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繁体中文聆听音频

奇迹课程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255|回复: 2

20111213 广州华德福家长聚会晓捷作通传指导

[复制链接] 放大 缩小 原始字体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5-5-5 09:06
  • 签到天数: 435 天

    [LV.9]以坛为家II

    扫一扫,手机访问本帖
    发表于 2013-8-31 23:40:2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亲,你还没有登陆哦,无法享受到更多服务的,马上登陆。如果还没有帐号,请立即注册
    本帖最后由 纳新 于 2013-9-5 21:22 编辑

    音频地址:http://www.acim.cn/Jh/20111213guangzhouwaldorf.MP3



    这是应之勇邀请和华德福家长聚会时晓捷所作的现场通传解读。欢乐和智慧无穷!

    爸爸A:其实,已经知道是那么回事,(但那件事情...)
    晓捷:祂说,那个就是恐惧啊,很简单。
    爸爸A:...为什么不想去做呢,他很明白,时间还没到。其实时间早就到了,很多年前就到了。
    晓捷:是的,祂说那不过是个托辞而已。
    (买单)
    爸爸A:来的时候他跟我讲过,其实那个时候他就讲了两个字:归位。我跟他抗拒,我一直在抗拒,我说我不想回去。他说,你为什么不想回去,我说,我之所以来就是因为我不想回去。
    晓捷:祂说,好高兴你今天愿意真诚的表达出来,特别的高兴。
    爸爸A:我想哭了。
    晓捷:你可以哭。祂说你的哭很美。祂说哪里有女人呢,哪里有人呢。
    爸爸A:但是这个时间它还会来。
    晓捷:祂让我跟你分享一下我最近问大卫的一个问题。(...)原话大概是这样的,我说我几年以来一直有个感觉,似乎我需要调整我的速度,甚至放慢我的速度,以便我的伴侣,我的父母,我的孩子,或者其他人能跟的上。他的回应,这就是一种拖延的计俩。你根本就不在这个世界里,这个世界在你心里,就跟我讲,这些人在你心里,世界都在你心里,你想他们快就快,你想他们慢就慢。你愿意怎么样调整,或者怎么样拖延,你都可以继续装傻十辈子都没问题,反正都是幻的。也耽误不了啥。但是问题是,你现在仍然有一个不安的感觉,仍然有一个被催促的感觉,仍然有一个(。心)不知到哪里出了问题的感觉。祂说,你很强的,你还撑个十辈子八辈子都没问题,祂说祂很欣赏,祂也很爱你,不管怎么样祂都一样的爱你,祂说你啥都明白。
    晓捷:(...)祂会说,这个跟(。。)的情况相似但是并不相同,这个区别是在于你已经走上了一条有意识的去看到内在的一条道路嘛,所以很多的发生会看似相同或者相似的形式出现,但是本质是不一样的。分成两个阶段来说,第一个的确是的,跟以前已经不一样了,因为你已经有意识的去拥抱自己真实的生命,所以现在的梦初来,他是一种应你的邀请,应你自己的一个要求出来的一种现象,让你能够看到,你所以为自己存在的世界是多么的荒谬、无稽、无厘头,以及你的念头,因为这个世界的创造者不在外面在你的心里。是你的念头创造了这个世界,从你的梦境,就是你的对世界看法的一个缩影,能够看到这个世界的荒谬,也能够让你逐渐看到你的念头的荒谬,你的想法的荒谬,你的观念的荒谬,你的价值体系的荒谬,从这个角度来讲,是一个很大的进步。真的值得非常的欣赏和(。。)。祂说同时,作为参考,其实连逐渐的,连这种进步的感觉,也是要放下的。因为你的灵性本来就原本具足,无需进步,这样的一个进步的感觉,是为了帮助你贴近那个不需要的状态。祂说你也是一样的,你内在都明白,祂说这是你内在的声音在发言,只要你有心聆听的话,你随时都能听到这个声音,或者感受到这个声音,祂说而且已你已经感受到了,祂说你最近在工作里面已经感受到了。
    爸爸B:这点同意,其实我主要是工作上的问题,所以我在看到这本书的时候有很大的共鸣,就是当下的力量,因为我遇到瓶颈就像他说的那样。你觉得没所谓。但是如果你碰到了瓶颈。
    晓捷:祂还想跟你说,祂说祂挺需要你的,其实很多人也需要你,祂说你也知道。祂说你知道就好了,你什么都知道。你都理解哈。
    (...)
    晓捷:祂说,其实你真心要摆脱的是想摆脱这种感觉的感觉和想法,祂说祂有很实际的建议,祂说你去做一点在你以往看来很虚无的事吧,倒者反知洞也。你去做一些让你很没价值的事,很无聊的事,很没意义的事。祂说你一直活得比较乖,你一直活得比较循规蹈矩,但是你同时呢,你的心中又会有对那个虚无的那方面的向往,就是你还是会羡慕一些离经叛道的人或者行为,祂说也许在很小的时候。祂说,我只是建议你,可以找找你会觉得很没价值的那些事,很无聊的那些事,很没意义,很虚无的那样的人的活法,去找一段时间那么活一活,看看。祂说也许你就会发现什么叫真正的虚无。然后祂说,你知道吗,生活里面就有出离之道,我们往往以为出离之道在生活之外,正好错了。祂说生活本身就是很好的修行道场,所以给你个建议是说,你去找到那些很无聊的事去做做看。(...)当然有,怎么会没有,就是人类所有的感觉,没有例外的,都是人类共有的感觉,我跟你举个实际例子,我就拿吃饭这件事,我经常会兴致勃勃的开车从北京的西城跑到东城或者北城去吃一顿饭,然后事先查好,哪个菜的点评网上的评价是怎么样的,分数是几分,到底什么好吃还要配成一餐,你理解吧,然后一吃完饭我就说好无聊哦。但是我允许自己去干,然后这个对我来讲是反应最快的,因为就一顿饭功夫,从兴致勃勃到好没意义,好虚无,好无聊,但是正好是透过这个过程,我在释放我内在的这些东西,我不是让自己别做,或者批评我自己,真无聊,干了800回了还干这事,因为呢它叫刨洋葱皮,我每次带着修行的心去做的时候,带着宽恕的心去做的时候,做一次就刨掉一层两层皮,就尽管做去。(...)祂说他一直比较愿意去随顺别人的意见,让他单独去做一点平时他不屑的事情。
    纳新:平时肯定真的是非常好的人,关心他人。
