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繁体中文聆听音频

奇迹课程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391|回复: 2

周日“奇迹学员之家”(第210期,2016-1-31)——亲子关系的共修

[复制链接] 放大 缩小 原始字体
  • TA的每日心情
    垂涎
    2015-4-26 13:28
  • 签到天数: 216 天

    [LV.7]社区居民III

    扫一扫,手机访问本帖
    发表于 2016-1-31 13:56:5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亲,你还没有登陆哦,无法享受到更多服务的,马上登陆。如果还没有帐号,请立即注册
    本帖最后由 曹鸽 于 2016-1-31 14:10 编辑


    欢迎参加周日“奇迹学员之家”


    第210期,2016-1-31(周日)19:30~21:30

    地点:奇迹课程-J讯 YY房间。ID:55326123

    本期主题:亲子关系的共修

    主持人:林斌 曹鸽

       
    T-28.II.1.没有起因,就不可能有任何后果,而没有后果,就不存在起因。起因之所以是起因,是因为其后果;圣父之所以是圣父,是因为祂的圣子。

    欢迎辞:欢迎一起走在奇迹之路的兄弟,来到奇迹学员之家。我们相聚在这里,分享修习奇迹课程、操练宽恕所带来的生命变化、感动和喜悦,奇迹体验以及穿越黑暗、恐惧的宽恕经验。让我们内在的光明照耀彼此,携手一起前行!


    共修流程:
    介绍当期主题;
    主持人、嘉宾和兄弟分享关于本期主题的心得、体悟;

    分享与讨论:
    分享自己的心得、体悟,或和兄弟交流,或对相关内容提出讨论——
    1.自己在近期的心得体会;
    2.请共修道友上麦分享为类似的宽恕体验;

    相关阅读:

    如果你的意愿并不是我的意愿,那它就不会是我们圣父的神圣意愿。这就意味着你已经囚禁了你的意愿,你还没有让它自由。凭你自己,你无法做任何事,因为凭你自己,你什么也不是。离开了圣父,我就什么也不是,离开了我,你就什么也不是,因为否定了圣父,你就否定了你自己。我会始终牢记你,在我对你的记忆中,有着你对你自己的记忆。在我们对彼此的记忆中,有着我们对上帝的记忆。而在这记忆中,有着你的自由,因为你的自由就在祂的内在。那就和我一起赞颂祂吧,也赞颂祂所创造的你。这是我们献给祂的感恩的礼物,祂会和祂所有的受造者分享这礼物,祂会把祂所能接受的一切平等赐予所有受造者。因为祂可以接受它们,所以它们就是自由的礼物,而这就是祂对所有圣子的神圣意愿。经由给与自由,你就会获得自由。T-8.IV.7

    自由是你能送给上帝之子们的唯一礼物,这是对他们之所是、以及祂之所是的承认。自由就是创造,因为它就是爱。如果你想要囚禁一个人,你就不会爱他。因此,当你想要囚禁任何人,包括你自己在内,你就不会爱他,你也无法与他认同。当你囚禁你自己,你就看不到你真正与我、与圣父相同的身份。你的身份既与圣父相同,也与圣子相同。不可能只认同其中一个,而不认同另一个。如果你是其中一个的一部分,你必定也是另一个的一部分,因为祂们是一体的。三位一体是神圣的,因为它是一体的。如果你把自己排除在这一体之外,你就把神圣的三位一体视为分裂的。你必定包含其中,因为它就是一切。除非你接受自己在其中的位置,并履行你作为其一部分的职责,否则神圣的三位一体就是欠缺的,正如你就是欠缺的一样。如果要了解它的真相,就不能囚禁它的任何一部分。T-8.IV.8

    这个世界无法为上帝及其圣子的力量和荣耀增添任何东西,但如果圣子们注视这个世界,它就能让他们看不见圣父。你无法既注视这个世界,又了解上帝。只有其中一个是真的。我来是要告诉你,你无法选择哪一个是真的。如果是这样的话,你早就毁灭你自己了。但上帝不愿祂的受造者被毁,因为祂已把他们创造成永恒的。祂的神圣意愿已经拯救了你,不是从你自己的手中,而是从你对你自己的幻觉中。祂已经为你自己而拯救了你。T-8.VI.2

    如果你向内看,却并没有看到罪,那会如何呢?自我永远不会问这个“可怕”的问题。而现在你提出了这个问题,你严重地威胁到了自我的整个防卫体系,它都不再费心假装它是你的朋友了。那些已经和他们兄弟结合的人,他们已经放弃了他们的身份就在于自我的信念。神圣关系是这样一种关系:你和对方结合在一起,而他真的就是你的一部分。而你对罪的信念已经受到动摇,现在你也不再完全不愿向内看,并看到那里并没有罪。T-21.IV.3

