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繁体中文聆听音频

奇迹课程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857|回复: 0

20140114周二-元旦大课后度假中的宽恕与扩展-购物篇

[复制链接] 放大 缩小 原始字体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5-4-9 21:25
  • 签到天数: 242 天

    [LV.8]以坛为家I

    扫一扫,手机访问本帖
    发表于 2014-4-3 09:31:5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亲,你还没有登陆哦,无法享受到更多服务的,马上登陆。如果还没有帐号,请立即注册
    本帖最后由 朱九华 于 2014-4-3 09:32 编辑

    (按:这是1月14日晚J讯核心团队的内部共修笔录,大家就元旦大课后度假期间,尤其晓捷老师带着大家购物的宽恕与扩展经验,进行了深入交流。宽恕无小事,跟随圣灵/J兄的引领去购物,帮助我们化解购物过程中的分别心,罪咎感,隔阂感,体验到兄弟之间的合一,本性的富足,看到奇迹与生活如何高度结合。大家也可以透过这个小窗口,感受J讯团队的状态和活法。)


    九华:好,欢迎海潮,刚刚来。这次我们休假的安排也就是在工作坊大课之前就已经定下来了,我们在密集的共修和课程之后,会拿出一段时间来进行放松。去的地方就是纳新老师上次闭关进行“重生之旅”的那个路线。我想这个意义也是在新旧之交我们整个团队辞旧迎新,释放过往一年来身体的疲惫、心灵中还没有宽恕、还有隔阂和死角的地方,去迎来一种新的状态,新的活力,去进行我们来年的宽恕与扩展工作。
       在具体讲之前呢我今天晚上突然有一个灵感,就是新的一年2014在我们农历也是马年。我记得曾经有朋友讲过马这个生肖,午马嘛,有两层含义:一个是马带桃花;一个是马是要流动要奔走的。我看到这两个象征跟我们来年的任务的相关性——J兄和老师一再提的,2014年是我们更彻底地去活出相通性和一致性的一年。我想这个带桃花它背后就暗含着一个人缘好,一种缘分的、情感的流动会更顺畅,所以它能够吸收到更好的一些关注,信息流动会更通畅。这是桃花背后的一个含义。从一体性的角度来看,我们来年活出一体性和相通性,就是一种更深更广地跟有缘兄弟进行互动、进行扩展,让缘分更加流动起来。然后我们这个团队任务也会向更多领域进行扩展。而且来年我们在身体上也会更繁忙,所以也暗含了马年(流动奔走)的一个特征,呼应着这个一体性和相通性内涵。

       不仅是这个,在我们这四天的休假当中所发生的一切,都在印证一体性和相通性,缘分的更加流动、深入、亲密,心灵和行为更加流动,更加的奔放,更加的大胆,更加的有力量。总的来说,原本这四天打算是纯粹的休假,好好地去泡温泉、滑冰、看五D电影、吃自助、唱歌等等。但是从休假之旅一开始,就在处理与一些兄弟相关的事务,有不同兄弟在参与,包括XF、ZP这两位(可能晓冬和淑妮不是太清楚),他们是这次参加大课的兄弟;还有好多团队任务、宽恕的经验都在交织。所以这次它不是一个单纯的休假,是整个团队的发心,还有团队的宽恕扩展任务借着休假这个形式,在不同时空点更深入地进行,甚至更密集更紧凑地进行。

       因为这四天我们除了休闲娱乐,还有非常密集的团队间的交流,跟兄弟的交流,包括XF和ZP的交流;还有我们对来年的展望,大家听的好几段录音也都有体现。就从日程安排上也很紧的。我大概地说一下:像1月8号那天下午出发去购物,购物有两次,一次是那天下午,还有次是第二天;然后泡温泉泡了两次、吃了一次西餐、一次自助、唱了一次歌、滑了一次冰;团队成员间在宾馆交流过两次;晚上睡觉有时候也是12点过后,早上会休息到9点到10点钟再开始一天的活动。其实从体力上要求是蛮高的,两次温泉也让我们很放松,但是在这期间一直是以宽恕的和扩展的眼光贯穿我们去休闲娱乐的每一步。

       就拿前两天的购物来讲吧,是临时决定的,当时是晓捷老师的一个灵感,但是这个灵感背后又有她跟随J兄,把握团队节奏的一个更深层的章法在里面。原本是准备8号那天就去泡温泉,但老师的灵感是我们可以先去北京的一个非常棒的高端的一个购物中心,主要是服饰和鞋帽,去看一看。因为那里面有时候会有高端品质但是又有很好的折扣。
       
       当时的决定背后我的理解是,老师一直以来对团队兄弟跟世间无缝的结合,从很高的灵性修持层次到很细微的入世,跟社会跟文化跟生活无缝衔接,而且借助社会现在大家普遍认可的一个形式,去活现神圣的内涵。从服饰上老师是一直像对工作室里的韩光、依强,是看在眼里,想在心里。我们三位确实在服饰上一直是不上心的。我自己一直是比较简朴、简单,一条牛仔裤、一双旅游鞋穿了很久很久,甚至比较欣赏这种尽可能低调暗色的衣裳。
       
       很多时候老师在平时交流时也跟我们讲到,衣物很多时候是反映我们的眼光和选择的。而且兄弟们是借助我们所呈现的形象去深入了解团队的内涵。同时,我们在着装上有自己的偏好,有时候会固化一些偏好的时候,有没有一些抗拒和恐惧在。我也觉得我自己内心有一种卑微渺小的感觉,在通过不那么鲜活、不那么刻意低端的形式在表达卑微和低调,它并不是一种融合本性之后的自在。
       
       所以在第一天老师说我们就去北京燕莎奥特莱斯购物中心去逛,我内心是很兴奋的,因为在这方面经过这一年我很信任老师的眼光,这个眼光从灵性层面一开始就肯认兄弟们的圆满本性和神圣意愿。正因为有前两个层次的爱和理解,才会对我们的自我毫不留情地指出,而且在指正自我的时候同样是在表达那份对本性和神圣意愿的肯定。所以从灵性修持到生活上各方面的考量都在老师心中。所以这次的当机立断,后来证明是相当正确、相当成功的。
       
       我们当天就有很多收获,看到了一些高品质、低折扣,同时也很符合我们现在团队风貌,符合我们个人要表达的成熟的气质的羊毛衫、西裤、皮鞋等(待会儿韩光、依强再来补充)。给我很感动的一个点是(晓捷)老师让我们看完了一些比较有感觉的衣物之后,我们当时也不知道如何选择,(晓捷)老师会说就让我们静下来连接圣灵,“你们感觉第一个浮现出来的,或者最能表达你心中神圣意愿的,那就是它”
       而且老师当时给我推荐了一双皮鞋。那双皮鞋其实我第一眼看到的时候我心里面觉得很不合适,不是我喜欢的那种四平八稳的,直线的、圆头的、比较厚实的。那看起来是比较带一点独特的锋芒,有点与众不同,颜色是深红色,还是双皮鞋。我好几双皮鞋了。后来老师再说你第一印象的时候,我脑海中浮现出来是那一双鞋。后来再去看的时候就觉得喜欢。
       
       后来老师就告诉我,其实她当时为我们选衣服选鞋选裤子的时候,很多时候是读到我们心中此时此刻想要去活现和扩展的那部分品质。而对这部分我们心目中的愿望,我们自己可能还没有完全的明晰的觉察,但是又懵懵懂懂地感觉到我需要有一种表达。所以在购物当中有好几次老师她会给我们做建议,有时候也会说,就是它,你再品品。后来这品味的结果都是这样的。
       
       从买皮鞋这件事,后来我反复看那双皮鞋,确实是越看越喜欢,当时初觉得是锋芒的曲线,现在看起来觉得是一种活泼。更多的自在更多的走出那种固定的套路,多一些在沉稳之上的生机,是这个阶段扩展特别需要的。老师后来也比较了一下,韩光、依强我们都有沉稳的那一面。依强沉稳的那一面要扩展的是落落大方,韩光兄沉稳的一面要扩展一种灵活性,一种不当真有时候多一些玩笑。
       
       我觉得在这一种最现实的一个购物的事情里,老师是带着这种高度和深度来替我们提建议。选择衣物,同时这个发心又连接着兄弟们要去跟社会各行各业的兄弟互动的时候,跟随J兄去救赎世界的时候,我们需要必要的一些装备。而且这次为什么临时决定而且两次去购物,也是我们即将开始相互拜访家人的融合计划。我们的穿着(先不说谈吐和气质)就直接反映着我们团队的风貌、团队的文化、团队的关系,还有在团队当中我们对整个社会人生的理解,对整个人生全面的融入。所以我和韩光、依强我们这次收获都很丰富,从头到脚我们都添置了一些内心非常满意的行头。当然也有一些经济上的支出,对我个人来讲我倒很愿意把每一个自己的收入用在刀刃上、用在点子上、用在有品质的地方。这个品质包括了用最合适的资源来表达灵性修持和与社会接轨的一些愿心。
       
       然后在微信群韩光兄也分享原本对这次购物的体会。韩光兄本来花得最多,他也有了一些经济上的顾虑。但是没想到这次回去办离职手续的时候总经理主动说,我们已经把年终奖打给你了。韩光兄说我还没有看。就感觉真正是我们为了什么目的去用这份经济资源呢?我们是把我们的收入用在哪里?为了什么?我们想借这份小小的物质投入要换来的是怎么样的呈现和兄弟之间的那个交融,还有对我们共同要行使的这份畅行无阻的神圣意愿的肯定。所以说,圣灵也做功,祂会在各个层次照顾好我们的需求。后来也看韩光兄也是没有任何损失。这是购物的层面。