    晓捷:但是祂说他有一些隐忍和委屈放在心里一直没有说过。祂建议你什么时候可以去迪斯尼乐园,假装自己是另外一个人,去好好的玩一把,开心一下,想象自己回到十岁以前的时候或者十几岁的时候,说那些自己最看不上的叛逆的同学会怎么样,还可以叼根烟把自己的头发吹起来。祂说仅仅是举个例子而已,祂说灵感你自己内在有的,你自己去想,祂只是个建议。(...)因为祂知道啥事都没有。
    妈妈A:我没有太多感觉,我觉得今天把我叫来我就是想听一下,我昨天都给祂表达了,不知道表达生效吗。
    晓捷:祂说,只要是我们需要,只要是真有和我们需要。
    妈妈A:我觉得我对刚才那个像惠玲她说了一句话有点感觉,她说那个九型人格和气质类型,她就是说我因为我在办公室的时候我们在一起,只要我在办公室我就一定要说这个,把他们都搞得都必须跟着我去研究这个,云里雾里的。然后我给她们每个人都贴个标签,然后她们就在那。
    晓捷:祂说,你下次这样玩,到幼儿园呢去当那个老母鸡带孩子那个老鹰捉小鸡的时候,去当那个老母鸡,这样有好多小朋友都跟着你是很高兴的。
    妈妈A:我必须辞职,我搞不下去了我。我在那个小学当老师我当不下去了,然后我觉得我现在经常会。比方说我对有一类知识特别感兴趣,但仅限知识,比方我对这个九型人格,就是特别着迷的那种阶段,然后我看到一个人在跟我说话,我就忍不住在想这个人是几号,然后我就脑子里会经常纠结。(...)他俩有什么区别啊,我就好多时候在那个知识的这个范畴上特别的纠结,然后别人经常觉得我有点过度,我就跟他说你不要太当真了,我的印象中是我好像对脑子里这种自辩这种知识的东西特别当真,但其实呢又用不到生活里来,不能把它们连接在一起,我就对这种东西特别的执着,有时候有点痛苦,因为别人都觉得我很奇怪,然后呢我觉得这样挺好的呀,一个人研究一个东西就得这样。
    晓捷:祂说那是你的道路,你该走的就去走,所有你内在有强烈感觉得,其实也都是我在陪你走,也是你该走的道路。祂说那些场合有你需要去认识的人哪,有你需要去与之共修的人哪,有会给你带来帮助或者你去给与帮助的人呢,所以干嘛不去呢,去吧,没关系的。想去哪里就去哪里,想怎么玩就怎么玩。祂有一个建议耶,祂说,能不能够家长们单独给家长自己办一个party,假装回到小时候。祂说意义是什么呢,祂说意义的话是很重要的哦,意义是为了让你们体验到孩子的状态嘛,这样能够更好的去实现(...)的目标。(...)祂说是你挑的,是你邀请来的。(...)祂说祂还有一个建议是把你们自己打扮成你们当年最想成为或者最讨厌的那个样子都很好。(...)祂说,你可以过去打他屁股。
    爸爸C:正好我们两个在一起我可以讲我的想法,其实我觉得目前我做的事情还是很值得我去做的,说的直白一点我用了一辈子时间去做这个事情,准备去做这件事情,准备一辈子做这件事情。现在我们自己开一公司,做的是电动汽车的动力电池,这里面当然有很多的个人的投入包括基金、经历,还有另外一个是我太太的金钱,她钱要比我钱多很多,那么这个问题呢我是有个困扰就是我觉得这个事情应该做,碰到的问题是说,我的看法跟别人的看法有一样,是有一些矛盾,那么这个事情是(...)
    晓捷:祂说,你可算是问对人了,纳新明白我的意思,智勇也大概明白我的意思,我们俩的情境跟你们俩类似,祂说你可是问对人了,然后说,最近祂给我们的一个建议就是,我们内在老师是一个亦庄亦谐又很有帮助又很好玩的一个老师嘛,祂就会说我的问题是什么呢,我的问题是会非常理性、逻辑严密、振振有词的用奇迹课程去修理它,这是我的状况。我很擅长这么做。然后呢纳新呢她就会用受害者的那个状态来回应我。然后呢,实在是看不下去了就去拯救对方一把,然后又在玩这个三角游戏,正好就是这么个情况,祂给我们开的一个方子是下次你们俩要再吵架的时候,停下来那个语言,看着对方的眼睛说,我所需要的只是你的爱。祂说所有的争端都只是为了这一个东西,为了要爱,为了要确定自己是被爱的。(...)祂的指引很实际,第一呢,就是说应经可以开始考虑外销的问题,对的,出口。祂说这个会是你们的重点,就是你就是把心打开,你就是去想到这个事情,去把心打开可能机会就会来的。如果有这样一个契机出现的话呢,或者一些信息出现的话呢,就去多关注它们。第二呢,祂说你们的朋友中间有你们可以信赖的这样的人,他可以从一个专业的角度给你们一个不偏不倚的一个方案是怎么平衡到家庭的需要跟事业的需要。有这样的人你们回去自己商量找一找。找一个这样的人。祂说,而且呢祂说,在不同的阶段其实是需要请这样的顾问,帮你们去拟定怎么样平衡到两块的具体的一个方案的,在不同的阶段都要去做这个事。这是一点。第三点我也就不客气了,因为祂让我讲,祂说,也有可能呢会请你们帮忙,就是帮晓捷来开这样的一课。到时候呢就是你的部分可以去通过这个课有一部分的释放,对的,因为我本身就是做这样的工作,还有就是,你们俩之间的那个连接是很深的,爱是很深的,然后一定用一些切实的方式让对方明白自己是爱对方的。这一点是一个一辈子的事情。在不同的阶段不要因为忙碌或者心情不好的话呢,去忽视了爱的表达,任何的时候,这都是生命中其实是第一位的事。你们之间的,你们给孩子的,你们给家人的,父母的,包括给其他人的需要的人的爱的表达,比事业来的更重要。包括表达的爱的形式。还有时间的分配。你需要做一个调整,需要做调整,因为这样的话呢的确让你的太太会有一个很大的爱的缺失感。祂说你做事业的目的是为什么你想想看,难道不是为了让太太和孩子,家人安好更好的在一起吗?如果你的行为已经跟你的初始目标背离的时候,都是可以调整的时候,随时去觉察你的行为跟你的目标有没有背离,有没有矛盾,如果有的话,甚至可以停一停,不是说多长时间,而是你要给自己一点时间停下来看发生了什么,是要调整哪些了,祂说还有一点是,人类都有一个外求的需要,这一点不是要批评名利,或者批评谁,我们每个人都是如此,跟丈夫要爱也是外求,事业的成功也是外求,都是外求,这都很正常。那么呢,慢慢的找一些适合自己的方式,其实很简单,就是向你内在的真实的自己去说,我想找到回到内心,让我内在可以圆满的方式,请你帮我找到,自然就会找到,就这么简单,这样你的事业动力,你的家庭关系的动力,就会变得不一样,那份爱会更好的流动起来,会更好的被感受到,或表达出来。祂说这个录音是很好的,这基本上是世间的一个伴侣关系,家庭事业平衡的一个指导原则。可以参照使用。祂说其实我讲的也并不特殊,很多老师都讲过了。只是我们真的去做,就这么简单。还有祂说,给你们俩说,也给我们所有人说,永远记得要发问哦。不要独自去抗哦,不要独自去奋斗哦,永远记得跟你内在的我发问哦,不管你要什么,都记得要问哦。你都不要问,你都不想要,我想给你都给不到诶。
    (...)