    谁会需要罪呢?只有那些孤独的人才需要罪,他们认为他们的兄弟与他们不同。正是这种他们看到的、却并不真实的不同,会使对并不真实、却被看到的罪的需求变得看似合理。而如果罪是真的,那么这一切就都会是真的。因为非神圣关系就基于不同,所以双方都认为对方拥有他所没有的东西。他们走到一起,都想让自己变得完整,并想要掠夺对方。他们会保持这种关系,直到他们认为对方已没有什么可窃取了才会分手。因此,他们在一个充满了与他们不同的陌生人的世界中游荡,也许在同一个屋顶下与对方的身体一起生活,却谁也得不到庇护;他们同处一室,却活在不同的世界中。T-22.in.2

    神圣关系则从一个不同的前提出发。每一个人都已经看向内在,并且看不到任何匮乏。当他接受了自己的完满,他就会经由与另一个人结合而扩展这种完满,对方就会像他一样完满。他看不到他们之间有任何不同,因为不同只属于身体。因此,他看不到任何他想要拿走的东西。他不会否认自己的真实存在,因为它就是真相。他就站在天堂之下,已与天堂近在咫尺,再也不会回到这个世界。因为这种关系具有天堂的神圣性。一种如此近似天堂的关系离家会有多远呢?T-22.in.3

    想一想,神圣关系能教给你什么!它能化解对“不同”的信念。它能把你对“不同”的信心转变为对相同的信心。并且,它能把“不同”的视野转化为圣见。现在,理智能引导你和你的兄弟得出关于你们的合一的合乎逻辑的结论。合一必定会扩展,正如当你和他结合时你扩展了一样。合一必定会延伸向它自己之外,正如你延伸向身体之外以让你和你兄弟结合一样。而现在,你所看到的相同会扩展出去,并最终去除所有的不同感,这样,在它们之下的相同就会变得显而易见。金色之环就在这里,在其中,你会认出上帝之子。因为诞生于神圣关系中的一切永远不会终结。T-22.in.4

    因此,在每一个神圣关系中都有交流让分裂重生的能力。但这样的一个刚刚从非神圣关系中重生的神圣关系,却比它所取代的旧有的幻觉更加古老,就像一个现在重生的婴儿一样。依然在这个婴儿之中,你重获你的圣见,而他会用你所能理解的语言说话。他并非由你以前认为是你的那个“别的什么”所养大。他并不是在那时给你的,收到他的也只有你自己。因为除非经由基督,否则两个兄弟根本不可能结合,而基督的圣见视他们为一体的。T-22.I.7

    基督会来到那些与祂相像的人面前,他们与祂相同,而非与祂不同。因为祂总是会被祂自己所吸引。还有什么像神圣关系一样与祂相像呢?而把你和你兄弟吸引到一起的,也会把祂吸引到你这里来。在这里,祂的和蔼可亲、祂温柔的纯真不会受到攻击。在这里,祂能怀着信心回归,因为对他人的信心始终就是对祂的信心。你将你兄弟视为祂所选择的家园,你这样看确实是对的,因为在其中,你会与祂和祂的圣父同在。这是你圣父对你的神圣意愿,也是你和祂相同的意愿。而谁受到基督的吸引,就一定会受到上帝的吸引,正如祂们一定会受到每一个神圣关系的吸引一样,当世间化为天堂,家园就已为祂们作好了准备。T-22.I.11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6-2-4 22:00
  • 签到天数: 137 天

    [LV.7]社区居民III

    发表于 2016-2-4 22:01:43 | 显示全部楼层
    晓捷老师:奇迹行者,并不用焦急、紧迫,但确实需要慎重对待,想一想在世间走过那么远的路,吃过那么多的苦,对比过那么多跟随自我和跟随圣灵的体验,知道囚禁和自由的不同,知道恐惧和平安的不同,知道你的想法、观念、语言、行为所影响的绝不仅仅是你自己,你的信念、想法、语言、行为会影响到你的父母、伴侣、同道、孩子、很多很多的人,乃至于整个的世界。

