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繁体中文聆听音频

奇迹课程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925|回复: 0

【工作坊实录】2014-03-09 晓捷老师回答高岩有关祈祷和交托的提问

[复制链接] 放大 缩小 原始字体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5-5-7 21:57
  • 签到天数: 355 天

    [LV.8]以坛为家I

    扫一扫,手机访问本帖
    发表于 2015-2-27 18:02:5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亲,你还没有登陆哦,无法享受到更多服务的,马上登陆。如果还没有帐号,请立即注册
    本帖最后由 admin 于 2015-2-27 22:55 编辑

    录音地址: http://www.acim.cn/js/20140309上午-工作坊-高岩提问有关祈祷和交托.MP3
    (编按:这是2014-03-09 上午 的工作坊实录,点击底部链接,聆听现场录音。)

    晓捷老师:就是咱们这个课程中的一些的专题录音啊,可能会发布的。就是说,一个是大家可以下载了以后反复听,确实这个信息量啊这个浓度在这儿,可以反复听。反复听的话,可以越来越领受到更多更深的东西。还有一点就是欢迎大家做笔录。这次的话,都做了这个分段的是吧?(韩光:嗯)接下来一段一段,大家可以来认领,到时候到九华这儿来认领。会上传到一个,我在想,是不是大家看得到的地方,大家可以认领。做过笔录的同学都知道,J兄……林斌在那儿像小鸡啄米一样点头,好可爱(编按:林斌在现场不断点头称是)。做过笔录的同学都知道,就是说做笔录那个学习过程,跟你去现场听时甚至又都不一样。你在那种认真啊要听明白,要记录准确中收到的一个学习和复习的效果,是非常高的。记得到时候我们再去跟九华联系。

       非常推荐包括反复听录音。其实J讯还有很多很多的录音,浓度都跟这个是差不多的,浓度和深度。大家可以到咱们的奇迹社区的论坛去下载,都在那儿。还有就是欢迎做笔录,温故而知新。要是录音都听的话,恐怕大部分人没有时间,但是全然地去听你有感觉的录音,是非常重要的。包括等这个笔录整理完了之后你可以看文字。
    好,接下来看看哪位想分享。

    高岩:我可以分享一下昨天听完课的感觉吗?(晓捷老师:请。)是怎样的。我先分享一下昨天晚上听完课的感觉。因为我一天都在这个心跳当中,昨天晚上讲到我自己最后那个发现,发现我从来没有认可自己是有佛性的,都是以小我在发愿,在向外欲求,那这个原因就是我没有认可自己的圆满本性,实际上就是没有真的认可。以前我会觉得某个人开悟了,那他见到了他的自性。脑子里概念不是说,这个自性是属于我的,也是我所有的。就这个很差。所以会把目光集中在这个人的身体上,觉得他是独特的。是这样的。昨天当发现到这个的时候呢,我当时就感觉心哪,叭的一下就开了,就是有一个结打开了,然后就非常的舒服,非常的安宁。然后昨天晚上呢就睡得特别好。不像前天晚上那样,就是怎么呆着心就不得劲儿,就是那样。感谢老师,感谢诸位弟兄,就是这种讨论给我的碰撞让我有这种发现,解开了这个心结,直接就导致了身体上的感觉。因此一次昨天我最深刻的一个体会就是,实际上,知见是可以作用于身体的,知见不是属于头脑的。而且让我真的理解了那个《告别娑婆》里面的一句话,就是,他在讲到疗愈的时候说,“身体的疾病跟身体无关”。这个话我记住了,但是昨天是有体会的,而且一直到今天早晨都是精神非常饱满,感觉非常好。谢谢、谢谢、谢谢诸位,谢谢。
    下面我有一个问题,就是刚才讲到祈祷。这个祈祷呢是不是要感觉到J兄的回应,真祈祷是不是能够感觉到回应?因为看以前诸位弟兄分享的文章里面有人写到,直接得到J兄的回应,祂说怎么怎么样。我最近看到的那个边缘的那个文章里面也有。我就想问这个问题,祈祷,怎么样才能知道J兄收到了?

