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繁体中文聆听音频

奇迹课程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2769|回复: 0

【小飞虫奇迹社区交流精华之八】与圣灵和与上帝关系的区别

[复制链接] 放大 缩小 原始字体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5-5-7 21:57
  • 签到天数: 355 天

    [LV.8]以坛为家I

    扫一扫,手机访问本帖
    发表于 2015-3-11 20:37:4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亲,你还没有登陆哦,无法享受到更多服务的,马上登陆。如果还没有帐号,请立即注册


    (编按:这是本系列的最后一部分,非常精彩的是这部分有对最根本的体验——和上帝关系的分享。经由小飞虫的深刻的提问,晓捷老师从对自己走奇迹道路以来的切实体验来回答,这或许是给这位远道而来的奇迹同道最好的回应吧!小飞虫也回顾了自己跟随圣灵的求道、分享过程和合一的体验。这是一个心灵、一个自我、一个圣灵,一个上帝!再次在这交流中获得了验证!上图为刚结束的小飞虫在武汉分享结束后与学员的合影。)

    小飞虫:这是很新颖的一个提法(三条线同时并行的修法)。那晓捷老师我能问你一下,我们和圣灵的关系和上主的关系,为什么要区别开呢?

    晓捷老师:嗯,好问题!做一个对比吧!还是刚才的那个说法,实际上,它是一条主线,现在我们把它叫做圆满本性,就是J兄就讲了这四个字嘛,我们就先用这四个字来指代我们说的那个共同的那一个东西,真正的那个存在。

    然后的话,因为我自己,你知道,我其实有很多通灵体验,有很多怪力乱神的体验。我在跟J兄通之前,我曾经,我当年是我接受的一个人催眠之后,一周之内,出现的通灵能力,在一个道家法门里面,据说是要二十多年、一百多万,师父才教,不包你会,是师父只管教你这么多,就要花这么多年、这些时间。当时我实际上是跟佛陀、跟观音的连接感特别的强——他心通啊,包括很多的功能吧,就是说什么到地狱呀,一点都没有恐惧的。这个兄弟在催眠中或者在冥想中进入地狱,他还没说我就知道他在哪里,他也看到我跟他在一起。包括在远程给人治病呀,我没学过,就是今生我没学过,就是“梆!”,它就开了!而且呢,后面我给自己都做过好几十世的前世回溯。


    (通传《奇迹课程》的海伦当年也有很多灵异的体验。)

    小飞虫:自己给自己催眠?
    晓捷老师:没问题呀,我可以睁着眼睛做前世回溯,练习得多了,认真嘛,熟能生巧,前世今生。我后面三个呼吸就能进入前世回溯,我也可以看别人的前世。我也可以解释,比如你们俩的渊源,我有过这么一个阶段。然后呢?我自己在前世回溯里面,当过屠夫,当过土匪,当过海盗,当过烟花女子,当过什么江湖郎中,也当过好多世是修行人,学过、教过,单独修行过、参加过团体、带领过团体。其实心灵是一体性的嘛,它是个象征。就是包括葛瑞不也是说吗,从西到东的跑了一大圈。就是我为什么对《奇迹课程》那么有感觉,我在06年接触,07年是下定决心,(《奇迹课程》)全对,怎么活和怎么分享?

    小飞虫:对,你是怎么从催眠师变成奇迹老师的?因为我整理我录音的时候,我发现2007年的时候,这次我录音里面有你的声音,但那个时候,你是来客串给大家催眠的,没有提到奇迹,一个字都没有。(晓捷老师:有吗?)有,你是通过网络给大家催眠的。

    晓捷老师:有意思!它实际上是这样的,我06年,当时我是第几次抑郁,当时我就下了一个决心,就是说冥冥中我们都会下的那个决心。我前面两次抑郁,吃药,我前面就停掉了,没有吃那么久。那个西医的讲法就是说,因为你前面没有坚持治疗,所以你复发了,那么第三次复发是终身服药。我这个人有一个特性是酷爱自由,我觉得让我对任何一个东西产生这样的依赖性,包括我当时是还会想要孩子,但是吃抑郁药是不能要孩子,孩子会有影响。所以我就说,我这回就不信这个邪,我一定,不管什么办法!

