象在做梦一样。然后你刚才跟她说要允许那个恐惧,同时那个爱,我不知道我为什么我那个心一下子嘭嘭跳我用手堵了一下,我看到你朝我这里看了一下,我就放下来了。


    晓捷:好,因为你知道吗对我来讲这个经验我会有点恐惧原来,我不太愿意去这样做是祂安慰我,祂在推动我这样去做。所以我看你也没有那么有意识,不要觉得我每一眼都很特别。


    张泽青: 我知道你没意识但你这样一看我就一下放下了。


    晓捷:你是说你的心放下了是吧还是说你的手放下来了。


    张泽青: 我是说这种心跳的感觉很久没有了。真的让我激动就好象要冲出来的那种感觉,我一下子按上去了,然后你正好这样甩了一下子,因为你们眼睛是怎样我都看不清楚,就是具体的大小双眼皮呀我都看不清楚。


    晓捷:你是近视眼啊。


    张泽青:对我很厉害,所以你这样一看,我不知你是看我还是不看我。我是这样下意识的一下放下来,我放上去也是下意识的我就觉得我要跳出来了。


    晓捷:现在呢现在怎么样,好点了啊。
    谢谢你愿意来做这样的学习和分享,这样的学习和分享看起来好平淡,但实际可能是心灵深处非常大的改变的开始,祂说你的心知道,所以它会有这样的反应。谢谢你有这么愿意聆听真理的心。也这样的勇敢,谢谢你加入这场分享和交流。


    张泽青:我是第一次来,我刚才跟章桐在说,很奇怪你所有跟他们说的话我所有的都象一个耳朵进一个耳朵出,我总是在想顺势而行顺势而行,我总是冒出这四个字,包括你刚才在跟章桐说,我刚才还要咬耳朵我就是在问她你们每次上课来都是这三个老师来吗,她说不是第一次来,我就看到嗯?


    因为我是第一次来,章桐我都是第一次看到,我是因为她才来的,我刚才也跟他们说过我为什么来听了一个什么录音偶尔听到然后我很激动,然后我通过其他的朋友要了她的电话,然后她跟我说这里有读书会,我说好但是我一直没来,因为我老公经常晚回来,然后让我女儿一个人在家我不放心,所以她地址什么都发给我了,我都跟她讲我要来什么的,我一直没来,然后今天早上突然之间我上班的时候打电话给我老公,我说你今天一定要来我今天一定要去,我今天就是要去,他说行行行,到了一下班的时候三点多的时候他还给我打电话,我说你干嘛打电话,然后就是今天又不能早回来了,然后他说我跟你说你大概几点上课,我大概可能要晚一点你去我会到家的就是让我放心去,我说不可能的,女儿不能一个人在家的,我都不告诉他几点,我就故意不告诉他我就把电话挂了,然后他不到五点钟就到家了,我就打电话给章桐说你把地止发给我吧我没有保存,然后她发给我,我到这里他们这样翻开来说对我来说都是第一次,我刚才还在嘀咕这就是读书会吗,然后你们三位老师进来的时候我在说这三位老师是谁,我都不知道。


    晓捷:祂说你看似不经意的来到这里,其实在心灵深处已做了重大决定了。


    张泽青:我刚才就是这样的的感觉。


    晓捷:祂说这三个人是谁一点都不重要,重要的是。。。


    张泽青: 渡我的。


    晓捷:同船其渡吧。


    晓捷:祂说主要是你愿意来聆听内在真实声音的,这个是最重要的。


    张泽青: 我还想说去年和今年同样时间状态,我是一百八十度,而且去年的状态和前几年的状态又完全不一样,但是今年我就一下一点点我就觉得很多很多人我看得到的都在帮我在渡我,所以我一直想问老师,我能不能这样说圣灵也好菩萨也好上帝也好老天也好,其实是一样的。