    晓捷老师:好,都是很好分享和问题。这是高岩昨天这两点收获都非常重要,我想就是说再给你补充第三点,就是身体真是工具,而且是好使的工具。身体是拿来释放罪疚的工具,身体是用来体验灵性的工具。所以从这点再回看你这些天心脏的这个,“我的”看起来都要生病了的样子,大病疾病的感觉,到“啪”,这个知见改变了,心结打开之后,它是身体突变。当你有了这样的一个,就是其实,境由心生,身体的一切状态是由心灵决定的。
    当你走在了一个真修行的路上(幻相里边),当你把身体用于正确的目的——正确的目的用奇迹的眼光来看,第一就是体会到罪疚释放后的自我的虚幻不实,以及体验到神圣意愿的强大圆满。本性超出身体的范围实际上,但是身体还是可以感知到一部分。这是身体的一方面运用。另一方面的运用就是,身体是拿来跟兄弟神圣会晤的工具,是教与学的工具,是心灵回家的象征。你这样去用身体的话,身体很乖。很乖的意思不是说它不生病,不是说它不会出状况哦,不是这个意思。那个很乖就是,你完全理解身体在发生着什么,心里很平安,感觉到身体越来越用于正确的用途的那种喜悦。这种喜悦跟身体出状况是脱钩的,是不受限制的。这点最近九华有体会。
    九华的话他的这个人格特质是低调,实干,奉献付出。最近的话呢,身体太不给力,虚,说话都虚,呵呵,但是他心里很平安,有种喜悦升起来。原来不做那么多或者做得不到位,我也是圆满的。这就是身体的善用,用对了地方。这是第三点。

    第一是说,别人的自性,别人的佛性,还是我跟所有人共享的一体本性。第二点是,知见直接作用于身体。第三点,更主动的是跟随圣灵,观察和欣赏身体用于正确目的的改变,自己的心态和身体感受的改变这是前边一段的回顾。那时候的话,身体不再是局限的牢笼,不再是牵着你的鼻子走的一个,你不得不去服侍它的这么一个皮囊,而是一个善用的工具,它会变得很自在,很喜乐。同时,对于身体表相的衰老啊,痛苦啊,死亡啊,你自然就愿意不当真。后面这一点是跟前面你分享的第一点是一模一样的。你先得肯定,你已经收到了J兄的指引。

    高岩:我在什么情况下先肯定呢?
    晓捷老师:任何情况下。
    高岩:在我发出去之后就肯定祂收到了?
    晓捷老师:你不需要发你现在就肯定。
    高岩:现在就肯定?

    晓捷老师:就像别人有佛性,你也有佛性一样,别人收到了J兄的指引,怎么可能你收不到J兄的指引?我再继续往下讲你就更理解了。我前面讲过,圣灵的指引,不是说哎呀,一声惊雷,呵呵,往往是无声无息的灵感、安排和推动。J兄的指引也不是说,拿个大喇叭说:嗨,我是J兄,我要发言了!(众笑)当你没有准备好的时候,祂不会用这种形式来吓唬你。我不是说你会被吓唬,那天纳新老师踢了你一脚,你纹丝不动,纹风不动。我是泛泛而谈,就是,J兄和圣灵是一回事,只是名词不同。看后面的名词解析,J兄是以前有过这么一个人,但是祂走过这条路,祂已经与圣灵合一了。所以跟J兄跟圣灵的话,祂无非是一个相对不那么人格化,一个相对看似人格化,但是只是表面上而已,只是名词差异,内涵完全都一样。所以呢J兄跟圣灵的指引是一样的,祂是在你生活中无处无时不在的安排、提醒、推动、灵感。

    高岩:对,我还有个问题,就是(晓捷老师:这个你理解吗?)这个我理解。

    晓捷老师:就像你,你回顾一下,不着急,你回顾一下,你为什么能来到这里?再往前,你为什么踏上修行的道路?哪一步不在J兄的指引里?哪一步不在圣灵的推动与安排中呢?如果一切都在天父之内,那么一切幻觉都在圣灵的指引之内。一切真实存在都在天父圆满本性之内。所以,幻相中的倒影,一切也都在圣灵与J兄的安排指引之中啊。天堂跟真实世界是这样一一对应的,一个倒影和象征的关系。

    高岩:这个我理解。那么交托这件事情是在心里想一下就行吗?

    晓捷老师:嗯,用所有你有感觉的形式。你也可以大声说出来,你也可以当众交托,都没有问题。你有什么灵感,有什么感觉,觉得怎么顺,你就怎么做。你也可以做冥想,你也可以写在纸上,都行。
    高岩:因为我是没有找到交托之后的感觉。我跟我老师讨论这个问题的时候,他说很简单哪,你跟你先生结婚了,你是不是把身体交给他了?就是这种感觉。有没有交托,只有你自己知道的。我还是没有……

    晓捷老师:你老师可能有他的深意啊我也不太理解。交托的话应该叫做,交托的前提应该是信任或者尝试信任。我觉得交托跟信任应该是非常的,有紧密的关联的。如果你交了,你就说,J兄,交托给你,这个事儿,但是,那个结果应该是这样的。呵呵,这算交托吗?不算吧?