    依强:各位兄弟晚上好,我就接着着九华来讲一点,就是购物这个环节。我的一些体会,就是包括在宾馆里面和九华、韩光还有林斌兄弟去交流的时候也会有的一些感受。从内涵上来讲的话还是三种眼光的一种运用,只不过形式上面看似通过购物来进行体现。后来去回顾,也体会到在整个过程中晓捷老师是怎么样的把她在世俗层面的一种经验、一种体会去传授给我们。就是相当于言传身教,在整个过程中怎么去带领我们。我能体会到这种用心吧,在整个过程中也是去觉察自己的感受。

       感受的一个方面就是之前九华兄弟讲到的对自己形象的一种偏好。这种偏好在于可能就是说在自己的性格特征中有一些好比喜欢随和、不是太张扬,比较卑微、价值感不太够的地方,也会在形象上面、在衣着上面都会体现出来。这次也刚好是一次去扩展。在试衣服的过程中,在试不同风格的衣服的时候,在镜子中在兄弟面前去展示自己的形象的时候,内心里面也会有种评判出来,也有眼睛一亮的感觉,噢,也不知道自己穿上这样的衣服是这样的一种感觉。有的时候也会觉得这个形象会比较差,自己看到之后会有种不够好的感觉,兄弟看到之后会是什么样的感受啊。但是整个氛围是很轻松的,觉得能够去面对吧,这种自我的一种批评。
       
       选衣服的过程中,包括在选鞋的过程中也会去觉察自己的第一反应。哪些鞋、哪些衣服会是我看着比较顺眼的,这些往往都是和自己以往的一个判断标准一样;哪些鞋是自己已经去判定不适合自己的,但是真正地去试一下这鞋这衣服之后反而觉得挺适合的。也是一个放下判定的过程吧。
       
       通过整个购买衣服的过程也是让我也是感受(这部分也跟韩光、九华交流过)如何像老师一样的,把自己在人生的修行路上的一些经验,怎么样更好地分享给兄弟,并且通过这个分享的过程更好地去学习。就是把一个怎么样去分享和怎么样去学习这个过程融合在一起的一个体会。能够在一个所谓的世俗的事情里面去体会到一个奇迹的这种很深的内涵,这本身就是一个扩展和全面的过程。因为在整个购物过程中我也是让自己很全然地去做,同时也会化解掉自己过往对在购买衣服或这些世俗层面的事情的一种恐惧也好、抗拒也好或者是说不属于灵性修持的这种判断。这部分也是重新的去梳理过往的一种经验。
       
       整个下来对我来讲是一种很享受的过程,没有像以前去购买衣服买完之后会有一种(比较多的)自我呈现:有对金钱的匮乏感;花完钱后自责的感觉;或者买完之后有一种躁动的感觉,反而勾起了自己的一种欲望一样,原来我在衣服上面之前压抑了这么多。会有这样的一些呈现。这次购物整个下来很丰盛的感觉,虽然很多衣服并没有买,但是心里面那种享受吧,就会觉得很多东西不一定会拥有,但当你试穿的过程中,去看的过程中,就会有一种连接感在。就是对衣服的一种连接,去看看质地、颜色、各种款式,内心里面的一种很丰盛的感觉。
       
       
    韩光:大家好,我也顺着刚才九华兄和依强兄两位分享的讲一下自己的感受,有很多相似的地方。整体的感受就是这次晓捷老师带我们一起购物的体验,就是一种全方位地跟随圣灵在世俗方面的一个体验。我从三个方面来讲吧。

       一个方面就是晓捷老师在整个过程中,是一种把自己的经验来对我们的分享和教导。还有纳新老师很有爱的支持,还帮我们看衣服,感觉到很温暖,纳新老师也是一直在陪伴着我们,帮我们一起来看。包括在选衣服的时候,其实对自己真的是一个全新的(体验)。以往在这方面也是不太在意,到了现在这个很多名牌的地方,老师也会带我们去看质量比较好的高档的衣服,教我们去学会欣赏去感受那个好的品牌的衣服它的美,对自己也是本来就在心灵中的一种学习。
       
       还有选衣服的过程中老师的教我们的那种感觉是非常果断清晰,包括对我们每个人的了解,知道我们适合什么样的衣服,根据不同人的气质帮我们选很合适的衣服。而且事先叫我们提高效率,不同地方选好衣服后(可能选了很多件衣服)记下位置到最后一起去付款。就觉得整个过程都是一种很好的教学,对我自己来说就是不断学习老师的经验。在整个过程中感受到两位老师的关爱,两天逛的时间也走了不少路,老师一直很用心的很有爱的全然地帮我们去挑选。真的感受到了纳新老师、晓捷老师对我们的关爱。老师也在整个过程中提醒,为一位兄弟挑选衣服时,其他兄弟也来练习对兄弟的关心关照,他适合什么样的衣服,这样也是一个学习。对于团队其他兄弟的关心,对他的了解,整个互动的过程中也增强了一体感。包括自己也会不断地觉察自我、跟随圣灵的地方。自我的话会关心自己,对其他人不太关心。当时晓捷老师这么提醒,当时也这么全程的观照,化解、看清有自我的地方然后去跟随圣灵。真的感受到整个互动过程中是一个去跟随圣灵,也是我们一个自然的状态和兄弟是一体的融合的感受。
       
       说到自己的感觉,其实当时去购物的时候,看到这是一个高档的地方,没想到是要买的,以为老师只是一起来看看,因为以前买衣服不是这样品牌的高档的衣服。后来老师带领着有合适的就建议我们买。后来感受到老师的用意,就是为了我们,也是代表团队的形象在这里工作,然后为了今年工作的扩展也需要,老师也提到过年的时候我们要去拜访家人的计划也需要。感受到老师的用意也就放下心去,自己放下(不再担心)对金钱方面的顾虑。真的心里面去觉察了下,把对金钱的顾虑也放到圣灵的光明中。其实是一种跟随圣灵的交托,老师也说了还有给自己的滋养和更美的呈现。虽然花了很多钱,内心是很丰盛很舒服的感觉。整个过程好像是跟随圣灵、跟晓捷老师、跟J兄同在的过程。就像九华兄分享的,心里面是交托了。后来回到家里面(当然也不是必然的联系),但有这样一个呈现,很意外地给领导送小礼品去看他们的时候,他们就告诉我说年终奖也已经帮我发了。当时觉得挺感谢的,也补充了一下自己金钱方面的一些缺失吧。就说这么多吧,谢谢大家。

    林斌:我也分享一下,这个地方女装打折的不多,我当时也没有多想买,但是我买了一双鞋。我的以前的做法好像也是对穿着方面不是很讲究,也不懂品牌。这次去刚开始也没有进入状态,就是他们到男装去试的时候我就很无聊地在周围转一转。后来我觉察了一下,我看见晓捷老师是那么尽心地给每一个人去试,去挑。那种状态就是像对自己亲人对孩子一样的那份关爱,每个人都在她内心里头,每个特点每一个状态她都在那关注着。(不知道是九华的提醒,还是自己动了一个念)我也要融进这个集体,我也应该是这样的来体察兄弟的需求。当我把状态调整完了之后,进入角色的去看着他们在试衣服,然后从内心去感受他们穿上这个衣服的感觉,九华说我好像也有一定的审美观,看的眼光很准。

       其实在以前我很不自信的,以前我婆婆总是打击我说我不懂这些东西。而且我从来不敢跟我老公和婆婆去买衣服,因为刚结婚的时候跟他们去买礼物,他们把我嘲笑了一顿。所以我从来都是给你钱可以,要我跟你一起去买衣服一点自信都没有。所以我也没有办法很好地去欣赏。现在正好有这么个机会也让我把过去的模式都翻出来了,都让我看见了。然后现在当我愿意把这些东西放下,真正地愿意融入进来,就是像晓捷老师那样的,把每一个兄弟都放在心里头,当成自己去关照去考虑去感受的时候,我就能够看到这一份美(衣服)是不是合适。一个是为老师的这种爱的表达很感动。第二天早晨又去的时候我在车上都在流泪,我好像把很多东西都翻出来了。也看见了这个团队整体的爱的流动,就是那种超越亲人之间的,愿意把所有兄弟都装在心里头来,就是看到的不是自己身外的,而是作为一体来体察和体会。后来就很享受,看到他们每换一件衣服,我第一时间都能够感受到衣服在兄弟身上的闪光点。诶,这衣服穿的真好,就是能够有这种很欣喜的感觉出来。
       
       还有一个就是我也是在这个当中,这些都是比较大的有的都是国际品牌的,价格有时候都高得吓人。当时我也跟晓捷老师说了,我说就是把那个心打开,把那个原来以为的这么高档的衣服这么贵的衣服我看都不敢去看的那种匮乏感、气度,把它打开,心胸打开,眼光打开。它是这样的扩展,通过购物我也体验到了,就说虽然是一个简单的购物,也是让我们的心灵得到滋养和一个扩展。通过这样的过程我觉得生活的方方面面都可以用奇迹的眼光和心态重新地活、重新地来体验。我就说这么多。
       