    我当时就在国内,国内能找到的全部找了,心理咨询啦,西药没吃,中医啦!什么什么各种,包括通灵啊都找,后面我找到重庆的一个治疗师他是国外回来的,我当时严重到什么程度,都出现了呼吸困难,他用呼吸法。

    小飞虫:是06年吗?
    晓捷老师:06年五月份我去的重庆。然后我当时特惨,就是到了人生最谷底,就是所有自我攻击最强烈的严重抑郁嘛,如坐针毡不是形容词,是很切实的描述,就是那种身心...(小飞虫:不自在?)不是不自在,没有办法跟你形容,因为你没有这个体验,人间地狱我是知道的,真的是人间地狱。然后呢,当时的话,治疗师还特看好我,他说你好好的努力,你将来有希望成为中国的露易丝海。我当时心里的真心话没敢跟他说哈,我心想别逗了!我当时觉得马路上随便一个人都比我强太多了,就是民工,任何人只要是个人,包括孩子。我是人间最低贱、最差劲、最没有希望的!就是自我攻击最强烈的时候。他当时每天让我去读一些东西,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我就特认真,我那会儿不是就下定决心嘛,我不能依赖西药,我要让自己好起来。而且很苦,那种苦是彻夜无眠,人就像煎鱼一样,你想那个鱼是怎么被煎的?我当时在床上就是那样的一个感觉。他给我念的那个东西我后面才知道是《奇迹课程》的练习,然后临告别的时候他让我看了几本书,简·坡斯基的《有爱无恐》,还有《奇迹课程》英文版。他告诉我《奇迹课程》这个东西到时候介绍给我。他没强调,当时我就留了这个心,我回到北京,就托我美国的老师给带回来,他就在美国买了《奇迹课程》带给我的,我当然不知道国内有卖的。回来之后,抑郁没有完全好,我又去做催眠,但实际上我接触《奇迹课程》是在催眠之前。

    小飞虫:在这之前你就搞催眠了?06年之前你就搞催眠了?
    晓捷老师:没有搞催眠,我是06年从重庆回来以后搞的催眠,是先接触《奇迹课程》,再搞的催眠。我那时候,06年吧,若水在上海和北京开课,我跟当时的伙伴,给他们招了一堆催眠师,有我们的学生,有我们的同学。当时德芬嘛,当时我的名气挺大的,那会儿德芬的名气还没我大。
    小飞虫:对,最早认识你是催眠师的。
    晓捷老师:是的,然后跟若水和敬伟嘛,那天就在德芬家里吃饭,德芬他们感谢我们嘛。我们说你招生,我们根本没想到过提成,我说这东西好,《奇迹课程》在我心中已经是个好东西了,也已经开始在修了,所以我们就招生啊,推荐啊,包括帮忙啊!就德芬很感谢,去他们家里吃饭,若水她们住在她家嘛,若水,敬伟和桂华(若云)嘛,就是他们三位,然后德芬两夫妻,还有我和当时那个伙伴,还有其他人,吃饭。然后他们也很坦诚:他们没想到,我在工作坊里面我哭声比谁都大!我当时已经很有名气了嘛,一般会有个自我形象,但是那时候我跟我妈妈的宽恕没有完成,我到那个场里,我也是跟依强一样,是把自己投进去的,我是很信任的,而且我觉得我是来宽恕和收获的,我当时是这样的。我当时已经在修,然后07年12月份开的是读书会,开了好几年读书会,后面再开《奇迹课程》工作坊,是这么过来的。但是确实06年的话我没有坚定《奇迹课程》,07年年底12月份,我立志,是说这个《课程》全对,然后我怎么去活出来?怎么去分享?是发的这么个愿。

    小飞虫:我是听你听得太多了,这是第一次见到你。因为几乎每次小飞虫分享,都会有人问我:你谈谈晓捷和J兄通灵的事,(大家笑)每次都有人问!
    晓捷老师:谢谢兄弟们!真好!