         交托一定跟信任相关联的,一定跟放手相关联的,一定跟放下自我的的判断、计划、期待相关联的。就是,有一课我当时,记得也是在通传J兄之前吧,有一课练习我就做得嚎啕大哭了一个晚上,就是“我愿退让下来,让祂指引前程”。我建议你好好地、用心地去读那一课,应该会找到交托的感觉。


    交托是说,交托是一个很庄严的事,是对自我说,对小我说:我他妈的受够了你,我受够了跟随你的痛苦幻觉,我决定换一种活法,我决定给自己机会,给圣灵机会,我尝试着信任圣灵。我想,实际上交托的意思是,我想体会到,我在圣灵的指引和护持中。就跟祈祷是,我要体会到天父的爱一样,我要感恩天父的爱。交托也是这个意思。然后你也可以给自己,比方说时间,你能不能跟圣灵商量,我能不能在三天之内感觉到交托之后的那种,不管什么结果,你也不要自定结果。不要自定计划,不要自行判断,不要做一个有限的祈祷。你要给圣灵安排工作的话,你要给圣灵设限,祂会很乖的,祂不会违背你幻相中的意愿,去塞给你某种东西,但是你不给祂设限,祂就给你无限。

    高岩:好的,实际上我的问题是,我想体会到交托的感觉,那我已经得到了完美的回答了。谢谢老师。

    晓捷老师:谢谢。


    榕原:我也是一直在这个循环之中,我也是想体会一下这个交托的感觉,然后其实每每很多现实生活的场景让我看到,我无法交托。

    晓捷老师:你确定吗?

    榕原:我无法交托的意思,就是我往往很多时候正中小我的下怀,它每提一个问题都直指那个最核心点,但是它每次都不会去解决。它每一次都让你把一个难题给,然后,“你来帮我搞定吧”。你说了这个事情,它又把另外一个直指核心的决定给你。然后在现实场景中就有很多我的亲戚,我的身边最亲的人,它不停地给我上演这一幕,其实我在内心里面永远都是按照最苦最累的方法来选择的,我们没有选择爱。最开始我看别人,你怎么这么累呢?后来我才知道,我就是这样选择的。然后,我先意识到我自己的选择正中我的圈套,然后意识到让圣灵帮一帮我,才能够有解脱之道。

    晓捷老师:挺好的,嗯。榕原说的虽然带着笑,但是他的体会是很深的,真的。就是小我啊,它真的是……我突然想到了马克思的一句话哈,马克思形容资本主义是,“每个毛孔里都流着工人的血和泪”。大致是这个意思吧。小我就是这样的。小我就是在你身体好似活着的时候,让你疲于奔命,苦,累,怎么苦,怎么累就怎么来。然后再赐你一死,告诉你,你没救了。然后在活着的时候让你不停地,就像一个心力交瘁的驴子一样,去追一个永远也追不上的胡萝卜。这胡萝卜还一会儿美国品种,一会儿中东品种,一会儿中国品种,一会儿变颜色,一会儿变……看似能够解决问题,但是都追不上它。真的,小我引导下的生命就是如此。

    我忽然想到这个词叫“触底反弹”。像我自己是,前几年的话,在修《奇迹课程》之后有一次我企图自杀。情境是我设定的一个在——有一个关系是一个几和一的关系,就是很重要的一个人际关系,但是我设定的什么是对的,什么是幸福。但是又拿不到,所以我就决定,我不惜一死来抗争命运。是设定跟随自我去设定的,什么是让我幸福。那时候我就坐在,我爬上我们工作室的窗户上,两只脚已经在窗外了,然后就看着万家灯火。我就突然想到一个念头啊(这个岔开了,但是还是会回来的),是说,那么多人,给我写邮件的人有很多,有的人告诉我说我现在没有钱,或者我请不了假,我不能来北京,你也不能到我这里来,但只要你在那我就觉得有希望。我突然想到,如果我这么一跳下去的话,他们会怎么样呢?后面其实我内心,我当时没有意识到,当时在一个极大的震动和情绪之中,我根本没有意识到真正出现转机的原因是,一方面我想到了,我跟兄弟是休戚相关的,一方面,我不再像一头蒙上眼睛的驴子一样,去撞那个南墙,去要自我塞给我的那个绝对是毒药的行为。
    那么,这之后,我那种跟随自我的拧劲儿,就是执拗、固执,就被圣灵越来越扳回来了,越来越化解掉了。因为身体上我知道自己也不会死。实际上这样的一个当时其实还是满痛苦的过程,后面看来我丝毫没有受到的威险和伤害,包括身体也是如此。所以我想包括你40岁的时候想撞墙的心情我完全理解。有时候撞墙不是坏事,真的。有时候撞击了,我那时候的形容是我把四面墙都血淋淋的每个角落都撞了个遍,就有那么纠结,我就那么大的能量,那么执着地要跟随自我,要它所诠释的解决之道。那么,你跟够了自我,你受够苦了,你就会回头的。冥冥中好似有个等量守恒一样,我们无法一时一地地去看待兄弟,但是每个人都有他的时间表。必然地,都有那个,哎呀,到了该换个活法,到了那个时候了。有的是突发的,猛进的,更多的是渐进式的。