    九华:好,谢谢依强、韩光、林斌兄弟又把购物这件看起来蛮单纯的事情又扩充得又广又深。刚才老师也提到像曹鸽和何羽两位兄弟,可以就自己跟兄弟们在逛街这同一件事上,当时自己呈现出来的感受和状态这两方面跟兄弟们的呈现目前还有什么样的差距,来谈谈自我的表现,以及自己现在有什么样的愿心,接下来怎么去化解。

       曹鸽他们就在我旁边,现在你们感觉下谁先来谈一谈,她们俩也在相互递眼神儿。今天也是新年新气象,咱们这种一体性和相通性也体现在咱们新年第一次呱呱,真的就是把我们灵性修持跟安身立命最实际的生活,从购物这个主题上去谈出心灵的觉醒世界的救赎。我也感到这个新年的气象,很棒很鼓舞人。


    曹鸽:大家好,那我也简单的说一下吧,我感觉自我的表现还是蛮多的。因为听了刚才四位兄弟的分享,觉得他们分享的几乎都是跟随圣灵的状态,那我要说的话几乎都是跟随自我的状态。

       其实一开始的时候,当老师提出来今天去逛街吧,然后我觉得我显得很浮躁,一方面是觉得很激动,一下子有可以和兄弟这么入世的方式来进行互动;一方面又觉得有很畏惧,因为好像之前没有和兄弟们、老师们一起逛街的经验,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去应对。反正感觉内心是五味陈杂,就怀着这样的心情上路了。
       
       去了之后呢,其实我们去的地方基本上都是男装。不过本来我跟何羽也没有太想购买的需要,又恰好都是男装,然后我们等于是一直都在给九华、韩光、依强和纳新老师在挑,然后晓捷老师也会给自己挑一些鞋子。就像依强刚刚分享到的那个,自己会判断哪些鞋子哪些衣服适合自己的,哪些又是不适合自己的,在依强分享之前我都没有察觉到这是跟随自我的呢。
       
       我看到那些衣服的时候一直在判断,喜欢哪一种,我不喜欢哪一种;然后觉得哪一种穿起来可能更漂亮,哪一种穿起来可能不漂亮。还觉得老师待每一位兄弟如家人一样,来给每一位兄弟挑衣服挑鞋子的时候心里面有这个概念,也会夹杂的念头就是:为什么只有老师在挑呢,兄弟们不能有自己的主见,自己给自己挑吗。这也是内心的一个状态吧。因为我也刚来工作室不久吗,不管是生活形态,这个身份上,还是地域整个的变化都很大也很多。其实对我而言,在工作室做的更多的可能会是去认识,现在可能对每一位兄弟包括两位老师这样的去认识和了解还很不够。我也觉得很多时候,没有办法融进来,因为大家在我来到之前已经相处了一段时间了,他们会有自己的一些方式。(跟随自我的感受)我来的话会显得有些许生涩。
       
       一共是逛了两天街。第一天到晚上的时候我和何羽就觉得有些撑不住了,第二天我们也就没有去,我们两个也单独行动了。其实我觉得晓捷老师也并没有一定要在形式上这么去要求我们。但是当我们如果不随着大流走,不跟大家一起的话其实是我们心境的一种不想要融合。想要主动的先排斥大家,再假装大家在排斥我一样(这也是相互的,即排斥了大家,也觉得大家排斥了我),这样的一种想要孤立自己,想要和大家保持距离这样的想法和行为吧。关于逛街的话,我现在能想到的也就这么多。觉得前面才四位的分享真的非常值得我好好的学习,在工作室的这段时间我的状态也是阴晴不定,有的时候跟随圣灵了还觉得学到的不少,但是跟随自我又好像觉得我什么也听不进什么也学不进。我就先分享到这。
       

    何羽:哈喽大家好!我也觉得我跟随自我的地方很多。最开始我好像就在那个比较跟随自我的状态,我忘了前面是为什么了。在逛街上的话就是体现在不融入。刚刚听他们四位分享就觉得晓捷老师看衣服那个状态是要把兄弟装在心里,还要有和衣服的连接感去看的。我当时的状态可能是,我觉得看兄弟去试衣服、品衣服也很好,但不是在一体的眼光,不是要把兄弟放在心里然后去想的。

       其实有一部分我也很知道晓捷老师在做很多爱的表达,但是还有会跟随自我,就是我不愿意承认这部分存在。如果承认了我会觉得会有内疚吧,我会觉得没有去爱老师,没有去感恩老师,但是老师给了这么多爱,觉得有点内疚。内疚后面可能是觉得我不配得。爱的表达和神圣意愿是,我觉得这样的爱是很珍贵的,我很珍惜也很尊重这样的爱。
       
       我最近觉得很多想法,包括有时候会有很多怨尤,就是以前知道那个是自我,觉得那是课程上讲的。但是现在感觉原来我以为很多是我的想法,其实是自我的。但是我还是有挺多不愿意跟它(自我)脱钩的地方(笑)。比如说,昨天纳新老师跟我讲的怎么发到奇迹课程网站。其实我很清楚,但是愤怒还是会起来,就是抓住那一点不放。其实很清楚那件事不管发不发生好像都没有关系,但是你就会不断的把那个画面拉出来,去攻击,去愤怒,去投射。
       
       还有很多。昨天纳新老师给我打电话,让我把J兄致肯尼斯的英文版发到奇迹课程国外网他们留下的邮箱上。纳新老师让我先把我们的图片和网址加进去,先发给纳新老师看。第一遍的时候纳新老师说我发的是word图片,应该当做附件;还有一点是我没有检查格式(前面好像还有一些)。我最开始没有理解纳新老师要我发的是什么,所以刚开始觉的还好。当纳新老师说我没有检查格式的时候,愤怒就升起来了,我觉得是我直接复制黏贴的,那个格式还挺有规律,看着也挺舒服,觉得就是那样的。然后感觉就是很清楚,其实不是这件事,但是会把这件事抓出来,要不断地重复,要给你一个攻击的理由,要去愤怒、去投射。(笑)我知道标准答案是发愿、交托然后选择跟随圣灵。我觉得我可能需要一点点时间,那就半年为期吧,我试一试。嗯,我说完了。
       

    九华:刚才我们又相互递了眼神,在说谁第一个讲。我记得以前老师也有提醒可以先就自己最有感触的那一面讲,讲着讲着可能就全面了深刻了,先把全面深刻放在一边。

       我想先对何羽曹鸽刚才所讲的整体做一个回应。都说到四位兄弟讲的很好,而且讲跟随圣灵的部分,其实我们也有讲到我们购物过程当中跟随自我的地方,当下化解的经验。我想更浓缩更明确地提的话有三方面。
       
       第一个就是像燕莎奥特莱斯这样相对“高端”的购物场地我们以前是没有想过要去的,因为心灵当中我们就隔绝了,认定我们是哪个状态哪个身份,那个地方又是属于哪个人类群体。现在感觉是不管是燕莎奥特莱斯、人民大会堂还是街边乞讨的兄弟都是我们心中的一部分。然后所谓的高端大气上档次的生活,有兄弟因为幻相中的资源在运用,那么作为J兄在人间的使者,传递本性光明这样的使者,而人世间一切最美最有品质的东西(它配不上本性)但暂时这样的为爱的使者所用,因为它都在我们心灵当中,它都是我们,没有一个燕莎奥特莱斯在哪,都是我们感知当中的心灵当中的燕莎奥特莱斯。我们是在抗拒它,也是在抗拒我们的本性,因为也有兄弟跟它认同,那对那样的兄弟我们是不是有隔阂感。老师以前也提到,我们跟特蕾莎修女她的那个情况的不同,特蕾莎修女她一生都在为穷人服务,她也看到富人心灵的贫瘠,但她所采取的的形式是一个保持赤贫的形式。
       
       通过我们团队一直以来强调的,我们借用世间任何形式去传递一体性的内涵。那么我们重新定义这个贫穷,那就是在我和本性之间不设立任何东西,是一个赤裸裸两手空空地去跟随本性。那么我们的活现跟特蕾莎修女她的活现是不一样的。我们并不把世间所谓的权贵、所谓的富人(的形式)排斥在心灵之外。有时候我们的品质还不亚于他们,这个是那天我们在进入燕莎奥特莱斯的那一刻,心灵不自觉的做了一个转换。在我们购买这些(平时不会买的)所谓高端的衣物的时候,我们同样也在心灵中做了这么一个选择:人类一切精华,包括豪华包括奢华,如果它能为圣灵的目的所用的时候,它就是神圣、纯洁、高尚的,不从形式上做任何判断。第一点就是在进不进去的时候,我们做的一个化解自我、跟随圣灵的选择。
       
       第二点就是兄弟试衣服的时候,这个事情跟我们有没有关。
       当然那一天整个场的流动主要是看男装也看了女装,看女装的时候可能更多的是在替林斌去选。所以曹鸽我的理解就是,初入社会刚刚上工作岗位,一个是经济条件有限,第二个是她们(两位兄弟)在整个系统当中目前来说更多的是一种学习、跟随、领受、吸收的一个阶段。从系统的施与受这个角度来讲,老师当时把更多时间花在这个幻相中对这个系统贡献相对较多的,像依强、韩光、九华、林斌身上,对他们做一些物质层面的支持,这个从施与受的平衡来讲是非常顺畅的。
       