    小飞虫:每次都有人问我,每次回答我都说:这个世界上每多一个奇迹老师,都是好的。而且在我最近一次分享中,我觉得晓捷是女性中修得最正的,我就这么回答。然后余下的,我也没有时间,太多的去看你的东西,但几乎每一次分享都有。还有前几天有个女孩子,叫什么?她好像是哭的很厉害,反正就是有问题问我,一见到我她就哭,好像她也是你的学生之一,我忘记了她的名字。
    晓捷老师:是谁呢?在哪里的呢?
    小飞虫:我忘记名字了,我只知道她就是哭,她就感觉好像有点,是不是好像你要让她做个什么功课?她不愿意做?(晓捷老师:最近吗?)几个月前吧。我不知道她的名字。我当时听她的大概意思就是,她好像是被批评不开心,大概意思是,好像压力有点大。她就特别希望我赞同她,说是团队给她的压力,但是我就坚决不给她入幻,我就说你自己不给自己压力,怎么可能别人给你压力?(大家笑)
    晓捷老师:多谢,多谢!
    小飞虫:她就特别希望,她说小飞虫老师,从今以后我就只听你的录音,你看你的录音就不给我压力,为什么那个团队给我压力?我就说你为什么要把它给理解成压力呢!还有几个,我一般就是QQ上出现一个图标闪,在我看来就是,我的世界出现一个角色需要我帮忙,我都不记这个人,叫什么是什么?我这太多了,我QQ上有五百多好友,根本记不得。但是我印象中记得,就是总有人提到你,不是私聊提到你,就是分享的时候打字让我谈一谈你,还有人说下次能不能重点分享一下?(大家笑)
    纳新老师:名气还是在的哈?
    晓捷老师:我是特别感谢飞虫,咱们这次录音再那个什么的话?大家就有一个更深的......

    小飞虫:嗯,以后有没有小飞虫分享,我都不确定。因为这次回昆明来见了很多道友以后,我对整个修行的理解,发生了一些变化。因为我发现小飞虫录音,某种形式上我在玩一个游戏,这个游戏可以一直玩下去。但是我觉得呢,到了一个点上,我可能不想再录音了,我可能会想开始提笔,把感悟写下来,或者是一些其他的形式,或者是自己闭关再修行、精进。就像你说的,我知道我缺的是哪一块,我缺的是我和上主的关系这一块。我为什么要问你,上主的关系和圣灵的关系有什么区别?因为我觉得这两块我已经做到了,在我的心目中,在我对《奇迹课程》的理解,一开始就是上主是不知道幻相中发生什么事情,我跟祂沟通是没有用的,我直接跟神灵沟通,跟人际关系沟通,所以我的祷告都是针对圣灵的,然后我和上主之间的关系,就是说呢,在我以前的理解中,我只有回到那个点上,回到分裂之初那个点上,那一刻,然后上主伸手亲自拉我,然后那个时候我才能跟祂接触。所以我在那个立体的结构中只有两个关系,没有第三层。

    琪琪:晓捷老师刚才说跟上主的关系和跟圣灵的关系的区别了吗?
    小飞虫:还没有。
    晓捷老师:对,是。我想再分享一个经验。我其实抑郁的时候,你们听我描述,你们心灵都很通畅,都很柔软嘛,应该已经有一些感知了。但是我跟你说,那个抑郁的时候是叫人间地狱,然后我跟J兄通上了,又断了的那个过程,叫人间炼狱。(小飞虫:哦,是吗?)是的,我有九个月闭关,是通上了之后,然后断了。因为我前面已经有好几十世的前世回溯,包括今生走过来,我觉得我人生终极的追求就是这个,如果人生有追求的话,就是这个。连这个还能丢?我就觉得,我抑郁的时候是说我一定要活,而且我要活好。那时候我是真的不想活了,我的身体不想活了。纳新那时候九个月陪在我身边,有一次我想自杀,他跪下来,他说那一次他没有那么平安,其他的时候他很平安。他就跪下来让我不要去自杀。
    小飞虫:他是你的守护天使啊!
    晓捷老师:是,绝对的!
    纳新老师:好像就是警醒,一直在她身边。不能出什么事。