    现在想象你的父母、现在或者未来的伴侣出现你在你的面前,看着他们的眼睛,敞开心扉,感受他们,询问和感觉他们要的是什么,他们真正想从你这得到的是什么。
    他们希望从你这得到的,有关心、照顾、了解、爱护,有在世间安身立命的需求,更有期望你来率先肯定他们的圆满、神圣、没有问题,没有欠缺的需求。
    敞开心扉,去感受、接纳、体会兄弟所有的需求,不逃避、不恐惧、不夸大也不贬低。
    感觉天父的爱环抱着你们所有的人,圣灵和J兄在旁边守护着你们,然后请教圣灵和J兄,我该如何对兄弟爱的呼求,所有这些呼求,做出跟随你们的爱的回应,我该怎样想、怎样说、怎样做,既携手又负起带领的责任。
    在天父的爱中,在圣灵和J兄的护持下,爱的流动、合一的来临、会晤的达成、灵感的获得,会以一种奇迹的方式,全景式的方式呈现,你的愿心有多么强烈,你就会有多么丰富、多么迅速的体验,和下一步的灵感。
    好好仰赖天父的爱,圣灵和J兄的大能,你和兄弟相通的圆满本性和神圣意愿,同时也决不忽略和姑息自我,看清它、化解它。
    这样的宽恕、扩展、努力、交托、跟天父、圣灵、J兄和兄弟的协作,是可以随时在心灵中进行的,当你听到慢慢地从1数到7,你的神圣意愿会越来越强烈,神志会越来越清明,奇迹来临的速度会越来越快,数到7的时候,你就可以睁开眼睛,进行下一个阶段的分享,在心灵中每时每刻的跟兄弟共修。1,2,3,4,5,6,7。按照你的速度,慢慢的睁开眼睛。

    曹鸽:大家好,欢迎大家来参加今天的共修,其实一开始也没有想要去放这个冥想录音,谢谢文娟,本来想直接就分享开始吧,但是后来问了一下林斌姐,就是还是找一个放,但是那个时候就不知道该放哪一个,其实今天放的这个我以前没有做过,只是我在论坛下载下来,然后就搁在那没有用的,今天就是因为它的标题是融合家人,然后就把它放出来,觉得还是非常的应景的,其中提到那个我该怎样以爱的方式,去回应对兄弟的爱的呼求。

    对,其实今天的主题的由来呢,也是昨天晚上和林斌姐商量的时候,我问她有什么灵感做主题,然后她说她暂时也没有灵感,问我有没有想法,然后我昨天晚上的时候跟我母亲爆发了一场比较剧烈的冲突,我想要不然就做亲子关系之间的共修吧,然后林斌姐说好啊,她前几天也和母亲之间有一场冲突来着,而且现在马上要过年了,我们跟家人、亲戚的互动一定是少不了的,所以用这个作为我们今天的主题可能是比较合适的。

    其实,先谈谈我和我的母亲吧,大家有感觉的话都欢迎随时上麦,其实就我和我的母亲而言,我觉得从我小的时候的阶段吧,然后我们之间的课题就是我觉的她太凶了,然后她不会温柔的对我,然后青春期的时候,我们之间的课题是,就是我不服从家里面的管教嘛,特别的叛逆,我和我母亲之间就是针尖对麦芒。整天我们家里战火不断,而且就是那段时间我母亲也挺受伤的,家里面都觉得管不住我,觉得问题挺严重的、行为很恶劣嘛等等。其实也没有恶劣到哪去,就是我的态度一直挺坚决的,包括回绝我的父母啊那时候,到后来我更多地觉得就是我不能信靠我的父母,然后他们带给不了我安全感,包括我想要的指导,我想要的他们就是那种带给我成熟的方式,在很多方面吧,包括接人待物,包括你应该怎么样去生活,包括什么样才是对的,我父母可能很长时间内都是缺位的,他们很注重的就是物质层面上的给予,因为他们的那个年代,因为我父母是60后,65后吧,在他们那个年代,他们也就是在物质生活的层面,比较匮乏,他们会觉得爱,包括在他们的年纪,最想要的满足就是物质层面的满足,然后当我出生以后,我的父母在物质层面上,其实也是。

    我们在物质层面是没有缺过的,而且我妈妈对我身体的这个有形层面的照顾,其实是非常的细致认真,几乎可以说是包揽一切,其他她的这个包揽也有一个过分承担的职责在。对,其实,我在之前对我的父母的怨尤还是很深的,包括那个时候学《奇迹课程》,学了之后,我就没有想我会有父母课题,也没有想过这还要去化解,把这个关系带进来化解,我觉得学习《奇迹课程》就是做做练习,看看正文,听听录音的事情嘛,然后有什么事情发生了就宽恕了一下嘛。