       我们年前马上要进行的家人拜访计划也主要会有依强、韩光、九华三位兄弟进行。他们这时候确实是在安身立命的穿着上面显得有些薄弱,甚至是稚嫩,有的地方甚至不是那么的跟社会大众的看起来舒服上档次的品味结合起来。这个时候老师在抓紧时间给我们三位补课,才会有暂时这么一个多一些的关注。这个时候其实在选衣服的时候也有以这位兄弟为主导。当时我们难免也有这个自我的呈现,就是你给你选,那跟我没有关系,那我要不要给你看。
       
       这个我觉得为什么老师会讲在一个旅途当中,在一个生活最实际的互动当中很能看出来平时的宽恕、修持。因为在一个密集、可能快速转换形式高密度的一个结构当中,很能考验我们内心是否清明,是否安住在跟随圣灵的体验当中。就是平时学的一切这个时候就是用的时候,(两位兄弟我没有跟他们聊过)我当时的感受就像平时在呱呱在很多场合老师在说兄弟,在指正兄弟的时候,其实我们是一颗心灵也是在说我们自己。说我们自己,这个时候我自己有没有去跟随圣灵,如果我跟随之后老师讲这个自我的呈现,我一定是有力量去面对和化解的;如果没有的话,那也借这个机会赶紧把这个课补回来。所以是在说同一个心灵的同一件事情。
       
       所以那天在选衣服的时候,虽然这个时候可能是韩光在选,但是我和依强还有林斌兄弟还有纳新老师在旁边,很多时候也是当成自己在选,为兄弟提供这个建议。我们选的其实不是这件衣服这双鞋,我们所呈现的是到目前为止我对兄弟的了解、理解,对他神圣意愿的认出,我觉得这个时候什么样形式更能够充分地去表达他那种精神气质的内涵。就是我们从这个角度来看的话,真的觉得替兄弟选衣服这件事情,它其实是一种爱的连接,也就符合我们在今年整个的一个主题:一体性、相通性的一个表达和活现。因为也发生在我们的一体心灵当中,是跟我有关的。
       
       所以后来我们反复地反馈相互的陪伴,觉得这个地方对我们来说也是一个新的成长。就像刚刚晓捷老师提到的“待人如己,四海一家”,这个精神也首先是从我们团队兄弟当中先去活现的。我想在幻相中何羽、曹鸽两位兄弟,她们待人接物或者跟兄弟亲密相处的经验相对较少,所以说这样的陪伴,感觉到更多的是一种隔阂会多一些。这两天我们也在讨论就是怎么样去带领和支持何羽、曹鸽在工作室的成长。有一个我们也提到,就是两位兄弟在幻相中确实在家庭成长当中没有学会很善于去照顾他人,去体察兄弟的感受,有很多地方是需要补课的。然后到工作室的环境当中呢我们又需要大家尽可能多的去同理到老师、同理到兄弟,所以这些呈现也相当棒。
       
       刚才老师也是一再地借这个机缘追问何羽说的一点抗拒具体是什么事情,那是这个事情那又怎么样进一步去化解。这个觉得也是对何羽很大的一种支持。就是看到这个问题了就去看的更清楚,更清楚以后拿出一个行动力来把它去化解。因为这样才是对两位兄弟在幻相中如此年轻有这么强的神圣意愿才走到一起,如果不借我们在一起共修生活这个机会去深入觉察自我并且化解它,那反而是对我们相遇的神圣意愿的因缘的一种不尊重。
       
       第三点,我们当时一个化解自我的经验就是,这件衣服老师建议可以,或者我们看到有点动心,或者有人在说这个可以试一试,那我们试不试。我跟依强韩光兄当我们都有一个共同的感觉,就是平时我们可能会排斥,这个看了我不舒服,不喜欢就不要试。但那个时候我们有一个新的角度,既然兄弟提到了,那不妨试一试。
       
       两个层面的原因:一个是在幻相中我们没有那么多时间专门再去购物,那么那天有这么难得的机会现场去试一下衣服,比我们在网上看嘴巴讲更具体形象,好去把握那个品质,所以这个时候可以试。第二点,在灵性修持上既然有这么一个幻相因缘出现的时候,我们就应该敞开心扉去感受一下,借用下这个形式去体会这个形式带给我们的感受。这一点我有体会老师在提到九华在对待情感的这个态度的时候(老师有两次在公开场合也说九华你找女朋友啊,我给你介绍啊。我最开始第一反应就是有点回缩,我觉得这个形式到目前为止我不是太强烈的感觉需要它。但老师说借这个玩笑,实质上是一个小考题让你去观心,看你心里面对这个形式还有什么样的没有理性的恐惧模糊的地方。)那对于这个衣服同样也是,我排斥一个形式的时候,我排斥的到底是什么呢?那背后也同样的借排斥这个形式,把老师可能帮我们观察得更精微、更全面、更超前的一些提醒和支持给排斥在门外了。就像我刚才说的皮鞋一样的如果我坚持不试,我就是不喜欢,那么后来可能也就没有这么一次称心如意的购物,也没有这么一次做到跟随之后发现我还有一个新的面向,我还有一个新的表达。就我在形式上还有一个可以进可以出一种自如的状态,这是后面的收获。
       
       所以我刚才讲的三点:一个是进不进去买;一个是兄弟买的时候我们怎么回应怎么体现;一个是兄弟跟你说的时候你试不试。这三个点我觉得后面有一个内涵和形式上的问题,就是臣服、跟随这件事情在内涵和形式上的一个体现。内涵我们都知道臣服和跟随是为了更好的去化解自我,体验到自我消融,本性的爱流动起来的一个感受。那么在形式上就是一个让我们相处的时候做到放松、放空,能够去彼此了解、彼此交流、然后去彼此体会相互的那份神圣意愿圆满本性,才能够做到真正的宽恕。我想这也是刚才老师为什么让何羽先不要离开,借当下呈现出来这个话题把它给说透看透,然后能够当下发愿,就这一个课题我当下做选择。刚才老师也提到包括体察自己和兄弟在幻相中的需求以及各个层次的爱的表达来回应。

       刚才何羽就昨天纳新老师请她发布肯尼斯这篇文章的英文版到国外网站这件事情的反应(这个事情我具体的并不知道),但这方面我是有一点点体验的。我曾经对在前一个灵性团体当中,我的师兄也会反复地以他的认识和标准来要求我做一些事情,包括一些生活小事,他是很平和地坚持,我那时候经常会冒起愤怒来。因为那种无明的傲慢和人的这种隔绝感(在家里面是以我为中心),到工作场合、到大学,我都不太会照顾人。今天九华有这样的同理,很多时候也愿意任劳任怨去做一些团队的事情,包括体察兄弟和老师,很多地方觉得是我在5年跟随佛教团体朝圣修行当中的一个心智磨练,有很大一部分来自于我这位师兄的一个示现。他就是很坚持最开始他的这个标准,而且他的这个标准是他多年跟随这个老师验证之后可行的,看得比我远。我那时候抗拒完了之后其实对彼此没有任何好处。这个是从灵性修持这个角度来讲的。
       
       从世间这个层面来讲,确实像何羽和曹鸽到工作室目前更重要的是走学徒阶段,就是尽可能放空自己的判断和喜好,去体察比自己在安身立命方面更领先的兄弟的一些做法。这更多的是一种吸收和做,做完之后再反馈有哪些需要改进的地方。这个态度真的是一个让我们初入职场的兄弟尽快的成长非常重要的。我觉得我在前面的灵性成长的团体在一年过后有一个飞速的融入,我花了一年来融入也是因为我把握到那个心态了。我愿意真正的去听老师和师兄他们的每一句话,哪怕以前我会嘲笑的话,我会觉得不起眼的话,有些还没我的观察那么深刻,但是我在这样臣服和跟随的心态下我静默了。我收获的是和他们之间没有隔阂感的交流,并不是一件事情的高低对错,但反过来也要把一件事情做的更好。
       
       所以在那天购物的时候何羽、曹鸽两位兄弟感觉到疲惫,其实很大的原因(按照我之前的体会)就是一种隔阂感。因为隔阂感的原因我们更容易疲惫,因为隔阂感我们更加认同兄弟和我是这具身体而更容易疲惫。我也体验过当初在佛教灵性团体,我的师傅和俄罗斯的师兄他们用英语在讲一些团队要做的事情。那个时候我对要做的事情的背景啊人啊都不懂,没有经验,我听5分钟我就累了,因为跟我没有关系。然后也心里有些怨尤,怎么你们要花那么长时间去讲这些并不让我能够参与的事情。后来慢慢体会到系统有一个排序。这一事情厘清了之后更有益于我们整个团队流畅的运行,团队的运行更能够帮助我们成长。
       
       而且老师和兄弟在教这个事情的时候呈现给我的是一个学习机会,我到其他地方也许还没有这么一个近距离地去看老师怎么带徒弟的一个机会。我见证了也是我学习的一个资源。所以像何羽和曹鸽两位兄弟在工作室,我们也即将迎来我们来年更高效更有节奏的扩展、工作,一方面我们也联合海潮兄弟,他有很丰富的世间带领团队的经验。我们会把岗位职责、岗位描述这些流程化的东西尽快的整理出来,让两位兄弟可以把握去成长。一方面也真的很建议(何羽和曹鸽)两位兄弟先把自己的判断先放下,先去领受兄弟和老师们比自己领先的这些层次和经验,包括随顺,确实是逆着我们在家里面以自己为中心,这么多年的成长而行的。这个随顺就算不在J讯团队里面工作成长,换了一个别的工作环境,同样也是一个职场新人,要发展要成长的一个人。他需要更快融入环境他需要的一种心态。
       