    晓捷:祂也很调皮的,祂说你去多跟人分享,然后困惑就会来了。你多出去跟人分享,然后你就会有困惑的。
    妈妈:我就觉得我好像是在扮演一个角色一样,这样我跟别人在说话的时候,别人在讲我就无形中把自己的东西和别人说的那种概念就混在一起,他今天早上一下很犀利的指出来,我觉得你研究九型人格的时候,其实是为了用这个知识去了解自己,或者了解别人,但我有时候把它当做自己的一个行为准则,会跟着它去走,然后我再和别人打交道的时候,别人会给我直接的或间接的给我一些评价,我就觉得我有时候混淆了,这是一个评价还是一个真实的情况,然后有时候我就会特别的,我就在这一段时间非常,明显的一种感觉,我以前是无意识的就在被别人的这种评价左右,但是好像今年我就有一种感觉,从去年都今年我就觉得,我就会在想,到底是我是不是受控在这样一个状态中,还有一个就是我总是觉得。
    晓捷:祂说,恭喜你,真的有进步,而且2012年你还会有更大的进步,祂说,你说的情况也是很普遍的,就是说,我们往往被自己讲的东西催眠了,我们往往把手段和目的混淆了。我们往往被路上的风景耽搁了。我们往往忘了自己为什么出发,以及想到哪里,所以祂说,其实对于你来讲,祂会提到旅行耶,祂觉得你要是有个阶段放下一切去,出去玩一段时间,也许对你会有帮助,因为你,祂说,你比较关注别人的评价。而在旅行中,你可以想象自己是另外一个人,是跟你以为的这个你完全没有关系的一个教育,背景,生活,经历,经济状况,婚姻情况,完全不一样的一个人,祂说用这样的方式去体验一下,什么叫生命,以往你把你的生命禁锢在一个好小的盒子里头,或者禁锢在这一具身体里头了。祂说这只是一个建议,祂是觉得说,你可以用不同的方式去体验什么叫真正的生命。不定义自己是一个身体,不定义自己是一个名字,不定义自己是一个用这些知识武装起来的一个人。放掉这些过往的定义,去自由自在的。开始没那么自在了,祂说,开始你会不习惯。祂说,但是会帮助你越来越自由自在的去体验到什么叫生命,以往你的生命都活的会比较的偏向于标准化。有很多的规条,你的欢乐地下其实是有一些心酸的,你也会有一份担心,怕把那些不好的感觉说出来,就会失掉,别人对你的,就会影响别人对你的看法。祂说,那句话很好啊,大家都在讲啊,不用去取悦别人了,不用讨好别人了。试试看,祂给你两个题目,很好玩,一个是对你最怕的人,你认为会得罪对方的真心话。然后是对你最不怕的人去(。。),去感觉那个(。。)的感觉。(...)祂说,别把这个点当真,因为呢所有的人们只要心意相同的时候,都会有这种熟悉亲切感出来。对的,祂说那个跟时空也没多大关系。(...)祂说,刚才她的这一番演讲跟当时你们想要离开天堂不是一回事吗。祂说,怎么可能跟人去连接呢,我只能跟那个熟悉的,特别人去连接啊。祂说,祂要跟春玲打个招呼哦,祂说说不定有一天你哭起来的时候是惊天动地的哦。刚才因为春玲讲到的是说她不怎么会哭,不怎么动感情,包括课程上,别人动感情,包括最后大家动感情,去答谢老师,哽咽,她都会非常的去平和的平时的去传递这个信息,但是没有什么个人的情感,然后这个回应就是说呢,包括她说她怎么可能,一个人怎么可能3分钟跟塔下几十个人去连接呢,然后这个声音回应就是说,这个讲法,祂是说,我们只可能跟特别的,或是熟悉的人去连接嘛,这个声音的回应是说这个讲法跟当时要离开天堂的宣言是一回事。然后接下来离开天堂的宣言,对的,我要离开天堂嘛,我要去建立一些特殊关系,我不要活在一体境界,是一回事。祂说,要跟春玲打个招呼,哪一天我不知道,哭起来的时候还真的有一点小小的惊天动地耶。因为一开始,你讲话的时候,祂就总是跟我说,你内在有一包眼泪。祂说,你会经历几个阶段,现在是没有感觉的。将来有个阶段你会很有感觉,你个人化的东西会出来,你会很有感觉,接下来你可能还会有一个,就是不太有感觉的阶段。再一个阶段你的很有感觉就是为所谓的众生,就是为所谓的慈悲。然后你会再进入一个真的没有感觉的阶段。(春玲:这辈子这个感觉都能来吗?)祂说,这个我可不晓得。因为是你决定的。
    春玲:不过我觉得你说的这个我觉得有道理,就像是一包眼泪,我确切不知道我的行为上是不是有这个表现,就是比方说,不管我为什么对这种九型人格气质类型特别感兴趣,因为别人对我的这种印象。到哪哪都是欢笑,就总是很开心。但我自己看到我自己,总是觉得我是抑郁的那种人。或者是我认为别人认为我是那种很欢快活泼的类型,但我认为我是那种对什么事情要求很高。祂说,你的嘴在笑,但是你的眼睛可没笑。我有一次有一个老师,他说我的气质类型,我就说我对这个很怀疑,所有的人我给别人说,你有没有发现我是抑郁质的这个内涵,别人都觉得很可笑,你都抑郁了,世界上还有不抑郁的人。
    晓捷:祂说,那些人其实跟你一样你有没有看到,他们都不敢去感觉。所以他们感觉不到真正的你,所以你也感觉不到真正的他们。你跟他们一样不敢去真的感觉,当你不敢去真的感觉别人的时候,别人也无法,因为你把自己包裹起来了,所以一般的人也无法感觉到真正的你。
    妈妈:那个老师他当时说了,他就说,你的感觉,说啊笑啊,整个气质是那种很活跃的那种,但是你的眼睛,看人的眼神,不是(。。)的,(。。)的人很活跃的时候,他的眼睛总是在动的,但是你是特别坚定的盯着一个人,这样一直看,祂说看你的眼睛就不是(。。)。我当时觉得很吃惊啊,但是这种东西是一个感觉。只能你自己觉得是不是这样。然后我就,很纳闷,到底是什么,因为我自己看镜子我没发现。
    晓捷:祂说,其实根本上来讲,只有两个选择。一个是继续兜着圈子,用这些工具来分析你自己的表像,一个选择是,用一些合适的方式去深入的你的内在,去体验你的本质。祂说,第一个游戏,我们都继续都可以玩,你们也势必会玩的。而这个游戏本身它也是个工具。祂说,分析小我当然不能带来化解小我,但是分析小我的工具,为圣灵所用的时候,它就很好用了。你可以透过分析弟兄的小我,引导他进行自己本质的体验。祂说,何妨去用一些小我们比较熟悉的词。偷换概念吧。祂说你跟着你的感觉也很好,祂说相信你的感觉,那不就是你跟我同在的声音嘛。就是你想用哪个词都无所谓,都好。祂说,因为大家都很喜欢分析啊,全世界大多数的人,都很喜欢分析,祂说观察听起来要难一点,分析会比较容易。祂说,给我们3个吧。祂说,你们也不妨该装权威的时候不装权威也不对,该装成啥的时候就装成啥呗。只要知道是在装就行了。别当真。当对方需要你一个权威的姿态出现去分析的时候,你就当权威去分析吧。祂说,现在有一个很大的转变了呀,你知道那只是你的一件外衣。一件可以随时拿起和放下的工具。一个形象一个载体,一个渡船。那是一个渡船,一个桥梁。祂说,很好玩耶,你们没觉得嘛。你已经上套了,没办法,这是一条不归路。