    但是到加入团队了之后,就是会看到,因为团队很重视这一块,在团队里边的话,包括现在吧,因为前段时间会有一个跟父母家人融合的一个会议吧,然后就是说的父母是我们在这个幻相世界的一个源头,就是跟父母的关系是印证了我们跟天父之间的关系的。如果我们在父母面前傲慢自大,听不进父母的话,无法臣服和跟随的话,那么我们在天父的面前也是如此。包括前几天我也在正文中看到一句话-你不可能给到圣灵比你给到兄弟的更多。就是其实你给到兄弟能够有多少信任,能够有多少交托,你给到圣灵也差不多的,就是不可能比给到兄弟更多的。所以其实扩展我们有形有相的层面是很重要的一件事情,其实我之前谁都是忽略的了,我觉得我和圣灵的关系处理好就可以了,而且我心里面的圣灵会跟兄弟们心里面的圣灵交谈的,兄弟心里面的圣灵又会和兄弟交谈的,所以我可能不用跟兄弟交谈那么多。但其实这里边还是有一种回避在嘛。

    就是包括对我们本性的不够信任,如果我们足够信任我们本来就是一体的,而且这些隔阂、这些评判、这些误解本来就不应该存在的话,那我们对这个关系有足够的信任,我们就愿意去交流,愿意去敞开,愿意去浮现这个恐惧。包括愿意听兄弟对自己的误解,在听到这些误解的时候也能够如实的去看到他的圆满本性,那其实就是当我加入团队以后,特别是那个时候依强重新回归团队嘛,然后因为依强在治疗的方面特别的擅长,他从一开始就会跟我讲说曹鸽你在跟父母之间的这个傲慢自大是需要去化解的,然后其实我挺吃惊的,我怎么会有傲慢自大呢,而且为什么要去跟父母化解傲慢自大呢,当时就是觉得很不可思议,而且其实我和我父母互动的模式我是觉得没有任何问题的,当那个时候去全职工作之前,我记得我在那个群里面,当时是核心团队的群,我在那个群里面就说我跟我妈妈的一段交流,我跟我妈妈说为什么我要去北京,因为他们能给到我你们给不到我的东西,然后我妈妈就说那我们现在给不了你,那我们就给你去的机会嘛,那我们就让你去接受这些,让你去做你想做的事情,其实那个时候我在我父母面前,我父母是完全管不住我的,他们说任何的话我都是不听的,而且我觉得这是正常的,没有什么需要改变的,但是当我把这样的一段对白发到核心团队群了以后,晓捷老师会指出说我没有去看到父母的力量,我把父母视作软弱无力的了。

    其实我还是听吃惊的,我真的就是当时最大的一个疑惑就是-我的父母还有力量吗?如果他们不修奇迹课程,如果他们不学这些,他们还有力量吗?而且为什么就是从小到大我想要的那样一种教育他们都给不到我呢,也不是说多么高端的教育啦,我的父母对我的教育挺重视的,但他们一直有一种推卸在,他们从小就把我送到很好的学校,然后要让这个学校来教育我,然后我们为你选最好的老师,因为我们家也不是特别富裕嘛,但是他们就是要这样做,说这个学校已经这么好了,这个老师已经这么好了,就全部让老师教育你,他们在这个方面完全缺位,自己不会教育。因为我从小就寄宿,从我幼儿园开始就寄宿,回来之后他们就在物质层面,洗洗衣服、刷刷碗、做做家务,而且我妈妈从来都不教我去做,她就说你学习就可以啦,所以当我长大了之后,我觉得我想要的精神上的那种依赖,那种心灵和心灵之间的交流是从来没有的,包括到现在吧,我的妈妈都不能够完全地看得到我,她更多的看到的就是自己,自己其实是自我给局限了嘛,就让自己只看到自己的这一部分,而且她从我身上看到的更多的是自己的需求,她觉得我饿了,她觉得我渴了,包括微博上会流行一句话嘛,网上会说“有一种冷叫妈妈觉得你冷”,虽然这种现象好像挺普遍的,但是普遍的不一定就是正确的,然后我的妈妈就是她看到的不是我更多的是她自己。

    然后她觉得我缺,因为是她缺,然后她就要在这方面给到我,她会觉得只要我得到了,她就不用得到了,比如说就是教育嘛,或者是成长啊,只要我长大了,她就不用长大了,只要我替代她去做她想做的事情就可以啦,但完全不是这样的嘛,其实最近我也想了很多,因为大课结束之后,一直在写报告,我的报告写了很长的时间,从我们12号课后的一个分享,分享之后依强兄会布置就是说,学员写报告,月底的时候交,我从13号开始写,然后到今天下午我才交,就是因为一直都在写,也一直都在沉淀,一直都在思考就是说团队那样的一个状态嘛。