       否则我们也可以选择一个自由职业,但是那份隔阂感始终在,那份傲慢、那份我们设立在本性面前的屏障始终在。所以这个时候我们谈臣服首先受益的真的是我们自己对爱的体验。但是每一次对兄弟和老师提出的要求我们有判断有抗拒,我们可以提出一个良性的途径把它释放出来。毕竟在成长中我们没有经历过团队的协作,也没有经历过像这样高密度的要去体察兄弟、关心兄弟、要去服务。如果我(九华)没有那5年在灵性团队当中师傅的打磨,我也不可能这么快到现在这种比较能够平稳地去体察兄弟和老师,去服务的一个状态。但是我真的对这样一种心境深深受益了。
       
       所以我对何羽、曹鸽也讲到,其实我在这四天的休假和团队共修当中做的比你们多得多。有时候2点钟回到旅馆还要去定第二天团购的餐,但是我的状态比你们好,为什么,觉得有两点当时跟你们分享了。
       
       第一个就是那份感恩真的都出来了。那份感恩是珍惜这份同心回家的缘份,这些感恩不是凭空讲的,愿也不是凭空发的。是因为真实地收到了这份跟随和我们能够在一起生活一起共修的益处,因为收到这份益处才能认出这份同心的价值。所以这种珍惜感恩,跟认出这个体验的收获,它是一个因果链条,缺了任何一环都不真实。而认出收获最关键的是(不知道从什么时间开始),我愿意在老师面前坦露我的恐惧,乃至最近我越来越认识到能够当下觉知,去主动呼求向老师和兄弟坦露恐惧的益处。这点我做的其实还不够,但是我愿意去持续地做。(再次提出)我也想这也是为什么老师刚才会接二连三地向何羽发问,我觉得是捏到何羽的一个需要突破的地方,就是一种封闭、不敞开,把问题模糊化。也是把真正的何羽兄弟我们大家共同的神圣意愿激发出来,乃至于与这份神圣意愿相匹配的行动力激发出来。因为这样的发愿、行动、释放隔阂,不管以后我们在哪里,对我们的平安喜乐、对整个世界的平安喜乐都是非常重要的。这是一个。
       
       第二点就是,有时候还会想我为什么要待在J讯团队,我为什么要接受老师和J兄的联合带领,为什么要把纳新老师这份支持陪伴看成做一个很重要的助缘。我仍然时不时再去想这个问题,当然不是一次能够全面。我觉得我不能随着一个发愿之后的惯性来过每天的生活,这份愿心实际上是我放下一切前提预设,从放空之后从本性当中自然的流露出来的。我觉得那时候这份愿心才纯净,才真实,才能让我的眼光能够跟老师去对视。因为那时候我感觉到我的愿跟老师的愿是同一个维度出来的,我并不因为想要不要、在不在团队是不是在打退堂鼓。但对我来说我能够去跳脱自我,慢慢赋予这个团队一些诠释,不是要去压抑自己的某些想法去迎合老师或团队的一些动力。
       
       那时候再次放空,就想我们为什么结合在一起,我们结合在一起要应该有什么样的敞开和呈现才,能够对得起我自己和大家和老师的这份神圣意愿。这个也是在前5年在灵性团体的一个收获。因为当时是这位日本的老师,他会不断的把我们推到一个进行根本选择的状态,就是你们要不要跟着我去修行,你们现在可以离开,你们也也可以找更好的老师,而你们现在半心半意地跟我在一起不是我需要的。我要的是你全心全意的。如果你半心半意你可以不来,我也可以不再来中国。就很多次这样的体验,让我形成一个习惯性的思维,过段时间就会反思我为什么跟大家同行。我觉得一个感恩,一个再次发愿,让我相对的在团队里面愿意有一个持续性的理解、跟随、服务的一个状态,这个状态目前也推动我更进一步地疗愈自己的课题,跟父母之间的一个课题。
       
       老师也提到了也转达给何羽、曹鸽两位兄弟,疗愈父母这个课题真的不容忽视。现在既然团队提出来去要去融合家人、相互拜访这个计划,充分说明了父母疗愈这个主题的重要性。因为跟父母的关系疗愈好了,跟老师、跟权威、跟领导,跟那个互动才顺畅啊。而那时候老师所讲的话,他的发心我们才能够更收到、更领会、更受用,我们才能够很平安的充满活力的生机勃勃的在核心团队当中继续共处下去。就反过来讲我们现在可能有时候不同程度都有隔阂,跟老师之间跟带领者之间。
       
       现在还有隔阂的时候,我们能收到对老师发心的了解可能有时候小于5%。这个时候我们已经能够收到那么多让我们感动的地方,愿意更加的去亲近。那么我们设想一下当我们在父母疗愈课题上有一个更大突破的时候,那我们再回过头来看老师看领导看团队领先的兄弟,那时候的亲和力、情切感和认出又会有多么的丰富。觉得这些宝贵的经验,老师在传达也在通过兄弟传递给何羽和曹鸽两位兄弟。我们也会一起来相互提醒,把这些资源用足,这样也真正配得上我们的圆满本性,呈现的这份高浓度的神圣意愿。
       
       刚才老师也讲到韩光和海潮是个好例子,他们两位与父母的关系顺畅,所以呈现出来跟老师的亲和力,讲话能收到。而且很多地方不用说重话,身体力行,而且可能有时候不用重复的提醒。像海潮就会把一个团队的流程整理出来,像韩光也会在一年当中有这么大的一个跨越式的突破。所以他们几位的宽恕也进行的比较顺畅,跟老师的交流彼此都感觉到舒畅。我也想就是在今年春节的时候老师又再一次提出来跟父母课题的疗愈,这含义是很深的,真的是需要我们去好好领会后面的精神,然后去体会这一步做好之后那种畅快是在等着我们的。我就先反馈这几点。
       
       
    依强:刚才听九华讲很感动,我也很知道九华内心里的那种很美善的前世今生经历的一种积淀。一个是自己的原因,一个是听他的分享(很多也是第一次听到),听完之后也很能够去收到,很有收获。其实九华讲的一番话也是对所有人讲的(九华在旁边说:也包含对他自己讲的),我就具体地回应一下吧。

       曹鸽在最开始讲到和团队兄弟老师一起去逛街不知道怎么去相处,然后是来到工作室之后还没有安定感,没有安心。我觉得这刚好反映出一种当变换一个陌生环境的时候新的一种信任状态,是一个很好的反映,反映到我们心灵训练目前的一种状态,和外境以及外境对我影响的程度。这部分我也是深有体会。原来的话我也是很恐惧啊,去人多的地方去逛街啊去怎么样啊,随着疗愈和宽恕再次去的时候内心感受到一种对比。可以把这个作为自己一种可以去宽恕去疗愈的部分,也是刚好去检验自己成果的一个点。
       
       还有讲到对鞋子对衣服一个风格的判断。这个判断也是我们去觉察一下是跟随自我的还是跟随圣灵的一个判断。判断哪个是适合自己的,哪些是自己不喜欢的,这个本身没有问题。但判断的目的,原来更多的是一个固化,是一种维持自我形象的一个看法,就会拒绝和排斥甚至尝试其它的衣服。但是我们的目的是为了去扩展,然后为了更全然地去呈现出自己内心美善的部分的时候,还是会去选择什么样的衣服、什么样的鞋子,哪些鞋子衣服是不适合的,那这个判断完全就没有问题。你内心里面会有一种清明在,很适合你的衣服就会抓你的眼球会很有感觉,这个地方会有个差别,更多的还是去注重内涵。
       
       曹鸽也会提到有没有主见这个部分。我也去了解到晓捷老师在世间层面对衣服有很多的经验,她自身对很多人着装的观察上面,还有自身着装上面,还有对兄弟的了解方面,我了解到的是一种很深厚的经验。所以在买衣服的过程中需要信任这种经验。这个过程中老师也会去询问你自己对这件衣服的看法,并没有强迫的层面在。从这点来讲是一个很舒服的过程,不需要自己再去纠结哪些是适合自己哪些是不适合自己的。也是一个跟随圣灵的过程,圣灵更多的是通过老师的一种经验的带领来呈现,反而会有一种安心在。在工作方面也是这样的,就是在团队的兄弟和老师在一起的时候,当兄弟在分享自己经验的时候,我们越了解兄弟的这一部分经验,越欣赏他长处的部分,当他们在讲话的时候自然就能够去放空,自我的想法也不会产生太多。
       
       曹鸽的觉察是挺好的,就是在逛街的时候能够感觉到第二天没有参与的话会感觉有一种排斥的感觉,自我不是排斥了大家,就是大家排斥了自己。这部分觉察我觉得是非常好的。
       
       对何羽的部分就是,何羽讲的我也有很多体验。因为自己最开始的时候与自我紧密地粘在一起,对老师有很多抗拒,有很多不理解的地方。就是很多讲的话下面有很多体验并没有讲,通过很简单的话讲出来。其实我觉得是可以更敞开地去把自己结论下面的一些体验、一些感受还可以更多地讲出来,通过这种方式让我们去敞开。其实就说,以前我讲话也是会讲自己的结论啊很简短的去表达,背后也是有很多的这种体验和感受,也就是没有去敞开,这样的话这个疗愈的效果还有整个的沟通的效果都会不是太有效率吧。我是觉得可以更好的去敞开,因为这部分敞开也就是代表着自己真正愿意去把对跟随自我的部分去交托到圣灵的手中去疗愈。
       