    妈妈:我说一个哦,我之前有一个很强烈的念头,就是想离开。我不知道,我也不确定我这种离开是为了逃避,还是真的想要去挑战自我的一些东西。(离开什么?)离开我现在生活的地方,工作的地方,去另外一个地方。或者是我完全陌生的一个地方。其实我蛮害怕的,不知道我去到那里,遇到的一些问题,我能否,其实我还是有信心自己能够去处理这些东西。但是我也害怕一些东西,害怕一些我措手不及的东西。(你有想到什么目的地吗?)有另外一个在深圳的地方,他想让我去,之前是因为考虑到限员,可能条件不允许,或者说特别需要我。我离不开,所以我又坚定的做下来了。那现在我觉得几个老师培训之后,他们都能够上手,那我就想尝试着有没有这种可能性让我去离开。我觉得有时候背负太多东西了,我想要把他们都放掉,然后呢去把我自己想活的那种状态活出来。去做一些甚至。问自己或者别人都不能接受的事情。我想放下一些责任。
    晓捷:祂说,我喜欢这个。祂说,祂喜欢这个的重点,倒并不是说你去哪里或者做什么。重点在于说你愿意更多的跟随自己的心和感觉去生活。祂说这点,其实你过去,承担了很多东西。或者你认为他们比你弱小,需要你替他们承担。所以现在,也许是面对和放下的这个功课的时候了。因为当你在,消耗自己,给出爱的时候,你给出的不是爱,给到弟兄的是一种牺牲的感觉,也是对他们的一种轻视。祂说,不是批评你哦,每个人我们都在做这样的事,只是这个事情的本质就是这样的。
    妈妈:我很认同祂说的,我自己其实也很清楚是一种感觉,我特别不喜欢,我甚至想要去放下一些我不应该去承担的责任。
    晓捷:祂不知道为什么,祂说你应该去找小学同学聚会。祂真的会给出一些我也不知道为啥的。祂说,但是这个想法我很喜欢,它背后的那个感觉。祂说,所以你知道吗,那你的新年礼物里面,当礼物哦,就是给自己做一件以前在逃避的事,看看不逃避,看看停下脚步,看看转过身来,看看去面对的时候那又能怎么样呢。
    妈妈:在过去的一年多里,我觉得可能也是某些事情触发了我,我觉得时间特别的珍贵。曾经很荒谬,有一段时间我还觉得说,去跟朋友去玩啊,比如说去唱唱歌,去玩那些我真的觉得很浪费时间。
    晓捷:祂说天啊,时间不是这么算的,祂在开玩笑,祂说,欢乐的时间在我这才算分数。祂说,算3倍积分。都能一语道中。祂说,祂很爱你,祂说很多都人都很爱你,但是你一直在抗拒,或者逃避爱。在很多的关系里头,在不同的关系里头,你都一直在逃避爱。你认为自己有很多爱,你认为别人比你的爱少。所以你就尽量的成为,尽量的付出。可是亲爱的,他们心里的爱一点也不少。而且你这么憋着,他们会觉得委屈。给他们一点机会把。祂说,我们开始表达爱的时候,有点像孩子学走路,也许都会跌跌撞撞,甚至会出点洋相,但也无所谓。是,祂就是说这个问题,祂说,出点洋相无所谓。祂说,你可以试试看在镜子里,对自己说我爱你。看着自己的眼睛,对自己说,我爱你。允许那些不敢爱的恐惧流露出来。那些恐惧,你的爱多的很呢,可是你的恐惧把那些爱给压在底下了。所以呢去让那些恐惧出来以后,自然出来就是爱了。
    妈妈:在两性关系当中,很多时候我都能够感觉到就是对方真的是对我是有爱的。一开我会愿意去接纳他们这种爱,也尝试去表达自己这种爱,但是我觉得到一定程度的时候,我就会害怕,我就会把自己的爱赶快收起来,往往在对方感受到我这种东西,就我的异性离开我的原因都是一样的。他说,你就算没有你都可以活的很好,你都不需要我。
    晓捷:祂说,你有比她大很多的好大一包眼泪耶。祂说,你要那么强干什么哦。祂说你,让别人感觉到你好强耶。你知道别人会有什么感觉吗,别人会很有挫败感。别人就会觉得自己很无能,别人就会觉得自己不够好,而这刚好像跟你带给他们爱的感觉是背道而驰。祂说,我不知道会不会给你布置作业多一点,不过你一向是个严于利己的人,祂说,去找过去的男朋友,去跟他们把心里话说出来。找一个诶。祂让我跟你分享,但是我的初恋男友在深圳诶,要去做一下。是这样的,我有一个好朋友,他是一个金钱至上主义者,他给了我一个好大的一个对金钱的一个那种喜悦能量的帮助,我也对他有帮助,他也对我有帮助,他对我的另外一个帮助就是,祂说,晓捷,当然他是从金钱的角度来看的,他说,我做的一件很实际的事之后,我的事业,我的金钱就节节上升了。我晓得我的所有的前度,也没那么多,从总数来讲,一个人都不少的,找到前男友,坐下来跟他们讲,跟他们交流,我当年离开的遗憾,或者是有一些后悔的地方,或者我觉得我没有得到的地方我跟你讲出来。彼此做一个心里和物质的平衡。物质平衡就是没有象征性的,她现在很有钱,那她有一个前男友,是那种比较文艺青年的,没有那么多钱,祂说,你要跟我平衡,我怎么平衡啊。他说,你送我一把你做的小提琴。不知道是不是小提琴就够了。就是几千块钱。这样子祂说,我做了以后我就觉得,一个一个我放下了,祂说没那么可怕。没那么大挑战,祂说,这样子,你完全可以模拟练习一下,见一个人来。祂说,这个练习是给所有人的。祂说,因为它是符合我们人类共同的一些心理规律的,我们在人群中去找到一些,就是自己的感觉跟某个人相似的人去跟他说心里话,那个人就权且扮演一下那个角色,这会有很好的帮助。对,没错。比方说是一群人的话,比方说这个课题是冲你跟父母的,你就找一个感觉上跟我父亲,或者跟我母亲相似的,不一定是长相嘛,感觉就好了,去找他,也可以说出声,也可以不说出声,让情感流出来,让那些心理想讲的,至少在心里表达出来,至少在心里表达出来,或者实际表达出来也没有关系,也可以哭,也可以跪,也可以拥抱,就是随着感觉去进行就好了,你也可以默默的,都没有问题。祂说这样是不是挑战会小一点,祂说,你看,其实你挺勇敢的。(...)祂说,离开这个世界的方式有两种,祂当然说的不是身体的离开。不是身体的死亡,祂说一种呢是你去了解世界上所有的遗憾,一种是你看到那些遗憾根本就不存在。你当然可以结合两种去做。祂说,智勇你不许躲起来,你有时间你要站到前台来了,你不要再躲了。祂说,你以为这不是我安排的吗?
    家长:晓捷也很累了吧,非常感谢晓捷。
    晓捷:我的荣幸,这是为我自己做的。(...)祂说,关于主题的方面更开放可以,祂说情绪上其实可以让晓捷,让纳新跟大家先见见吗,先对这两个人有个感觉,有个了解。祂说纳新讲的那个部分也非常好,可以逐步来进行,就是先认识,先有一个切身的感受,再去开放的谈,有可能需要哪些主题,各种形式不限。(...)祂说这点不要做限制和束缚。(那老是犯错误呢)祂说,我好爱你,现在对犯错误越来越安之若素了。(...)