    然后我在最小的时候就是这种圣灵临在的状态,而且我渴望的教育就是这样的一种教育,就是这个心灵非常非常的明了,什么是正确什么是错误,而且你需要以什么样的姿态去活着,这种姿态就是行奇迹的一种姿态,就是我就会觉得真的我发自内心去呼唤的,就是一种这样的感觉,但是我的父母一直没有活出来,而且他们还不断的缺位,就是我会看到他们一直不断的退缩嘛,然后他们一退缩我就想往前,我越是往前我越是去承担,我越是觉得自己是大的,我越不能给到他们力量。但是就是说,直到今年7月份的时候吧,15年7月份上大课的时候,我还对这个地方特别有怨尤,然后就觉得为什么我要做这个先学这些的人,我的父母不是先来学习这些的人,为什么他们不能够现在灵修,在灵性上有所顿悟,然后来带领我来教我,我还要去受这么多年的苦,然后感觉到这么的不对劲,然后走这么多的弯路,然后我现在学到这些,然后反而我现在去教他们,然后我那个时候,那天晚上是我们分组讨论嘛,7月份的时候也有一位灵性导师在,不过她没有学奇迹,她名字叫丽曼,当时我们一组,当她听到我说这句话的时候,她就给了我一个,我觉得是比较幽默但是也就是挺有力量的一个回应,她就是说在我们这一行,也就是灵性的这一行嘛,有一个潜规则是谁先感觉到痛苦,谁就有这个责任和义务去修,谁先感觉到痛苦谁就要去学这些。可能是在我家的这样一个氛围中,我感觉到痛苦是最多的,其实甚至我父母就觉得很不可思议,为什么他们用他们长大的方式来教我,到我这我反而会有这么多的事情,会有这么多的痛苦。

    其实所有的这些课题吧,其中很重要的一点就是傲慢自大,这些是以前怎么说呢,当你在那么深的痛苦之中,你呼求的就是那样一种指引,就是你哪里出了错误,但是到大课之中吧,依强兄又跟我说了一次说,你在父母面前的这个傲慢自大还是你持续要做的一个功课,其实当时我还是有点听不进去,而且就是自我的那个评判会出来,但是就是我后来我选择就是不去跟着这个评判走,我也觉得就是挺自然的,你不跟着这个评判走,它自然就没有力量,很快它就消失了,因为自我本来就没有力量,本来就是一个空泡泡。而且到现在嘛,回家之后我也一直反复的去回想依强兄的这句话,包括去检视我在什么时候没有做到,然后什么时候这个傲慢又出来了,然后包括在做我的排列的时候,其中我的(本质?)父亲嘛,韩光代表的我的本质父亲,一直重复一句话就是,小鸽子的力量就来自于你的臣服和对序位的尊重,其实当时这句话我并不是很走心,然后就觉得好废话的一句话,我就没有想太多,但是后来我回来以后我就想他为什么要说这句话,而且他重复了很多遍,就觉得可能这个是非常非常非常重要的,其实我就想到了,当我特别特别小的时候,那个时候我还真的是什么都不懂的时候嘛,就是课程中说的“除非你们变为小孩子嘛”,就像小孩子一样,不懂的就向懂的人去求教,而不是不懂我就自以为知道自己懂了。