       然后就是何羽觉察到有自我的想法不愿意去脱钩的地方。这中间的地方不愿意去脱钩就少了一个部分,少了一个体验,就是体验到和自我在一起的时候那种痛苦。对,这部分有时候可能会经常会感受到有很大的痛苦,或者是内心里面有很多的苦痛。但是还不愿意和自我脱钩的时候就说明还是有种隔阂在,就是自我的话它一边它告诉你你很苦痛,一个方面它给了你一个防卫措施一样去麻木你这个部分。我就想到心理学中有个朋友讲到,他说有个人整天喊着要去死,整天喊着就痛苦得要去死。有一天他陪着这个朋友走在河边的时候,是个冬天,他一把把他推到河里边去。然后这个人挣扎地上来,到最后再也不说要去死的事情了。因为他真正地体会到了那种苦的痛的体验之后,他才能够真正地去做出这个决定。我是觉得在这一方面可以更好地去觉察一下,就是把自我给你的一个麻木的一个方面去彻底真正深入那个苦,去体会它。
       
       但是这一点就会表现在当老师问你的时候看到了自我,还看到了自己不想与自我脱勾的地方,接下来该怎么办。何羽的表情就开始笑了,然后出来四个字:标准答案。这就反映到就是说自我也是让我们学奇迹课程的过程中它变成一种理论一种口号。老师包括J兄说了很多经典的话,我们在重复的时候需要去觉察,你重复这句话的时候,你心里面是不是有经验在,还只是说在口头上作为一个口号,作为一种自己讲话的时候那种力量感有没有出来。我觉得这一部分就需要好好地去看一下。因为“标准答案”这四个字就反映出来了很多我们这种学生状态,做题一样去填写每个答案,但并没有真正地进入自己心里边去。我们要的不是一个标准答案,我们要的是你内心的那种很真实的一个体验,内心很真实的一个想法。包涵着两个部分:跟随圣灵的你的喜悦平安的一种的体验和想法,也包涵着跟随自我痛苦的、攻击的、愤怒的体验和想法。这两个部分都能够更敞开的去呈现。
       
       然后(想对何羽讲的一点)就是说,虽然何羽内心里面有很多的部分并没有去讲,但是我相信你,包括老师包括团队兄弟都能够真正地能够理解到你内心的想法。因为当老师和团队的兄弟也和你有些经历过这种些类似的经验,并且穿越了之后,有很多部分你并没有讲,其实我们也知道你内心里面在发生什么,是真的能够感受到这个部分。感受到之后,我们的考虑就是怎样更稳妥地以对你来讲、对团队来讲、对整体来讲更有意义的方式去传达去带领,我们更多的考虑都在这个层面上。然后在形式上面当然就会去呈现出来,有的讨论就不会让她们去参加,有时不是老师讲,是团队的兄弟来讲。所有的部分就是在于这样的一种考虑,因为我们真的就是能够了解到你的体验,包含跟随自我的体验,一种恐惧。当然还有一些宽恕的美好的体验,因为真的能够去了解到。
       
       从这点上我也是想到J兄包括晓捷老师她一种教学的方法,因为祂真的能够理解到、了解到我们心里面的想法和感受。因为J兄走过全程,然后祂对我们所走的每一步路都是非常清晰和了解,祂就会带着一种爱的状态来把这种了解传递给我们,让我们去做出一种选择。我想这整个过程就是一个向J兄、向老师去学习的一个过程。我大概想讲的就这么多吧。
       

    九华:谢谢依强,很有启发。

       
    韩光:刚才九华兄弟和依强兄弟都讲得特别好,一些我心里边想到的都讲得都特别透。然后其实我总觉得自己想的还是不够那么全面,也需要学习。但是自己有一些(感受)也来跟大家分享一下,就是带着一个共同的目的。我从刚才曹鸽和何羽讲到的,首先还是提醒自己是看到共同的圆满本性,一切都没有问题,不管怎样。然后在这里面我们来共同的看清自我,心灵中的这个自我的表现也是为了我们最快地觉知到幸福。

       曹鸽讲到老师帮我们挑衣服的时候有一个判断,觉得为什么不是我们自己挑而老师挑。这样的话从自我的眼光来看,就会有根据以往的经验的一个自我的判断,这是我觉察到的。从圣灵的眼光来看的话就会觉察到老师是有领先的,老师也是会谦虚,有对老师的经验等等的理解还有信任,就能觉察到是会有跟随圣灵和跟随自我不同的这样两点。然后还有刚才所讲到的是,(曹鸽讲的)当感觉到不融合的时候,如果跟随自我的话会让我们觉得自己和其他人是分开的是个体的存在,是自我的分裂,分裂感来看。把自己和兄弟们看成是分开的,自己是一具身体,这样的话又会增加隔阂,到后面会觉得是更强的自我感。但是跟随圣灵的话,就会感到在心灵内的一切都是与自己相关的,而且在这个机缘下与兄弟通过这样形式的合一,还有对老师心灵中领先的这个部分的学习。
       
       另外神圣意愿的部分,感到曹鸽、何羽这么年轻刚毕业(甚至曹鸽还更年轻)就有这么大的勇气来工作室,目的就是为了化解自我,看到这方面强大的神圣意愿。同时曹鸽现在讲到不知道如何处理、不知道如何应对关系等等,这个里面也有爱的呼求。这个方面我包括九华兄、依强兄、晓捷老师、纳新老师很有同理的地方,就是看到了幻相中有这样的差距。两位兄弟其实都是刚毕业,没有社会经验没有工作经验来到这里。相对来说九华兄有好几年的灵性团体里面成长的经验经历,像依强兄也有很多疗愈方面的经验和体验,还有我自己也有在幻相生活、工作有6年的经验。相对来说也是从刚毕业的时候对什么都很生疏(包括关系等等),(这么长时间的磨练)达到一个相对来说更融合更成熟一些的状态。
       
       所以感觉到曹鸽何羽在这个过程中需要更大地开足马力,对于我们这些年来说要更加浓缩地去学习。在这个环境中为了更快地去成长,真的是要放下判断、放空自己去努力地理解老师,向老师学习向兄弟学习,这样才能最快速地成长进步。老师刚才对于何羽提出的要求就是半年之内的期限,更多的一方面是如实如是,因为我们现在团队都进展的很快,需要尽快都同步地跟上,达到同心一体。
       
       另一方面对于我们自己需要进步的时候最好最及时的提醒,对我们也是最有益的,我们需要有这个意识需要去加速跟上、学习和进步。我想曹鸽何羽有很强大的神圣意愿,再加上依强兄讲的很清晰地去看清还有抗拒的地方;去暴露自我,暴露原来不愿意面对和疗愈的地方;更加地放空听进老师的建议、提醒、教导;去更加地放空去学习领受(有这个意愿再加上实际的行动肯定是没有问题的)。只要是和圣灵一同去做,而且这是回归本性的努力必定能成功。所以还是在于我们真实的意愿吧。就讲那么多。
       

    林斌:我讲一下我自己吧,就简要说一下,就是这次到工作坊和老师这几天的接触,受益很多。也看到了自己和原来工作坊中依强、韩光还有九华之间的差距。(笑)我的状态还是浮在半空中,还没有真正地沉下来。一个是在这里能感觉到自我能够放空、能够真正地降服住、能够很精微地觉察到,这方面的功力我是差了很多的。这就成了一个需要进一步地深化宽恕和疗愈的一个过程。我能够感觉到兄弟们在一个全然的状态下心灵的觉察力,没有自我包裹的时候能够全方位地觉察到整个系统,每一个兄弟在大课在工作坊期间的状态,能够很细微地体察到兄弟当时的状况,同理兄弟的状态。这方面我要是在很嗨的状态或在自我的状态下,这层就会忽略掉或者根本感受不到。这是我要通过真正地沉下心来好好地向老师和兄弟们学习,进一步跟上大家的步伐,把这个机会把握住。而且这次老师也提到全职工作本身只是幻相中的一个形式,也是通过这个来进行宽恕和疗愈的。我虽然前期也在做这部分工作,与家人的交流互动,那现在过年也准备去面对我婆婆等等。这一系列都需要真正地把我们学到的奇迹课程的理论、精神运用在自己生活工作的方方面面。真不在于我们从形式上跳脱某一个情境,而在与要把整个情境内化为我们内心的一种和谐平安,在任何地方都没有阻抗没有隔阂,这才是我们需要达到的状态吧。所以说是不是全职工作它真的就只是幻相中的一个形式,来帮助我们宽恕和化解的。我就先讲这么多。


    纳新老师:其实那天看到曹鸽、何羽没怎么融入,后来第二天也没怎么参加(替她们考虑然后让她们去看电影)。第三天还是有点遗憾,觉得好像她们参加会更好或对她们更有帮助。但是当时还没有厘清,借今天这个机会也更加观照了一下,真的是很好玩也很有趣。当时曹鸽、何羽的想法我可能也有,哎呀,我们这么珍贵的核心团队的时光,难得去休假去跑到奥特莱斯去买衣服,这个时间真的是用的太不合理。这个难道真的是跟随圣灵吗?奥特莱斯虽然是高档品牌但是它是打折,有相对贵的,大部分还是相对便宜,有些甚至还是特价,晓捷老师跟我也会去(像这样打折的地方)看衣服。当时的想法我内心可能也有,包括晓捷老师内心可能也有知道时间很珍贵啊(晓捷老师说:没有,没有哈哈哈,确实没有)(笑)。怎么样去把那个时间用在真正的宽恕上,用在不耽搁一分一秒的回家上。这是我自己的体会也是今天的观照,真的是个很好的机会。因为最重要的并不是做什么、在哪里,而是我们看待所有问题的眼光。这个我相信是(跟随奇迹课程时间长的)韩光、依强,也是包括曹鸽、何羽都有的那个认识。