    (许冰笔录)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5-4-19 16:21
  • 签到天数: 244 天

    [LV.8]以坛为家I

    发表于 2013-9-1 14:45:21 | 显示全部楼层
    许冰领取笔录。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5-4-19 16:21
  • 签到天数: 244 天

    [LV.8]以坛为家I

    发表于 2013-9-5 17:37:32 | 显示全部楼层
    爸爸A:其实,已经知道是那么回事,(但那件事情...)
    晓捷:祂说,那个就是恐惧啊,很简单。
    爸爸A:...为什么不想去做呢,他很明白,时间还没到。其实时间早就到了,很多年前就到了。
    晓捷:是的,祂说那不过是个托辞而已。
    (买单)
    爸爸A:来的时候他跟我讲过,其实那个时候他就讲了两个字:归位。我跟他抗拒,我一直在抗拒,我说我不想回去。他说,你为什么不想回去,我说,我之所以来就是因为我不想回去。
    晓捷:祂说,好高兴你今天愿意真诚的表达出来,特别的高兴。
    爸爸A:我想哭了。
    晓捷:你可以哭。祂说你的哭很美。祂说哪里有女人呢,哪里有人呢。
    爸爸A:但是这个时间它还会来。
    晓捷:祂让我跟你分享一下我最近问大卫的一个问题。(...)原话大概是这样的,我说我几年以来一直有个感觉,似乎我需要调整我的速度,甚至放慢我的速度,以便我的伴侣,我的父母,我的孩子,或者其他人能跟的上。他的回应,这就是一种拖延的计俩。你根本就不在这个世界里,这个世界在你心里,就跟我讲,这些人在你心里,世界都在你心里,你想他们快就快,你想他们慢就慢。你愿意怎么样调整,或者怎么样拖延,你都可以继续装傻十辈子都没问题,反正都是幻的。也耽误不了啥。但是问题是,你现在仍然有一个不安的感觉,仍然有一个被催促的感觉,仍然有一个(。心)不知到哪里出了问题的感觉。祂说,你很强的,你还撑个十辈子八辈子都没问题,祂说祂很欣赏,祂也很爱你,不管怎么样祂都一样的爱你,祂说你啥都明白。
    晓捷:(...)祂会说,这个跟(。。)的情况相似但是并不相同,这个区别是在于你已经走上了一条有意识的去看到内在的一条道路嘛,所以很多的发生会看似相同或者相似的形式出现,但是本质是不一样的。分成两个阶段来说,第一个的确是的,跟以前已经不一样了,因为你已经有意识的去拥抱自己真实的生命,所以现在的梦初来,他是一种应你的邀请,应你自己的一个要求出来的一种现象,让你能够看到,你所以为自己存在的世界是多么的荒谬、无稽、无厘头,以及你的念头,因为这个世界的创造者不在外面在你的心里。是你的念头创造了这个世界,从你的梦境,就是你的对世界看法的一个缩影,能够看到这个世界的荒谬,也能够让你逐渐看到你的念头的荒谬,你的想法的荒谬,你的观念的荒谬,你的价值体系的荒谬,从这个角度来讲,是一个很大的进步。真的值得非常的欣赏和(。。)。祂说同时,作为参考,其实连逐渐的,连这种进步的感觉,也是要放下的。因为你的灵性本来就原本具足,无需进步,这样的一个进步的感觉,是为了帮助你贴近那个不需要的状态。祂说你也是一样的,你内在都明白,祂说这是你内在的声音在发言,只要你有心聆听的话,你随时都能听到这个声音,或者感受到这个声音,祂说而且已你已经感受到了,祂说你最近在工作里面已经感受到了。
    爸爸B:这点同意,其实我主要是工作上的问题,所以我在看到这本书的时候有很大的共鸣,就是当下的力量,因为我遇到瓶颈就像他说的那样。你觉得没所谓。但是如果你碰到了瓶颈。
    晓捷:祂还想跟你说,祂说祂挺需要你的,其实很多人也需要你,祂说你也知道。祂说你知道就好了,你什么都知道。你都理解哈。
    (...)
    晓捷:祂说,其实你真心要摆脱的是想摆脱这种感觉的感觉和想法,祂说祂有很实际的建议,祂说你去做一点在你以往看来很虚无的事吧,倒者反知洞也。你去做一些让你很没价值的事,很无聊的事,很没意义的事。祂说你一直活得比较乖,你一直活得比较循规蹈矩,但是你同时呢,你的心中又会有对那个虚无的那方面的向往,就是你还是会羡慕一些离经叛道的人或者行为,祂说也许在很小的时候。祂说,我只是建议你,可以找找你会觉得很没价值的那些事,很无聊的那些事,很没意义,很虚无的那样的人的活法,去找一段时间那么活一活,看看。祂说也许你就会发现什么叫真正的虚无。然后祂说,你知道吗,生活里面就有出离之道,我们往往以为出离之道在生活之外,正好错了。祂说生活本身就是很好的修行道场,所以给你个建议是说,你去找到那些很无聊的事去做做看。(...)当然有,怎么会没有,就是人类所有的感觉,没有例外的,都是人类共有的感觉,我跟你举个实际例子,我就拿吃饭这件事,我经常会兴致勃勃的开车从北京的西城跑到东城或者北城去吃一顿饭,然后事先查好,哪个菜的点评网上的评价是怎么样的,分数是几分,到底什么好吃还要配成一餐,你理解吧,然后一吃完饭我就说好无聊哦。但是我允许自己去干,然后这个对我来讲是反应最快的,因为就一顿饭功夫,从兴致勃勃到好没意义,好虚无,好无聊,但是正好是透过这个过程,我在释放我内在的这些东西,我不是让自己别做,或者批评我自己,真无聊,干了800回了还干这事,因为呢它叫刨洋葱皮,我每次带着修行的心去做的时候,带着宽恕的心去做的时候,做一次就刨掉一层两层皮,就尽管做去。(...)祂说他一直比较愿意去随顺别人的意见,让他单独去做一点平时他不屑的事情。
    纳新:平时肯定真的是非常好的人,关心他人。
    晓捷:但是祂说他有一些隐忍和委屈放在心里一直没有说过。祂建议你什么时候可以去迪斯尼乐园,假装自己是另外一个人,去好好的玩一把,开心一下,想象自己回到十岁以前的时候或者十几岁的时候,说那些自己最看不上的叛逆的同学会怎么样,还可以叼根烟把自己的头发吹起来。祂说仅仅是举个例子而已,祂说灵感你自己内在有的,你自己去想,祂只是个建议。(...)因为祂知道啥事都没有。
    妈妈A:我没有太多感觉,我觉得今天把我叫来我就是想听一下,我昨天都给祂表达了,不知道表达生效吗。