    就是在那么小的时候,然后我是真的什么都不懂的时候,就是很乖,我小时候是很乖很乖很乖的一个孩子,然后就是很尊重我的父母,非常尊重,而且是以他们为安全的、信靠的这个依托,然后特别尊重我们的序位,从来没有想就是自己是比父母大的,也不会觉得父母什么都不懂,相反的就是,父母真的对我非常的好,而且给了我非常非常多的帮助,就是会有那样的一段时光,就是那样一段时光过得非常顺,非常的幸福,真的,非常的幸福,而且那个时候我的效率非常的高,不管是学习、写作业还是做任何事情,特别快的就做完了,而且你的生活就是完全毫不费力的,很轻松的就这样过来了,包括那个时候我还是一个人见人爱的孩子,对于我的父母而言,我的到来包括我会有这样的重现,是他们的福气嘛,就是会有我这个一个省心的孩子,当那样的时候,我不是没有一个很尊崇这个序位,愿意臣服的这样的一个状态,而且这样的一个关系才是非常顺的,到后来我吃的很多很多的苦,其中最明显的一个苦就是我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就是从我上初中到上高中,我很强烈的一个疑问就是我不知道我该怎么办,我不知道我该以怎样的姿态去活着,什么样的姿态活着,真的,那个时候不管我问谁,谁都不能给我这个答复,就是我的父母,我父母的朋友,我的同学,没有一个人能回答你你应该以怎样的姿态去活,然后自己会把自己困得出不来,经常用一大堆的问题把自己搅进去,作茧自缚一样,真的很形象的这个词,但是很重要的一点就是那个时候不管谁说话我都不听,不管别人就是……其实现在想来的就是,当时身边的兄弟会给出一些建议,包括在那个时刻说了那么关键的一句话,但是全都被自我隔阂掉了,什么都屏蔽掉了,就当没有听见一样,听不进来,我还是按照我怎么想的这么去做,很一根筋而且很固执,谁的话都听不进去包括父母的话,甚至就会觉得父母知道的还没有我多,然后他们跟我说这些,我也听不进去,包括那个时候我在接受心理咨询的时候,心里治疗的时候,因为也跟父母那个时候的状态有关系吧,就是当我把我的很多的事情,我的很多状态讲出来之后,他们无法心平气和的接受,他们觉得我太复杂了,很多的想法不应该是一个孩子应该有的,然后我就不能非常安心的告诉他们,他们在那边就已经隔阂了嘛,一个孩子你应该怎么去想,应该怎么去做,就是有这些先入为主的条件在,他们就感受不到我的心,我的状态,当我接受心理治疗我都没有办法跟我的父母讲出来,都是去跟心理咨询师讲,因为我觉得她是一个很好的助缘嘛,我所有说的话她都能够去听,而且没有任何的反对也不会有任何的评判,其实我想要的就是父母会有这样的一个状态,不管我怎么样他们都能够无条件的接纳,但是其实,唉,怎么说呢,我们自己该去做的还是要做到位,就像对于我而言就是臣服和跟随,我觉得不用在再这个臣服和跟随上设置太多的条件,说我的父母要做到怎样了我才会做到怎么样,而是我要先做到了臣服和跟随,才能把力量还给他们,包括去活现和示范一个正确的家庭序位是怎样的,它一定不是小的变成大的,大的要变成小的,而是把大的归还给大的,把小的归还给小的。
    包括我下半年的时候听过一个家庭系统排师的一个课,然后他就会讲到一点说,一个人他在什么时候是完全成熟了,他在心理上完全成熟了,就是怎么去判断,就是看他是否对他的原生家庭有怨尤,是否还对他的父母,就是说,我的这些错误,我的这些问题要由他的父母来为他负责,是否想起父母来,还觉得父母亏欠了他,如果还有,那不管这个人名利有多大,不管他做了什么样的事情,在这个心理上都不是一个真正的成人。如果他已经没有了这个怨尤,然后自己的责任应该由自己承担,父母的责任也让他们自己去承担的话,那不管他的年龄是多少,他在心灵上已经是个成人了。其实我觉得这个判断,就是以此来作为一个关卡,是挺合适的,确实是如此,如果到现在对父母还是有评判和怨尤的话,那就是一种傲慢自大嘛,就是我觉得你应该怎么来做,但是你没有按照我的来做,但我为什么就不能顺其自然的去接纳去相信这个安排,就是对于我最好的安排呢。

    我想要去安排,我想要让一切是跟随我的掌控,这还是一种跟随自我的主导,还是不能够放下跟交托,一下说得有点多,其实我还想说,最近一段时间以来,跟我目前共修的这个关系,说到这就是想问下大家有没有什么想发言的,有感觉的话随时上麦,我先关麦。

    林斌:有兄弟想回应的嘛,刚才小鸽子讲的很多。我觉得内容太丰富了,几乎每一个点她都讲到了很多的东西,我在这里先做一个自己的感受和回应,我也希望其他的兄弟有感受的时候上来大家一起交流、探讨、共鸣,在家庭跟父母关系的这部分,其实我也是在走这一个过程。也属于在整理,整合阶段,我甚至连头绪,很清晰的头绪都不是很多哈,我就刚才小鸽子讲的这一个,做一个回应吧。就是对父母的傲慢。

    通常啊,我自己小时候也是属于这样一个成长环境造成的,就是当父母的力量不太足的时候,小孩子就因为觉得在父母那里感受不到这种力量,来自于父母的力量,就是通常自己过来去支撑父母,这样的时候,时间长了以后,就会有这样的习性,心目当中对父母的地位啊,就会受到影响,我母亲也属于这样的状态哈,小时候在我的心目中就是一种喜怒无常的,很生气,她当时都气得呀暴跳如雷,还没反应过来,突然一个事打岔,她就笑了。这样的话我就觉得很气嘛,把我刚才吓一跳,你现在又变成这样,所以渐渐地我们家就形成了,我父亲是一个很有尊严的很有威严的,在我们孩子心中是一个又怕又敬又爱,对我妈妈呢就没有这份尊敬,通常即使是我妈说的是对的,但是因为她说话的方式,就是会反感她,对我妈妈会产生一个逆反,不尊敬她,事实上,我妈妈在处理很多事情上,也会让我们感觉就是说她的方法,方式方法不对,也会产生这样一个触动吧,所以小鸽子刚才一直在说,怎么样能够臣服于父母,然后能够带领,最后因为在灵性上,我们是走在前头的,就是刚才你说的,丽曼老师说的,谁感到痛苦,谁就修,是吧。