    所以我觉得不妨把跟随自我受的苦记录下来,很重要,然后再把《奇迹课程》的相关章节写在后面,你打字也好,你手抄也好,写在后面,一一对应地看到《课程》所言不虚,看到小我掌控下你活得有多么可怜虫!我们活得有多么可怜虫!再问自己一句:我还想要这样的命运吗?只要你不想要小我的掌控,圣灵自然接管。实际上是这样的。所以我们不能够一边把着,一边说我交托了,那是交不出去的,你体会不到圣灵,没有办法,因为你决定了你不要体会。是你决定的还是,我们永远都不是一个被动的挨打者,受害者,都是我们自行决定我们自己的命运,然后把这个压抑到潜意识里说,看,上天不仁呢,天父不公啊,圣灵不理会我啊,兄弟抛弃了我啊,世界对我不好。我们自己一手跟随自我,去自行制定的去的,我们把它打到潜意识那儿去了。
    现在我们是把主动权拿回来。主动权拿回来,到了《奇迹课程》这儿,太简单了,就是你真心实意,不再跟随小我。因为圣灵一直在管着,是你决定了小我比圣灵牛,小我比圣灵还大,小我能够掌控你的命运,你决定了什么你就会看到那个。当你不再做错误的决定,甚至你都不需要做正确的决定,你说,错误的决定我已经受够了,不要了!这就是一个回复你天命的邀请,你的天命自然就呈现了。上主除了让你幸福没给你别的要求,圣灵除了让你平安没给你别的奢望。所以其实就是说,就是《奇迹课程》说的话其实四个字,我们“听话照做”。你真去做了,就有效果。还有一个很简单的实际的方法,就是为什么J兄和我这么大力地鼓励大家去写宽恕日记,刚才说的就是一篇很好的宽恕日记,对吧?像我自己也是这样,我对某件事某个人动真格的时候,我就可能会动笔了,我可能会记录,我可能会交流。我们动笔了,我们记录了,我们也是这样去发愿交托的。你的愿心有几分,你就会看到几分。所以这点的话我们不要哀叹,天父不眷顾我,圣灵不垂怜我,J兄不管不顾我。不是的。是我们有多愿意,我们就体会到,我们原本就有这些东西。圣灵怎么可能不管任何人呢?J兄怎么可能是谁单独拥有或者谁拥有的多一些呢?天父这么会个一个兄弟多一些有别于其他人一些东西?不可能的事。给予每个人的都是无限的,平等的,一模一样的。都是重点是,我们真的愿意领受多少,愿意不再给自己、不再自杀、不再自苦的程度。取决于这个。
    所以有些形式其实是非常重要的。包括写宽恕日记,发在社区;包括跟兄弟们共修,袒露心声,这样的交流,课堂只是启动的一个地方,只是加深的一个地方,加速的一个地方。更多的功夫就是这样的花在平时。花的功夫就有效果,发的愿心,真发了愿心,一定有效果。圣灵怎么会不回答你呢?天父怎么会不回答你呢?那个回答是已经有的!是我们蒙上了眼睛,堵住了耳朵。现在所做的就是把这个蒙上眼睛的手拿掉,把堵住耳朵的耳塞子取出来,你就自然看见了风景,因为一直都在,从未离开。

    好,让我们静一分钟。

    (高岩笔录)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友链申请|手机版|小黑屋|新帖|奇迹课程网 ( 沪ICP备06028955号-2   

    GMT+8, 2018-7-20 16:32 , Processed in 0.264083 second(s), 37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