    晓捷:祂说,只要是我们需要,只要是真有和我们需要。
    妈妈A:我觉得我对刚才那个像惠玲她说了一句话有点感觉,她说那个九型人格和气质类型,她就是说我因为我在办公室的时候我们在一起,只要我在办公室我就一定要说这个,把他们都搞得都必须跟着我去研究这个,云里雾里的。然后我给她们每个人都贴个标签,然后她们就在那。
    晓捷:祂说,你下次这样玩,到幼儿园呢去当那个老母鸡带孩子那个老鹰捉小鸡的时候,去当那个老母鸡,这样有好多小朋友都跟着你是很高兴的。
    妈妈A:我必须辞职,我搞不下去了我。我在那个小学当老师我当不下去了,然后我觉得我现在经常会。比方说我对有一类知识特别感兴趣,但仅限知识,比方我对这个九型人格,就是特别着迷的那种阶段,然后我看到一个人在跟我说话,我就忍不住在想这个人是几号,然后我就脑子里会经常纠结。(...)他俩有什么区别啊,我就好多时候在那个知识的这个范畴上特别的纠结,然后别人经常觉得我有点过度,我就跟他说你不要太当真了,我的印象中是我好像对脑子里这种自辩这种知识的东西特别当真,但其实呢又用不到生活里来,不能把它们连接在一起,我就对这种东西特别的执着,有时候有点痛苦,因为别人都觉得我很奇怪,然后呢我觉得这样挺好的呀,一个人研究一个东西就得这样。
    晓捷:祂说那是你的道路,你该走的就去走,所有你内在有强烈感觉得,其实也都是我在陪你走,也是你该走的道路。祂说那些场合有你需要去认识的人哪,有你需要去与之共修的人哪,有会给你带来帮助或者你去给与帮助的人呢,所以干嘛不去呢,去吧,没关系的。想去哪里就去哪里,想怎么玩就怎么玩。祂有一个建议耶,祂说,能不能够家长们单独给家长自己办一个party,假装回到小时候。祂说意义是什么呢,祂说意义的话是很重要的哦,意义是为了让你们体验到孩子的状态嘛,这样能够更好的去实现(...)的目标。(...)祂说是你挑的,是你邀请来的。(...)祂说祂还有一个建议是把你们自己打扮成你们当年最想成为或者最讨厌的那个样子都很好。(...)祂说,你可以过去打他屁股。
    爸爸C:正好我们两个在一起我可以讲我的想法,其实我觉得目前我做的事情还是很值得我去做的,说的直白一点我用了一辈子时间去做这个事情,准备去做这件事情,准备一辈子做这件事情。现在我们自己开一公司,做的是电动汽车的动力电池,这里面当然有很多的个人的投入包括基金、经历,还有另外一个是我太太的金钱,她钱要比我钱多很多,那么这个问题呢我是有个困扰就是我觉得这个事情应该做,碰到的问题是说,我的看法跟别人的看法有一样,是有一些矛盾,那么这个事情是(...)
    晓捷:祂说,你可算是问对人了,纳新明白我的意思,智勇也大概明白我的意思,我们俩的情境跟你们俩类似,祂说你可是问对人了,然后说,最近祂给我们的一个建议就是,我们内在老师是一个亦庄亦谐又很有帮助又很好玩的一个老师嘛,祂就会说我的问题是什么呢,我的问题是会非常理性、逻辑严密、振振有词的用奇迹课程去修理它,这是我的状况。我很擅长这么做。然后呢纳新呢她就会用受害者的那个状态来回应我。然后呢,实在是看不下去了就去拯救对方一把,然后又在玩这个三角游戏,正好就是这么个情况,祂给我们开的一个方子是下次你们俩要再吵架的时候,停下来那个语言,看着对方的眼睛说,我所需要的只是你的爱。祂说所有的争端都只是为了这一个东西,为了要爱,为了要确定自己是被爱的。(...)祂的指引很实际,第一呢,就是说应经可以开始考虑外销的问题,对的,出口。祂说这个会是你们的重点,就是你就是把心打开,你就是去想到这个事情,去把心打开可能机会就会来的。如果有这样一个契机出现的话呢,或者一些信息出现的话呢,就去多关注它们。第二呢,祂说你们的朋友中间有你们可以信赖的这样的人,他可以从一个专业的角度给你们一个不偏不倚的一个方案是怎么平衡到家庭的需要跟事业的需要。有这样的人你们回去自己商量找一找。找一个这样的人。祂说,而且呢祂说,在不同的阶段其实是需要请这样的顾问,帮你们去拟定怎么样平衡到两块的具体的一个方案的,在不同的阶段都要去做这个事。这是一点。第三点我也就不客气了,因为祂让我讲,祂说,也有可能呢会请你们帮忙,就是帮晓捷来开这样的一课。到时候呢就是你的部分可以去通过这个课有一部分的释放,对的,因为我本身就是做这样的工作,还有就是,你们俩之间的那个连接是很深的,爱是很深的,然后一定用一些切实的方式让对方明白自己是爱对方的。这一点是一个一辈子的事情。在不同的阶段不要因为忙碌或者心情不好的话呢,去忽视了爱的表达,任何的时候,这都是生命中其实是第一位的事。你们之间的,你们给孩子的,你们给家人的,父母的,包括给其他人的需要的人的爱的表达,比事业来的更重要。包括表达的爱的形式。还有时间的分配。你需要做一个调整,需要做调整,因为这样的话呢的确让你的太太会有一个很大的爱的缺失感。祂说你做事业的目的是为什么你想想看,难道不是为了让太太和孩子,家人安好更好的在一起吗?如果你的行为已经跟你的初始目标背离的时候,都是可以调整的时候,随时去觉察你的行为跟你的目标有没有背离,有没有矛盾,如果有的话,甚至可以停一停,不是说多长时间,而是你要给自己一点时间停下来看发生了什么,是要调整哪些了,祂说还有一点是,人类都有一个外求的需要,这一点不是要批评名利,或者批评谁,我们每个人都是如此,跟丈夫要爱也是外求,事业的成功也是外求,都是外求,这都很正常。那么呢,慢慢的找一些适合自己的方式,其实很简单,就是向你内在的真实的自己去说,我想找到回到内心,让我内在可以圆满的方式,请你帮我找到,自然就会找到,就这么简单,这样你的事业动力,你的家庭关系的动力,就会变得不一样,那份爱会更好的流动起来,会更好的被感受到,或表达出来。祂说这个录音是很好的,这基本上是世间的一个伴侣关系,家庭事业平衡的一个指导原则。可以参照使用。祂说其实我讲的也并不特殊,很多老师都讲过了。只是我们真的去做,就这么简单。还有祂说,给你们俩说,也给我们所有人说,永远记得要发问哦。不要独自去抗哦,不要独自去奋斗哦,永远记得跟你内在的我发问哦,不管你要什么,都记得要问哦。你都不要问,你都不想要,我想给你都给不到诶。
    (...)