    既然我们已经选择了在家族这个系统里头,我们承担这样一个灵性上的一个带头的作用,在这方面的把握,我们记得在这次大课我们做的一个排列,就是有这样一个原则嘛,就说我们臣服的是谁啊,臣服的是本质,是父母内在的基督本性,我们要看到,我们是一体的,不把父母当作一个身体的时候,当我们回归到灵性层面的时候,回归到一体的圣子身份的时候,父母内在的基督本性,我们要认出来,然后臣服的,这样的话,这个序位,在家族当中,我们给到这部分的认同和臣服的时候,我们在继续跟父母在形相层面,在家里头在身份层面,就会容易一些吧。

    而且还有一个,当父母呈现的是小我,用小我的方式要来跟我们互动的时候,这个时候,我们也要清明的小我的模式是虚幻不实的,这个时候我们是可以采取任何方式跟父母去互动。
    这是这两天我的一个体会吧体验,那么当这两天也是有一个正面的交锋,本来是很简单的事,我弟弟来了,怎么安排住宿,我妈妈现在住的是我们家最好的房子啦,就是这个意思,我妈妈就非常激烈的有一个方式就是,你不听我的我就走,你再不听,不准你说了,你再不听我就死给你看,当时我心很平静,在这之前我也是交托圣灵,祈祷发愿了哈,在那个时候我就觉得毫不退让,非常的坚决的坚持自己的观点,没有做妥协,按以往的形式,我怕事情闹大,怕我妈的身体不好,经受不起,她也经常说,心脏不好,你把我气死了,你对我再好,还不如你现在一句话拿刀戳到我心里头,你是存心想让我死,经常会拿这种话逼我,所以那一刻我没有理她这个,我就是非常坚定就是就这样,完了之后第二天,事后也心有余悸啊,但是我会去宽恕,在三条线上站稳了,第一个都是圆满本性,我们都是上帝之子,不受伤害,没有人会被伤害,第二个就是看到神圣意愿,这就是爱的呼求,在这个时候就是要看到幻就是幻的,就是在呼求天父的圣爱,让天父的圣爱来到我们之中,在我们心里流动起来,不被自我障碍住,就是认定自我幻就是幻的,不可能产生威胁,产生任何后果。

    我就确信它没有任何后果,就是这样一旦心里头出现了忐忑障碍的时候,我就开始宽恕,就让自己回到平安当中,而且我就相信没有任何后果,只有当我认定会产生一个可怕的后果,会有恐惧出现的时候,会有个恐惧的结果给我,在这个方面我当时是很清晰,不赋予它力量。
    到今天的时候,今天晚餐的时候,又开始在说这话,我妈又在说这事情的时候,我老公也在说,你的心好硬啊,好狠啊,我心里就赶快就默念,这一切都是假象,它不是真的,不再产生内疚,也不再在此赋予它意义,那么当时我就有这样的一个清晰的交托嘛,就是祈求J兄,然后又进入这个状态的时候我就讲了,就开始非常平和地去讲,我就说为什么会这样,我说要是如果以这种要挟的方式逼我就范的话,我是不接受的,一次一次地退缩,将来我们还怎么交流啊,我说我坚持的并不是对于这件事情坚持,我坚持的是我们都要有交流的渠道,我们还有沟通的余地,我不接纳的是就把事情就这么定了,就这样决定就怎么样,我说我要的是我们大家还能够达成一个共识,可以继续交流而不是把门封死,就这样把门关掉,我是不同意的,我说我要的是这个,我就说为什么会出现这个,妈妈是以什么样的心态我也明白,我老公是怎样的状态我也明白,我说我当时夹在这中间,妈妈这边我也不好跟妈妈交流,然后老公现在也是,我妈其实是看我老公的态度,我妈妈看我老公这样,不能让女婿吃亏,所以坚持这样,我把我的为难之处都讲出来,我觉得今天吃饭的时候就很好。