       其实我说后面为什么觉得,在那个场上就有觉得可惜。这是非常难得的很好的一个宽恕跟学习成长的机会。而且晓捷老师作为我们团队的带领人,她是对服装对穿什么花了蛮多心思的,这是她的爱好,就像催眠跟排列一样,这是她个性化的一部分。那么我们不谈这个个性化的部分,就怎么用宽恕、怎么用灵性的眼光去看买衣服这件事情。
       
       买衣服事件你看上去好像是买一件衣服,穿着合体,这是原始人的思维方式。其实现代人或者灵性修持的人,他更多地是借这个方式来体现自己内在的细致,内在的眼光,跟整个世界的交流的一个方式。那么通过兄弟去买衣服,去试衣服,哪怕不是你亲自去试,而且兄弟也不一定要买,但是通过这个机会看到了我们身上各种自己内在品质。我记得很清楚,有的衣服九华穿了不好看,但是韩光穿了真的是完全不一样。很有趣的,很难说这件衣服好了跟坏了,但是就是有这个差别在那里。我那时感到的是说你们这两位小兄弟,两位女孩子你们其实也是渴望得到一个大家融入的温暖,甚至对将来的异性伴侣这些方面的了解融入。其实这三位兄弟也是异性的,这个也是当时的一部分。
       
       另外一部分是,整个团队中的你们将来要共同相处融合一体这样的兄弟,他们有些气质你真的是不知道。通过一件件衣服试,这些创造,你会看到他们身上的闪光点或者有待发掘的潜质,或者是我们完美的本性。服装设计师他们就是把对我们内心本性的美、庄严、丰富性、伟大,通过他们的理解用实用的方式呈现出来。我们的兄弟免费,也不用你费力让我们有了解的机会,然后通过不同人的眼光、点评(可能林斌看了觉得这个好,晓捷老师看了也好,纳新老师觉得也不错),那么说明大家有个共性,就会对每位兄弟有个综合性的了解。其实试衣服是一个非常亲密的非常深刻的,表面上可能觉得跟灵性没有什么关系,其实是相当灵性的一个事情,很亲密。我知道何羽也希望能够得到真正的亲密,也希望得到认同理解交融。
       
       但是说实话我是有点遗憾的,就是你们两个将来也会去找男朋友啊,或者不找男朋友也要跟异性接触啊,最重要的是跟团队融合的机会,就是说没有这个信任在那里。什么事情如果都是在读课程、讲解课程那么我们在这干嘛啊,就网上通传就可以了。我们就是要把这种宽恕的眼光带到生活的方方面面并且活现出来。
       
       那天其实我并没有全部时间放在跟他们看衣服,我也比较累(开车可能也有些宽恕课题)。但是我很多机会就放在那个扫描一下他们设计的很多高端大气上档次的衣服,他们的设计,其实都是一回事。我们写文章,设计什么东西,也布置办公室,其实合一的理念都一样,无中生有看看自我的各种变化,怎么样去创造出各种结构出来。在不同之中又回到合一,引领人家体认出我们善良美好的本性。衣服他不会乱设计的,所有的设计都有一种导向,有时候我们并不一定就能够看到门道,很多时候看热闹。但是你有这个回归一体大家共同融入,愿意在生活方方面面去扩展,愿意臣服。
       
       特别是现在晓捷老师在奇迹课程理论跟对我们生活的指引方面大家觉得她的确是连接了J兄,而且我们愿意臣服,那你为什么不愿意也在怎么样去看到哪些是适合兄弟的表现形式这样一个服装的方面也可以信任。她说韩光你穿这个衣服可能对你更好,你为什么就没有这个信任。穿这个衣服可能就会把你的内在的很多想发展的东西触发起来,有时候别人看你的眼光也会跟你产生互动,把你的美善触发起来。所以说这个宽恕不是一件有牺牲感的事情,也每次借这个(逛商场这件事情)看到“道”无处不在,而且很多服装设计也都是所谓的智慧人制。(时尚,潮流,能让自我有一个惊喜)他们对这个我们人性什么是对创造性有一个认识的大师的作品,这些方面都是一个机会。(晓捷老师:也有跟随圣灵的灵感,表达神圣意愿的那个美善的能力和经验)。
       
       还有一点就是说你愿不愿意把这种对真理道路生命的臣服、对老师的臣服更多地在所有的方面愿意看门道(很多时候看门道,很多时候不一定看得到门道),但是这时候如果先人、长辈、父母、老师(因为他们经历过,他们不会骗你)以他们的生活经历来告诉我们那些可以去尝试的经验,我们这时候不一定懂,但是你愿意去学这也是很重要的。觉得何羽这方面有些抗拒,也不是责怪你,你可能的确实对长辈、父母(猜想)对他们这些抗拒,你内在会有一些不愿意,还是相信我对的,因为有个判断在前面。
       
       很多时候大人、有经验的师长、兄长他们是愿意带领的(省略139:20-139:50分),我们也不一定就是要非常明白,就要今天讲到这么深的奇迹之道回归之道相通的角度。但是你有这个信任,你愿意融入这个团队,这个团队的核心就是这份一体性相通性,愿意跟随J兄,核心团队的目的就是这个。只要臣服地去跟随去做,有了甜头又会增加信心,这就是一个良性循环。
       
       我知道何羽一开始来的时候有些挑战,但是后来有个过程你相信了兄弟们和老师对你的指引。有一个自己改变的过程,后来就尝到了甜头,有一个非常好的呈现一个结果。现在又有一个过程也很正常,但这个过程就还是要信任,愿意放下我以前知道的认为是正确的评判,愿意去实际地去敞开,信任,跟随。这样的话没有什么大问题,再大的问题你有愿心都是可以化解的。这个服装对普通人来说是最大的益处,人靠衣装佛靠金装(晓捷老师:很有深意),这个问题我们以后专题讨论(晓捷老师:这是纳新老师的长项。)(笑)这不是我的长项。但是一谈起来就会谈,因为艺术都是相通的嘛,这个以后我们再谈。
       
       今天的焦点就是放在我们团队怎么样在新的一年中更加地凝聚,更加地带领新进的兄弟大家一起。(省略【142:34-143:00】)今天对我来说我也是一个很好的反思学习的机会。大家有这样的话题,重要的也并不是你们都一定要去,不整体行动就不对,不是这个。主要是一个心态,心里是连在一起的,大家的喜悦大家的分享是在连一起,大家的困难、矛盾、恐惧都连在一起。(省略【143:55-144:59】)就像奇迹课程说的,你愿意自己是对的,还是愿意自己是幸福的。要对的理由千千万万,但是只要你有幸福的愿心,愿意敞开,很多事情没有穿越不了的困难。这件事情可能跟父母关系,本身的原生家庭的功课需要处理。并不是要去外在地原谅自己的父母,不是要这样,你要处理自己的心结,这个心结是在你自己心里,苦是苦你自己。你有一个东西没有穿越的话,个人的亲密程度就会有差异。而且跟如果自己父亲母亲的关系没有处理的话肯定是很大的一种差异,为了自己的幸福。
       
       
    晓捷老师:兄弟们啊,我今天好享受,就觉得神灵在通过这么多兄弟发言,包括在通过何羽、曹鸽发言。首先是我们如何在每一位兄弟有声和无声的发言中去听到那个圆满本性、那个神圣意愿那个爱的呼求,这是最重要的。这个真的就如同J兄所说应该是占到99.5%,然后呢我们再把那个0.5%拿来看清自我。这个讲的其实是用力,祂不见得是讲的是花的时间。
       
       今天呢大家已经把这个过程讲得非常的到位、非常的完整,我也非常的受益,非常的感谢各位基督。真的是感谢,每一位在场的不在场的,真的感谢每一位。我记得我在大课中应该跟何羽讲过一句话吧,就是:你是圆满本性,你是基督,你是完美的。现在老师还是要跟你这么讲,表象的话真的就是表象,它没有办法障碍那个光芒,没有办法去掩盖你的圆满本性。就是自我现在是有一个剧烈的跟圣灵的争夺战,自我要把你圣子身份的一部分做为它的奴隶,继续奴役你、继续囚禁你、继续让你去隔阂,那么呢这个状态包括你这个抗拒。我们不要从表象上去判断好坏,而是看到每一步怎么样积累愿心去跟随圣灵化解自我。我也很高兴看到你(这是看到你第三次流泪吧,第二次是依强今天在分享的时候,第一次忘了,但是之前至少还有一次)很高兴你在大课中没有流泪,但是你在兄弟分享的时候,你在老师跟兄弟们共同的还有你自己的神圣意愿相会的时候流泪了,这是很好的事情。
       