    晓捷老师:也出不了什么事,但是那个心境就是那样的。所以你可以想像到J兄对我的重要性,就是跟他的同在,我觉得,这么说吧,就是无条件,如果说为跟祂同在,要我放弃任何人间的东西我毫不犹豫,毫不犹豫,这具身体,区区不在话下,任何东西。但是跟J兄的同在,那种爱,那种全然的被爱和光明包围,而且你看到整个世界是爱和光明,根本比不上跟上帝的同在。我没有去期待,就是有一次是在我们老家,因为宽恕一直在进行,在线性你就会自然往前迈步。我有一天就是在老家,其实也挺辛苦的,我们俩回家,两个孩子,两个老人,一个老人是要照顾的,一个老人来帮忙,我们回家以后真的是干家务,小朋友所有的事情,家里的事情,做家务做饭,打扫卫生啊,带孩子,也挺累的,那个时候我还是会去读《课程》。那天读的时候,我就突然,就是不知道哪里来的力量,我就跪在床上嚎啕大哭,我就只说一句话,我说:天父,我只要你,我要的只有你。
    小飞虫:其中的一课练习。
    晓捷老师:对。当时就是这么一句话,我也不知道多长时间啊,他也知道,他在外面哄孩子。就是那种体验!真的,当然,我要看到我的分别,其实J兄和天父的本质是一个。但是在幻相中还是有这个分别。就是J兄已经让我觉得人生已经了无遗憾,而且这就是终级追求,但是人生的终极追求是跟J兄汇合,整个灵性的终极追求就是跟天父汇合,回归天父,我体验到了。



    小飞虫:一个是人生的终极汇和,一个是作为灵性的终极追求,作为人是和J兄的汇合,但作为灵,非线性时间,非肉体的灵是跟上主的汇合。
    晓捷老师:那时候我就知道什么叫两手空空的来到上帝面前,根本跟失落和牺牲没有半毛钱的关系,你就是觉得是恩典,就是觉得这样才对,就是觉得这才叫做幸福,除此之外别无他物,(小飞虫:圆满),就是圆满。

    小飞虫:你有那个感受的时候,你有没有?我有一个衡量感受是不是圆满的(标准)?就是我一直,那么多年我一直衡量,就是有没有更好?
    晓捷老师:太对了,我刚才就是想直接说这一点,跟J兄在一起的时候,我还想着,跟祂在一起,我任何东西都可以放弃;在跟天父在一起的时候,我是没有念头的。
    小飞虫:嗯,我明白了,我把这个状态,我以前用一个很俗的词叫做爽呆,我说人爽到极致的时候,是不想动的,那时候只有功夫去享受,不可能还想着再动一动,再改善一下,不会动的。
    晓捷老师:没有,你根本没有那个动力,你不需要,你除了圆满之外,在圆满之内怎么还有需要?没有需要。
    小飞虫:对,哎!我以前也有这个体验。我其实,可以说我一生是顺利的,所有人生都有所谓的菩提嘛,苦即菩提嘛,我就发现,我的一生基本上没有菩提过。我基本上从小到大一切,灵修道路基本上走到那一步,提前门就开了,就直接往里面走,一切都顺利的,从工作到事业,都不让我操心,一切的路,一路的,提前路就铺好了,然后我就在想呢,这个?

    晓捷老师:那个世外桃源这件事情算是中间的一个相对低的地方?
    小飞虫:对。世外桃源这个,让我更看清了,这个马上一过以后,我突然发现它对我的最大的帮助就是,我对人形老师不执着了,那时候我真的是,一直在想找大师的愿望非常强烈,然后那刻以后我突然明白了世间只有一个老师,每个人都是这个老师,这个老师呢,我以前不管把他叫做什么?读了《奇迹课程》以后,我把它叫做圣灵。其实《新约》上耶稣也说嘛,耶稣走了以后,那些人都哭嘛,弟子哭。耶稣说不要紧,我走了以后,圣灵会留下来。我才知道,为什么祂说学生准备好,老师就出现。这个老师一直就在,只是根据根器不同,他的显化不同。
    晓捷老师:就是你愿不愿意他出现?你愿不愿意体验到他的出现?其实是他一直在,他一直就是在的,你愿不愿意拿下这个障碍看到他在?