    晓捷:祂也很调皮的,祂说你去多跟人分享,然后困惑就会来了。你多出去跟人分享,然后你就会有困惑的。
    妈妈:我就觉得我好像是在扮演一个角色一样,这样我跟别人在说话的时候,别人在讲我就无形中把自己的东西和别人说的那种概念就混在一起,他今天早上一下很犀利的指出来,我觉得你研究九型人格的时候,其实是为了用这个知识去了解自己,或者了解别人,但我有时候把它当做自己的一个行为准则,会跟着它去走,然后我再和别人打交道的时候,别人会给我直接的或间接的给我一些评价,我就觉得我有时候混淆了,这是一个评价还是一个真实的情况,然后有时候我就会特别的,我就在这一段时间非常,明显的一种感觉,我以前是无意识的就在被别人的这种评价左右,但是好像今年我就有一种感觉,从去年都今年我就觉得,我就会在想,到底是我是不是受控在这样一个状态中,还有一个就是我总是觉得。
    晓捷:祂说,恭喜你,真的有进步,而且2012年你还会有更大的进步,祂说,你说的情况也是很普遍的,就是说,我们往往被自己讲的东西催眠了,我们往往把手段和目的混淆了。我们往往被路上的风景耽搁了。我们往往忘了自己为什么出发,以及想到哪里,所以祂说,其实对于你来讲,祂会提到旅行耶,祂觉得你要是有个阶段放下一切去,出去玩一段时间,也许对你会有帮助,因为你,祂说,你比较关注别人的评价。而在旅行中,你可以想象自己是另外一个人,是跟你以为的这个你完全没有关系的一个教育,背景,生活,经历,经济状况,婚姻情况,完全不一样的一个人,祂说用这样的方式去体验一下,什么叫生命,以往你把你的生命禁锢在一个好小的盒子里头,或者禁锢在这一具身体里头了。祂说这只是一个建议,祂是觉得说,你可以用不同的方式去体验什么叫真正的生命。不定义自己是一个身体,不定义自己是一个名字,不定义自己是一个用这些知识武装起来的一个人。放掉这些过往的定义,去自由自在的。开始没那么自在了,祂说,开始你会不习惯。祂说,但是会帮助你越来越自由自在的去体验到什么叫生命,以往你的生命都活的会比较的偏向于标准化。有很多的规条,你的欢乐地下其实是有一些心酸的,你也会有一份担心,怕把那些不好的感觉说出来,就会失掉,别人对你的,就会影响别人对你的看法。祂说,那句话很好啊,大家都在讲啊,不用去取悦别人了,不用讨好别人了。试试看,祂给你两个题目,很好玩,一个是对你最怕的人,你认为会得罪对方的真心话。然后是对你最不怕的人去(。。),去感觉那个(。。)的感觉。(...)祂说,别把这个点当真,因为呢所有的人们只要心意相同的时候,都会有这种熟悉亲切感出来。对的,祂说那个跟时空也没多大关系。(...)祂说,刚才她的这一番演讲跟当时你们想要离开天堂不是一回事吗。祂说,怎么可能跟人去连接呢,我只能跟那个熟悉的,特别人去连接啊。祂说,祂要跟春玲打个招呼哦,祂说说不定有一天你哭起来的时候是惊天动地的哦。刚才因为春玲讲到的是说她不怎么会哭,不怎么动感情,包括课程上,别人动感情,包括最后大家动感情,去答谢老师,哽咽,她都会非常的去平和的平时的去传递这个信息,但是没有什么个人的情感,然后这个回应就是说呢,包括她说她怎么可能,一个人怎么可能3分钟跟塔下几十个人去连接呢,然后这个声音回应就是说,这个讲法,祂是说,我们只可能跟特别的,或是熟悉的人去连接嘛,这个声音的回应是说这个讲法跟当时要离开天堂的宣言是一回事。然后接下来离开天堂的宣言,对的,我要离开天堂嘛,我要去建立一些特殊关系,我不要活在一体境界,是一回事。祂说,要跟春玲打个招呼,哪一天我不知道,哭起来的时候还真的有一点小小的惊天动地耶。因为一开始,你讲话的时候,祂就总是跟我说,你内在有一包眼泪。祂说,你会经历几个阶段,现在是没有感觉的。将来有个阶段你会很有感觉,你个人化的东西会出来,你会很有感觉,接下来你可能还会有一个,就是不太有感觉的阶段。再一个阶段你的很有感觉就是为所谓的众生,就是为所谓的慈悲。然后你会再进入一个真的没有感觉的阶段。(春玲:这辈子这个感觉都能来吗?)祂说,这个我可不晓得。因为是你决定的。
    春玲:不过我觉得你说的这个我觉得有道理,就像是一包眼泪,我确切不知道我的行为上是不是有这个表现,就是比方说,不管我为什么对这种九型人格气质类型特别感兴趣,因为别人对我的这种印象。到哪哪都是欢笑,就总是很开心。但我自己看到我自己,总是觉得我是抑郁的那种人。或者是我认为别人认为我是那种很欢快活泼的类型,但我认为我是那种对什么事情要求很高。祂说,你的嘴在笑,但是你的眼睛可没笑。我有一次有一个老师,他说我的气质类型,我就说我对这个很怀疑,所有的人我给别人说,你有没有发现我是抑郁质的这个内涵,别人都觉得很可笑,你都抑郁了,世界上还有不抑郁的人。
    晓捷:祂说,那些人其实跟你一样你有没有看到,他们都不敢去感觉。所以他们感觉不到真正的你,所以你也感觉不到真正的他们。你跟他们一样不敢去真的感觉,当你不敢去真的感觉别人的时候,别人也无法,因为你把自己包裹起来了,所以一般的人也无法感觉到真正的你。
    妈妈:那个老师他当时说了,他就说,你的感觉,说啊笑啊,整个气质是那种很活跃的那种,但是你的眼睛,看人的眼神,不是(。。)的,(。。)的人很活跃的时候,他的眼睛总是在动的,但是你是特别坚定的盯着一个人,这样一直看,祂说看你的眼睛就不是(。。)。我当时觉得很吃惊啊,但是这种东西是一个感觉。只能你自己觉得是不是这样。然后我就,很纳闷,到底是什么,因为我自己看镜子我没发现。
    晓捷:祂说,其实根本上来讲,只有两个选择。一个是继续兜着圈子,用这些工具来分析你自己的表像,一个选择是,用一些合适的方式去深入的你的内在,去体验你的本质。祂说,第一个游戏,我们都继续都可以玩,你们也势必会玩的。而这个游戏本身它也是个工具。祂说,分析小我当然不能带来化解小我,但是分析小我的工具,为圣灵所用的时候,它就很好用了。你可以透过分析弟兄的小我,引导他进行自己本质的体验。祂说,何妨去用一些小我们比较熟悉的词。偷换概念吧。祂说你跟着你的感觉也很好,祂说相信你的感觉,那不就是你跟我同在的声音嘛。就是你想用哪个词都无所谓,都好。祂说,因为大家都很喜欢分析啊,全世界大多数的人,都很喜欢分析,祂说观察听起来要难一点,分析会比较容易。祂说,给我们3个吧。祂说,你们也不妨该装权威的时候不装权威也不对,该装成啥的时候就装成啥呗。只要知道是在装就行了。别当真。当对方需要你一个权威的姿态出现去分析的时候,你就当权威去分析吧。祂说,现在有一个很大的转变了呀,你知道那只是你的一件外衣。一件可以随时拿起和放下的工具。一个形象一个载体,一个渡船。那是一个渡船,一个桥梁。祂说,很好玩耶,你们没觉得嘛。你已经上套了,没办法,这是一条不归路。