    晓捷:完全完全就是这样。


    张泽青:谢谢。


    陈梅:今天太晚了老师也太辛苦了。


    晓捷:还好还有三分钟。


    纳新:没关系你说。


    陈梅:我就是有一个问题,可能我之前忘记了我有这样一种状态,但是经过刚才大家这样沟通我听我突然发现我潜意识里有种观念从小到大一直跟随着我,就是潜意识里认为自已不好,不接受自已,然后觉得这个社会不公平不认可自已,怎么会这样我总是受到伤害。这些东西突然间全部都冒出来了,就是我现在的生活啊会让我忘记这些东西,表面是会让我把这些潜意识东西都忘记,但是这种感想感受跟随我很多年了,其实还在我就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它一直都跟着我在我以为现在生活改变了不一样了然后就转化啦,消失啦其实它突然间又冒出来了,就是刚才那一瞬间就冒出来了,就是刚才那个邸婕她讲到她有些愤怒压抑呀情绪呀我也有,我从小到大包括到现在我还有,然后我也尝试过去跟那个人讲就是你说的让她跟她妈妈沟通啊,我也尝试过去跟对方沟通,但是对方给我的反弹是非常大的,导致我现在不敢去跟他沟通啦,就是这样的情况。


    晓捷:祂说你讲的是人类共有的感受,祂说一定有的,祂很幽默的祂说这个问题答案说长也长说短也短,说长的话整本《奇迹课程》都在回答这个问题,说短的话我们今天就说个简化版,就是因为这个世界就是在罪的信念上形成的,它一定就会有需要被惩罚,而当小我篡夺了上主的宝座,去审判他人的时候怎么可能公平,不可能公平,还是从罪出发当你觉得自已犯了涛天大罪,远离了上主和天堂的时候,你怎么可能觉得自已够好,所以那就是你到死所谓你们呕心沥血,鞠躬尽粹,依然还是觉得自已不够好,因为那是原罪的感觉根深蒂固刻骨铭心的。


    陈梅:但是我这种感觉会不会无形之中带给我的孩子呢。


    晓捷:一定会。


    祂说也不是你带给他的,你以为你那么厉害吗,他如果没有这种感觉也不需要过来混了。


    陈梅:我明白了明白了。


    晓捷:这就是你们说的共业。


    陈梅:就是他有业力所以过来。


    晓捷:真正的业力是小我带给你的罪恶感,不是罪恶,是罪恶感。


    陈梅:我就是担心这样子会带给我的孩子。


    晓捷:那不是你想带就带给他的,他自已早就有了。


    陈梅:因为刚才说到这个世界是自已的投射,然后我就举个例子吧,因为我从小我是家里第二个,我上面有个姐姐,家里很重男轻女,生了我又是个女儿所以大家都不喜欢我,从小就受外婆家奶奶家就是父母不喜欢我不接受我,尽管我比我姐姐更努力更优秀学习呀或者是各大方面,还是这样,所以我从小就励志我要比别人家的男孩子过得更好成绩呀要闯得更好,但是在我内心里面我不接纳自已是个女孩,我以前不知道后来遇到我老公他跟我讲分享我才知道我自已不接纳自已是个女孩。


    晓捷祂说你已经说到了三种人类的共同经验了,一种是觉得自已不接纳自已,不公平的待遇,不够好的感觉,祂说从前面来的嘛这就不可能是一个公平的世界,祂说人类大部分的人类都会有被歧视的感觉,被不公平对待的感觉,被剥夺的感觉,被掠夺的感觉,祂说在任何时代任何性别都会有,不光女性会有男性一样也有,是的。祂还说如果你希望不管是用自已的强大还是淡定去压倒男性的话,还是换汤不换药的同一场游戏,用强大也是用淡定也是,所以祂说这个游戏是没有出路的。


    陈梅:我现在就是对于我自已来说完生转化了,我现在来说有个担忧,我潜意识里以前不接纳自已是个女孩也不喜欢女孩,我的好朋友全是男孩子,包括我在教幼儿园我潜意识里面我就更喜欢小男孩,就是这种教学生啊这种的,但是往往我潜意识里我不喜欢,但是我自已不知道啊,后来深入才知道。然后我生了个女儿,我一开始是想生个男孩的,但是来了个女孩我也很喜欢我也很开心,然后现在我又怀孕了,前天我才去做了B超检查,是女儿,我就很害怕这种情节会带给她们。