    小飞虫:对。所以我现在折回来看我的一生,我觉得每一步都是精心安排的,这个剧本的话,如果说今生是我前世在中阴生,不管是什么时候选择的,那我可能在中阴身就是个程序员,就设计得已经是一步一步紧锣密鼓的一步一步的,感觉这个方向都不是迂回的,都不是左右偏的,每一步都是一直朝一个方向走。什么时候,包括我生命中出现的资料都是按照顺序出现的,它不会跳级的,哪一份资料出现?前面的看完了,我想下一步该看什么了?那个资料就出现了,而且刚好就跟前面,包括我的体验,看哪部分资料的时候,我自身的一些体验,就跟那个资料是,要么先行一点,要么看资料后,后行一点,基本上是一致的。那个时候我破身体幻相的时候,刚好就是清明梦高发,出体高发期,那段时间过完了,我一下子觉得,哇!身体真的是假的,身体真的是一个意识的聚焦点,这个聚焦点可以在任何空间聚焦,宇宙的各种形式都可以。然后包括这次回昆明看到这些道友,反正现在我就觉得人生有一个很好玩的就是,我看到我人生的每一天的每一个经历都是我要的,但是呢有个很有趣的特点就是我没有提前看到,一发生我就发现,哦,这是我要的,这个是我要的,这是非常有趣的。就是我还来不及去预言,说我将要,它一发生,发现立刻就是我要的,包括今天的所有的场景,甚至后来发现连生病,连所谓的矛盾,都是我要的。所以这些看到后就觉得,就有一种很踏实的感觉。

    晓捷老师:明白,明白。

    小飞虫:不过今天我觉得我认识你以后呢,我觉得看到了一个更真实的你,因为以前认识你的那个版本,是有点拼凑式的,我知道他们都是从某一个角度看到你,都不真实,但是呢,如果让我想像你呢?我还是没有办法,只能从收集到的各种版本中。

    晓捷老师:是。这里面我自己要负责任一点。我后面去看嘛,我实际上是某种程度的闭关八年。我这八年,我原来有个外号叫罗半城,以前我爱热闹,朋友取的,就是半个城的人都认识我。我特爱张罗,我爱给人介绍对象,爱组织聚会,爱玩。一天的话吃饭,假期里的话吃五顿:夜宵,什么早茶,就是特别......而且是好多圈子的组织者。
    小飞虫:嗯,看不出,看不出,你是喜欢张罗的。
    晓捷老师:非常,而且我很善于张罗。(九华:是的。)从小学,到研究生同学、大学同学聚会,全部都是我张罗。
    小飞虫:那你现在还是跟熟人朋友有联系吗?
    晓捷老师:问的好呀。我有八年,我就是好像给自己完全抽出来了,跟原来的所有的圈子分离了,而且跟灵性圈子也不接触。我基本上八年是这么过的。就是七年吧,就是06年到07年我是只跟灵性圈子的朋友玩,不跟原来的朋友玩。因为我觉得我来不及,我的时间太(不够),你知道吧,扎进去了。后面几年吧,你知道07年,那个决定,这其实是一个潜意识的决定,把《奇迹课程》走深。所以我是,包括国内的最火的那种开课的机构,很多的都找过我,包括当时是想让我去做全国的催眠秀导师,培养催眠秀导师。