       就感觉到那个隔阂、障碍的打通。那么同时你要坐稳,第二次震荡来了,呵呵。何羽呢之前有一次震荡,大家可能还了解的不是那么多,不在工作室的兄弟。就是在也是这种抗拒和傲慢吧,其实是内在的卑微和弱小感,在外在是这样一部分,那么内在肯定是相反的,也是求助。那么当时就是跟何羽讲就是三个月的试用期,那你其实要留意这个态度不能够持续,否则的话我们也是有这个世间法的规则,这个世间法的规则也是对你有益的。那么我要跟你讲说,从时间上来讲现在已经有半年了,这么高浓度的一个J兄和老师的带领,这么多的先进的兄弟们的带领陪伴,你也要去观照在时空范围里这个当下你有多少收到这份收获。我们随时都要问自己,我为什么来,来的话对我的收获和影响是怎样的,那对团队对老师对兄弟的是怎样的。好的那方面是仅仅可能(像你像曹鸽)目前收到5%,真的我不夸张,你们现在收到的也就5%算多了,这是从幻相里来讲。但是已经有了很多包括来工作室之前跟之后,已经有很多人生的变化,定位的清晰,更加的勇敢,自己跟神圣意愿的结合。那么呢想象你要是能够到50%到90%该是怎样的人生状态。
       
       你们刚才两个人应该都有感觉,你们刚才所描述的这两个人的经验跟其他四位兄弟描述的经验是两个世界的经验,两个层次的,平安喜悦的敞开信任的一个经验;以及跟一个隔阂的,自我排斥的,傲慢的,排斥兄弟的这么一种经验的鲜明对比。其实就是一个相对的真实世界和相对的虚幻世界的对比。所以J兄说,真实世界不在遥远的他方,不在时间的终点,而是在于你跟随圣灵的时候,在于全然跟随圣灵的时候。这个差距我们随时都会做,这个对比随时会做。包括领先的兄弟也有跟随自我的时候,他们刚才有坦诚的分享。所以这一面即便是你们拿出了1%的5%的信任敞开和跟随,你们已经有这么多的变化,也是因为你们内在的强大,圆满本性和神圣意愿你们跟任何人没有不同的那个强大,这是好消息。要正视的问题是,何羽现在很诚实地说我跟随自我,诚实地说我现在很多没有跟自我脱钩的地方。但是后面是笑,是不回应,是抗拒。诚实地跟随自我也是跟随自我。意识到自己跟随自我并且愿意在追问下坦诚表达,这已经是比一般人强得不知道多少倍了,在整个人群里是遥遥领先的,在核心团队是远远落后的,还有这么一个定位在。在核心团队的话这个情况不能够再长的,我讲的半年你没有去好好地听,现在希望你好好地听。这半年是你必须做父母宽恕课题;必须跟父亲有交流;而且必须把自己需要疗愈的地方逐步地列出来,踏踏实实地去疗愈;必须对老师和兄弟尊重;在团队内部和公开场合都不能缄默不语,或者说顶撞,或者是不交流。必须全部把这些要做到,你才能有收获帮助,团队也能够从你受益地这么去往前走。否则的话你来这里反而会产生一个更大的不够好,更大的隔阂感。领先的兄弟们心胸是敞开的是信任的是跟随的,进步就更快。而你呢相对落后其实很多,包括在世间在工作在家庭在情感在灵修跟这些的结合上,本身已经落后这么多了。落后一方面是劣势,一方面是优势(优势的话我待会再谈)。
       劣势是如果在落后的时候去跟随自我,这个落差会进一步的拉大,自我就有更多的空间,更来诠释你是要排斥大家的,因为它要傲慢,它要独自存在,它要分裂你和其他人。所以它就会让你去排斥大家更加隔阂,同时对你内在又产生不够好、卑微弱小感。所以你就会表现在外在傲慢内在卑微,就更加的分裂,跟团队和老师兄弟的隔阂甚至是冲突就会更大这一点完全是走过来的经验之谈。现在是你必须学习,认真改进的时候了。
       
       我给你两个指标,一个是半年之内把这些做到;第二是发生这样的情况,那天我们在温泉室里面这么去问你,你说的是,我知道团队有标准,后面那个跟随自我的(那个没有说出来的)话:但是我不要去符合这个标准,我不准备动。这种情况指标是三次。半年之内达成这些目标,同时这样的行为我们的容忍度是三次,这是明确的指标。还有一点我刚才有个灵感,就是四位兄弟在拜访你们家的时候,有可能要跟你妈妈建立一个互动的关系。从对你有帮助的角度更多地跟你妈妈交流你的情况,包括通气,包括对你联合来帮助,有这个可能性。他们到时候会根据情况我们再具体商量。

       刚才讲到的是劣势。优势是什么呢,优势是没有习气。就是那个自我还没有来得及把这个习气更多地带到工作家庭里,就是社会人情世故方面,你们这方面还比较空白,那正好是让圣灵进入的好时机,正好是让老师和兄弟帮助带领的好时机。所以你的那个谦虚,你得准备把傲慢抗拒不够臣服打包了。打包绝对不是压抑,而是准备打包去疗愈去宽恕,而不是这样的方式坦露出来,这样的方式没有用。这个方式你从头到尾都是这么诚实可是没有用,原地没动。当然不是这样的,其实你在剥洋葱皮,但在这个表现形式上是没有变化的,所以需要你去慎重的考虑。
       
       可以说遇到奇迹课程是你人生的第一次重大转机,而遇到J讯团队是一个锦上添花的第二次转机,就是把奇迹课程节省数千年光阴的这个更加缩短更加加速。这个的话你也是需要完全咬着牙(老师当时是咬着牙脱着皮过来的),完全了解。你不用脱着皮但是你要咬着牙,现在就是要跟自我分离,你得跟它分离你才有力道去做这件事,而且要看效果。我们现在半年要的是一个效果,全面改观的效果。对父母的态度对老师的态度对领先兄弟的态度,对于工作的态度,关于敞开、疗愈、宽恕、交流、谦虚、学习的全面改观,达到80分。具体的我们再谈,但是大的目标是这样子,嗯,我说完了,有没有什么要回应的。
       
       
    何羽:我觉得这次是老师对我讲话我觉得收到最多的一次。(笑)我可能现在时而清醒时而糊涂,现在是我比较清醒的时候。我觉得老师说的都对,而且,我觉得真正跟随圣灵的话也确实是可以做到的,不是一个很难的目标。我觉得现在挺有感觉的,也是你要真的去看清自我吧。看到是它在让你受苦,嗯,是这样的。我是这样的感觉。

       
    晓捷老师:那接下来的半年给何羽和曹鸽同样的任务,就是争取每天都写宽恕日记,我今天跟随自我的表现和跟随圣灵的表现,一个表现,一个是背后的观念,一个是我相应的感受,反复对比。这就是课程里讲的宽恕。反复对比,这样你就能与自我脱钩,就能够跟随圣灵。好,谢谢何羽,谢谢每一位基督在这儿共同创造的宽恕,不断加深的一个场域。

       今天呢其实,兄弟们我们只是讲了一个环节噢(笑),逛街。我们四天里面只讲了一个环节,还没有来得及讲这两天的紧锣密鼓的交流,那么我想接下来我们看看什么形式吧,可能会以简报的形式(九华会出一个简报),兄弟们会概要地去分享自己的宽恕经验。
       
       今天这一次呱呱是非常深刻的一个变化。大家可能留意到两个变化,一个是兄弟们的发言多了,第二是我的旁白多了,这是有意识的。兄弟们现在大家已经看到了他们的状态,尤其像九华、依强、韩光包括海潮他们的这种跟老师的跟圣灵的这种顺畅、舒畅,包括对自我长时间冷静的脱钩的(渐渐的,不是一开始就这样)这种观照,这种清理化解的功力和在逛街这么一件最生活化的小事情上看起来的表现,我相信这个也是大家非常生动的一个案例吧。这是一个非常值得去进行整理的,我想是不是就你们两位来整理录音。
       
       那么下一次我们要谈一下整个春节期间的宽恕和扩展,还有交流,结合我们今年的目标,结合春节期间的相互拜访融合家人计划,结合各方面的目前的现状和进展,结合这次大课和工作坊带来的这个情况,所以下一次可能是我来主讲。那么让大家在春节期间有一个比较浓缩的、一个可执行的、一个感觉得到的这么一个阶段的宽恕和扩展。因为春节期间在我家里的话我们会待两个星期,可能会不太方便上网,我感受到大家春节期间的这个精神食粮这个团队的支持。很爱大家,而且很爱林斌。今天其实跟林斌也有非常大高剂量和高浓度大份量的那个交流,林斌能够在这么快的时间内我觉得完全是何羽和曹鸽的好榜样,就是说林斌的年龄、林斌的状态能够这么快地收到提醒和指正,去很美的呈现出来,而且准备落实到行动,这一点你们可以好好地跟林斌取经。(省略【163:55-164:30】)
       
       爱你们各位基督,做个宽恕美梦,梦到清醒到上帝之子从来没有离开天堂,一直在天父的爱中。想什么就会体验到什么,兄弟们,我们就有这么强大,因为我们是上帝之子,我们是拥有圣子身份,我们跟J兄同样有天上地下的全能,因为世界太小就在我们心里,何况是幻相中的一具身体的一个感受一个想法。这些其实都是吹灰之间就可以改变的,只要我们完全跟随圣灵信任天父,也信任自己的神圣意愿。好的,就让我们在轻松感和慎重并行中,身体休息同时交托给圣灵,让祂24小时做功吧,爱大家,晚安。

    (胡勤笔录,高岩校对)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友链申请|手机版|小黑屋|新帖|奇迹课程网 ( 沪ICP备06028955号-2   

    GMT+8, 2018-1-18 06:18 , Processed in 0.271596 second(s), 37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