    妈妈:我说一个哦,我之前有一个很强烈的念头,就是想离开。我不知道,我也不确定我这种离开是为了逃避,还是真的想要去挑战自我的一些东西。(离开什么?)离开我现在生活的地方,工作的地方,去另外一个地方。或者是我完全陌生的一个地方。其实我蛮害怕的,不知道我去到那里,遇到的一些问题,我能否,其实我还是有信心自己能够去处理这些东西。但是我也害怕一些东西,害怕一些我措手不及的东西。(你有想到什么目的地吗?)有另外一个在深圳的地方,他想让我去,之前是因为考虑到限员,可能条件不允许,或者说特别需要我。我离不开,所以我又坚定的做下来了。那现在我觉得几个老师培训之后,他们都能够上手,那我就想尝试着有没有这种可能性让我去离开。我觉得有时候背负太多东西了,我想要把他们都放掉,然后呢去把我自己想活的那种状态活出来。去做一些甚至。问自己或者别人都不能接受的事情。我想放下一些责任。
    晓捷:祂说,我喜欢这个。祂说,祂喜欢这个的重点,倒并不是说你去哪里或者做什么。重点在于说你愿意更多的跟随自己的心和感觉去生活。祂说这点,其实你过去,承担了很多东西。或者你认为他们比你弱小,需要你替他们承担。所以现在,也许是面对和放下的这个功课的时候了。因为当你在,消耗自己,给出爱的时候,你给出的不是爱,给到弟兄的是一种牺牲的感觉,也是对他们的一种轻视。祂说,不是批评你哦,每个人我们都在做这样的事,只是这个事情的本质就是这样的。
    妈妈:我很认同祂说的,我自己其实也很清楚是一种感觉,我特别不喜欢,我甚至想要去放下一些我不应该去承担的责任。
    晓捷:祂不知道为什么,祂说你应该去找小学同学聚会。祂真的会给出一些我也不知道为啥的。祂说,但是这个想法我很喜欢,它背后的那个感觉。祂说,所以你知道吗,那你的新年礼物里面,当礼物哦,就是给自己做一件以前在逃避的事,看看不逃避,看看停下脚步,看看转过身来,看看去面对的时候那又能怎么样呢。
    妈妈:在过去的一年多里,我觉得可能也是某些事情触发了我,我觉得时间特别的珍贵。曾经很荒谬,有一段时间我还觉得说,去跟朋友去玩啊,比如说去唱唱歌,去玩那些我真的觉得很浪费时间。
    晓捷:祂说天啊,时间不是这么算的,祂在开玩笑,祂说,欢乐的时间在我这才算分数。祂说,算3倍积分。都能一语道中。祂说,祂很爱你,祂说很多都人都很爱你,但是你一直在抗拒,或者逃避爱。在很多的关系里头,在不同的关系里头,你都一直在逃避爱。你认为自己有很多爱,你认为别人比你的爱少。所以你就尽量的成为,尽量的付出。可是亲爱的,他们心里的爱一点也不少。而且你这么憋着,他们会觉得委屈。给他们一点机会把。祂说,我们开始表达爱的时候,有点像孩子学走路,也许都会跌跌撞撞,甚至会出点洋相,但也无所谓。是,祂就是说这个问题,祂说,出点洋相无所谓。祂说,你可以试试看在镜子里,对自己说我爱你。看着自己的眼睛,对自己说,我爱你。允许那些不敢爱的恐惧流露出来。那些恐惧,你的爱多的很呢,可是你的恐惧把那些爱给压在底下了。所以呢去让那些恐惧出来以后,自然出来就是爱了。
    妈妈:在两性关系当中,很多时候我都能够感觉到就是对方真的是对我是有爱的。一开我会愿意去接纳他们这种爱,也尝试去表达自己这种爱,但是我觉得到一定程度的时候,我就会害怕,我就会把自己的爱赶快收起来,往往在对方感受到我这种东西,就我的异性离开我的原因都是一样的。他说,你就算没有你都可以活的很好,你都不需要我。
    晓捷:祂说,你有比她大很多的好大一包眼泪耶。祂说,你要那么强干什么哦。祂说你,让别人感觉到你好强耶。你知道别人会有什么感觉吗,别人会很有挫败感。别人就会觉得自己很无能,别人就会觉得自己不够好,而这刚好像跟你带给他们爱的感觉是背道而驰。祂说,我不知道会不会给你布置作业多一点,不过你一向是个严于利己的人,祂说,去找过去的男朋友,去跟他们把心里话说出来。找一个诶。祂让我跟你分享,但是我的初恋男友在深圳诶,要去做一下。是这样的,我有一个好朋友,他是一个金钱至上主义者,他给了我一个好大的一个对金钱的一个那种喜悦能量的帮助,我也对他有帮助,他也对我有帮助,他对我的另外一个帮助就是,祂说,晓捷,当然他是从金钱的角度来看的,他说,我做的一件很实际的事之后,我的事业,我的金钱就节节上升了。我晓得我的所有的前度,也没那么多,从总数来讲,一个人都不少的,找到前男友,坐下来跟他们讲,跟他们交流,我当年离开的遗憾,或者是有一些后悔的地方,或者我觉得我没有得到的地方我跟你讲出来。彼此做一个心里和物质的平衡。物质平衡就是没有象征性的,她现在很有钱,那她有一个前男友,是那种比较文艺青年的,没有那么多钱,祂说,你要跟我平衡,我怎么平衡啊。他说,你送我一把你做的小提琴。不知道是不是小提琴就够了。就是几千块钱。这样子祂说,我做了以后我就觉得,一个一个我放下了,祂说没那么可怕。没那么大挑战,祂说,这样子,你完全可以模拟练习一下,见一个人来。祂说,这个练习是给所有人的。祂说,因为它是符合我们人类共同的一些心理规律的,我们在人群中去找到一些,就是自己的感觉跟某个人相似的人去跟他说心里话,那个人就权且扮演一下那个角色,这会有很好的帮助。对,没错。比方说是一群人的话,比方说这个课题是冲你跟父母的,你就找一个感觉上跟我父亲,或者跟我母亲相似的,不一定是长相嘛,感觉就好了,去找他,也可以说出声,也可以不说出声,让情感流出来,让那些心理想讲的,至少在心里表达出来,至少在心里表达出来,或者实际表达出来也没有关系,也可以哭,也可以跪,也可以拥抱,就是随着感觉去进行就好了,你也可以默默的,都没有问题。祂说这样是不是挑战会小一点,祂说,你看,其实你挺勇敢的。(...)祂说,离开这个世界的方式有两种,祂当然说的不是身体的离开。不是身体的死亡,祂说一种呢是你去了解世界上所有的遗憾,一种是你看到那些遗憾根本就不存在。你当然可以结合两种去做。祂说,智勇你不许躲起来,你有时间你要站到前台来了,你不要再躲了。祂说,你以为这不是我安排的吗?
    家长:晓捷也很累了吧,非常感谢晓捷。
    晓捷:我的荣幸,这是为我自己做的。(...)祂说,关于主题的方面更开放可以,祂说情绪上其实可以让晓捷,让纳新跟大家先见见吗,先对这两个人有个感觉,有个了解。祂说纳新讲的那个部分也非常好,可以逐步来进行,就是先认识,先有一个切身的感受,再去开放的谈,有可能需要哪些主题,各种形式不限。(...)祂说这点不要做限制和束缚。(那老是犯错误呢)祂说,我好爱你,现在对犯错误越来越安之若素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友链申请|手机版|小黑屋|新帖|奇迹课程网 ( 沪ICP备06028955号-2   

    GMT+8, 2018-7-17 14:07 , Processed in 0.288281 second(s), 40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