    小飞虫:啊,对,我的印象就是这个,我的印象,那会儿他们说晓捷修《奇迹课程》,我说晓捷是个催眠师啊,什么时候变掉啦?
    晓捷老师:那个是在后面,在后台,在前面我是催眠的那个工具,催眠的那个职业,但是后面的,那个真正的推动的东西是《奇迹课程》。所以不能怪兄弟们看不清我,因为我都很少会去见兄弟们,这个七年中间。我看到的两部分:神圣意愿是,我决定把《奇迹课堂》走深,我决定把人间的一个需求、一个欲望降到最低,就是我是这么去做的。名啊利啊(都放下),我这些年是把我的积蓄全部贴到这个事情上,这样的去做这个事。但是也有一个来自于小我的一个隔阂。我当时做这么一个决定表象上是说,因为我那个时候,就像我前面有一个阶段是见人就谈催眠,见人就谈前世回溯,把我的老朋友都谈毛了。哈哈!然后跟我关系比较好的就提醒我说,别谈了,你没看到同学都怎么看你吗?因为他们不理解吗?包括很多通灵体验嘛,人家一般不理解,所以我当然觉得他们听不懂在说什么。后面的话,好像是当时身边的伙伴,带来很重大的宽恕课题,所以我决定独自去修行。但是小我的妄作,它和神圣意愿是并行的。所以我今年的话越来越跟随J兄的话,神圣意愿越来越提纯,小我的隔阂感越来越少。我今年其实做了一个决定,我现在包括下个星期嘛,就跟大学同学重新聚会,今年会重新跟原来的老朋友、老同学,还有灵性圈子的朋友联系。


    小飞虫:我说一个很有趣的,我这次回昆明,因为我知道一个月的时间太有限了,每天都忙,我就说不通知任何同学了。同事的话,错不开,有个人知道了,我就给我最好的几个同事约出来了,约出来干嘛呢?我们去网吧打游戏,因为以前就是游戏朋友,老朋友了,都是老战友,准备都约好哪个网吧,马上都要去了。结果吃饭的时候呢,(事先我跟琪琪说好了,绝对不谈灵修话题),结果无意中他们先谈起来,结果发现四个人就坐在屋子里面,说,谈半小时就去打游戏,结果一谈谈一下午。然后看到我这四个熟人朋友啊,以他们的目光,就是知识分子的目光,谈论对灵修的见解,让我大长见识。我就发现,哇,圣灵在每一个人身上都在运作,他们可以用的词没有一个词跟我相同的,但他们讲的整个,对生命的理解,对关系的理解,听了后我觉得真的是……我就跟琪琪说我现在的投射,就是随便往一个地方,我好比自己是一个探照灯,或者是世界之光,我扫过的地方都有人在修,以他的方式,用巴夏的理论来说,就是我不断的切入一个全球修灵的平行空间中,哈哈。


    纳新老师:非常的一体性的体验啊,你现在的临在感非常的强。就是说跟周围环境,整个分享的一个实时性。
    晓捷老师:没错,那种亲近融合,跟兄弟之间没有隔阂,就是当面也是这样,网上和你交流也是这样,就是这样子的。
    小飞虫:我最怕严肃气氛,就是大家就跟玩一样的就好了。哎,不过灵修真的挺好玩的。我的熟人朋友圈子还在,现在还在,进这个圈子呢,我就感觉就是玩角色扮演游戏。我知道我扮演的这个角色呢?以这个角色的形式在给爱,给爱跟角色无关,如果我装了一副灵修面具的话,我的爱给不出去。我跟他们融入在一起,一起说黄色笑话,一起说,一起什么,完全融入一起的话,我以那种方式给他们爱,他们也莫名其妙的,就是我的熟人朋友现在也不关心我是不是修灵什么的,他们就觉得我在其中他们就开心,我的一个原则就是说,我觉得这个世界上,你给什么你就得到什么嘛,你给熟人朋友一份爱,其实他们要的爱很简单,就是一个认同感,认同感又不要本钱,你就给吧,给他认同感,我就在这样子做。



    (小飞虫奇迹社区交流精华系列完。感谢晓冬笔录。点击以下链接阅读此系列之七)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友链申请|手机版|小黑屋|新帖|奇迹课程网 ( 沪ICP备06028955号-2   

    GMT+8, 2018-6-24 16:36 , Processed in 0.239158 second(s), 39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