    晓捷:祂说首先呢是她们挑的你,或者说你跟她们做了约定,祂说你以为孩子傻呀,她什么都知道。


    陈梅:对,我就是很害怕包括她今天一来她说哎呀你怎么这么快就怀上啦,我说我也不想啊可是怀上了总归要生的嘛,她说不要这么说她会听得到的她会知道的。


    晓捷:祂说你不说她也知道,你想什么她都知道。


    陈梅:我是说不是我不接纳她我是害怕我是恐惧但是自已孩子肯定都。。。


    晓捷:你在不接纳自已的不接纳。


    陈梅:我就是不接纳自已,我就是害怕我自已的不接纳会带给她,会认为我不接纳她。


    晓捷:祂说你完全可以放下这个重负,你不需要把别人的责任抗起来,孩子的路是她是自已要走的,她自已已经选好了这样的路,她已经选好了你们这样的父母才会过来的,而且你也跟她们做了灵魂的约定她们才来的,祂说这个事如果有责任的话孩子和你一人一半百分之五十呗,祂说这只是一个比较浅层次的说法,真正的情况是,慢慢的你会有这样的经验,所有看起来在你外面的人都在你心里,她们根本就不在你的外面,世界不在你的外面,世界在你的心里。所以所有这些生命中不完美的担忧的不接纳的情境都是你的助缘,让你看到你自已心在一种慌乱不安惶恐不安中所投射出来的种种状况这种景象。


    祂说对孩子你该担忧就担忧吧该怎么样就怎么样吧,都没有任何的损失,也不会妨碍到她什么,也不会让她少一些什么东西,你真正要处理的是你自已内在的这些感受并不是孩子的问题。孩子没有任何问题,既便你担忧孩子也不会有任何的问题,不会有任何真正的问题。


    陈梅:?(声音小听不清)

    J兄:他不是这个意思,祂说真正的问题是孩子的心灵和灵性不会有任何伤害。


    陈梅:我明白了处理自已的感受,谢谢老师。


    邸婕:刚才圣灵让我看这句话了,我突然随便翻的,我读读啊,[“圣灵的天音不是命令,因为祂不会如此傲慢或强势,因为祂没有控制你的企图。祂更无意征服你。因为祂从无攻击之意,祂只是在旁提醒。是祂所提醒的讯息让你不得不信服。]


    邸婕:就是臣服的意思啊。


    邸婕:[祂为你的心灵提出另一条路,即使在你庸人自扰之际,祂始终总保持宁静。] 我突然随便翻的哎?圣灵的天音。


    晓捷:祂说谢谢你,祂说你知道吗,透露一个秘密奥,这一段本来是我给自已定的行为准则,我真的做到了耶。


    大家:哈哈哈。


    芳蕾:在第几页啊?


    邸婕:77(《奇迹课程》正文--若水新译本)。


    芳蕾:我最后一个小小的问题。


    纳新:还有机会,明天你也可以来嘛。


    邸婕:明天几点钟啊。


    晓捷:明天晚上八点。


    芳蕾:先写下来这个问题。
         ( 全文结束邸婕笔录)

    内心已经作了非常大的决定

    内心已经作了非常大的决定


      
    (邸婕感言:
    在录这些文字的时候其实也发生了一些事,字录到一半时就在晓捷通我自已的时候就不想打字了,卡住了有抗拒,很心里清楚的看到自已一直在找别的事做躲这件事,停了3天。今天接下来边录字边想圣灵话,圣灵说的两年前我曾经发生的一件很特别的事,那天通的时候我想根本想不起来是什么事情。甚至怀疑祂在信口雌黄乱讲,今晚坐在家里扳着指头想“两年前两年前”突然间恍然明白了。
    另外就是录到最后一段随翻书的那段[圣灵的天音],也是今天白天发生的事我偶尔和圣灵说给我个提示,也是随手一翻书是这段。真是太惊讶了,而且当时我担心是打错正文,恰好当时芳蕾问了一句,多少页啊,我说77页。(当时在她家我记得心里对问多少页这事还有评断呢)哎呀!圣灵的运作真是想都想不到啊。)

    (《奇迹课程》的目的是让我们和我们每个人的内在神圣导师连接,而后更快更具体地走在回家的路上。晓捷老师已经和这本性有很深的连接,这个内在声音也在指引我们更全面地修《奇迹课程》,我们从祂理解的深度和鲜活精确,越来越相信祂也就是四十年前向海伦传导《奇迹课程》的那位。当然除了对大家的共同的修行指导或者给他人的已经公开的指导之外,您也可以预约晓捷老师给您作的个别通传解读。这个全知全能的存在会从如何让你更快地化解恐惧、回归自己的内心平安喜悦的角度,给您非常个人化的指引。具体联系方式,请点击此链接。)

    晓捷讲课

    晓捷讲课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友链申请|手机版|小黑屋|新帖|奇迹课程网 ( 沪ICP备06028955号-2   

    GMT+8, 2018-7-17 14:15 , Processed in 0.320601 second(s), 40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