    我妈就说再也不以这种方式跟我互动了,我说你要是经常以这种一哭二闹三上吊的话,我真不吃这一套,我说我肯定不吃这一套,一定要有交流的渠道,我不能说是用这东西威胁我,恐吓,逼迫我就范,我说这个我不接受,然后我妈今天也说,我们可以交流嘛,什么事情都可以跟家人敞开了,心里有什么感受有什么顾虑,怎么想的你们都听一听嘛,我也愿意听听妈妈的想法,何况我还,这件事情很早我就在考虑了,考虑妈妈是什么样的感受,我也在考虑我老公的感受,其实我心里都明白,我为什么这样去做,我今天就是这样很敞开地说了,然后我就觉得,有一点很有感受就是,当我们跳脱出来,立在圣子身份的时候,立在永恒之处的时候,立在真相当中的时候,幻相是可以利用的,就是说利用世间法,比方吵架啊、打架啊,甚至这样的都可以,我们不要去赋予“一定是这样的,一定要对妈妈百依百顺就是孝顺”,我觉的有时候不是这样的,以前的那种传统的观念逼着我们以那样的方式去“你就必须顺从,必须干什么”,我觉得好像还不是,幻象可以为圣灵所用,要是如果说我完全在行为层面我就不去作为,或者说我只是一味的息事宁人,我只要在心里宽恕就好。但是我觉的心里宽恕是宽恕,行为层面比方说,我那天的感受我都觉得我很吃惊,心里头是非常平静的,我并不恐惧,也并生气,但是我那天的口气非常硬,甚至让我妈妈和老公很吃惊,怎么那么凶那么狠呢,说话说得那么狠呢,我就觉得奇怪,但是我今天看来是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不下猛药撼动不了自我长期形成的坚固的堡垒,所以在这点上只要我们不跟随自我,不升起恐惧没有畏惧的时候,因为我们信任的就是家人的内在的基督本性,我们信任他们内在的基督本性,我们是相通的,没有恐惧的,我们只不过是对自我就是毫不妥协,行为层面我觉得心态眼光立稳咯,行为层面真的不去评判,不去定什么对啊错啊好啊坏,放下它,就是心是平安的,我跟随的是圣灵,我知道我们真的都不受威胁,我知道不受伤害,没有任何人会受伤害,这个真的,我有一种感觉就是这是不是自我在开脱还是干什么,只是我不断地反问自己,我是有这种吗?我就觉得跟随自我的成分不多,更多的我是比较清明的,在这个状态里头我是带着观照,一直带着清晰的跳脱的观照在所为,这是我的一个感受,对父母的一个傲慢哈,你如果在这个层面在行为层面想的话,确实很傲慢,但是我觉的我内在是真正的信任家人的基督本性的,我认出的是家人的神圣本质,臣服于内在我们真的真相,在这方面我觉的没有罪疚感,再一个就是说,同时在这里,还有一个就是,心里头就是认出父母,就是在这一方面也可以同理吧,父母是以他们认为是对我们最好的方式,以他们认为最对的方式来表达他们对我们的互动哈,只不过受了自我的局限,所以在我们来说是收不到的,因为以自我为中心,自我它就是在特殊关系里头它就是以这种方式在互动,可是我们看到它,我们穿过自我的这个幻觉,看到他们真正要给与我们的是爱呀。只是方式,以自我的理解的这一层的方式在表达,可是我们能够收到它背后的真正的爱,尽他们的所能来爱了我们。那么我们收到这份爱,内心是能够把收到这份爱的感恩表达出来的。在行为层面,我也可以对父母表达的,我收到妈妈你的爱了,你本来是想为我考虑,你的好意我都收到,我都领了,但是用这种方式我接受不了,我们就是这样坦诚,去交流。把自己真实的感受说出来,我觉的说感受的时候是没有障碍啊。先不去评判父母亲会不会因为这个接受不了啊。会不会感觉的会误解啊。就像今天,我被逼得没办法的时候,不说又憋得不行的时候,我就直接说的就是内心真心的感受,就是说我能够理解妈妈为什么要这样做,为什么她会这样去想,我也知道,我也能够理解我老公,他们俩互相之间都在想什么,有什么想法我都感觉到了,但是我有我的考虑我也想到了,我就把自己的这些感受说出来,反过来正是这些发自内心的真实的感受,是能够打动的,是能够化解我们之间的隔阂了,就不需要去猜疑了,就是这么感觉的。哪怕就是误解也好,这是我的真实的感受,我就把它说出来。

    人,我们真心去交流,心是相通的,我们是可以交流的。我今天先回应到这,我希望大家都能够踊跃的发言哈,好,共同得来分享。

    (文娟 笔录)

    点评

    感谢文娟,赞!  发表于 2016-2-5 09:28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友链申请|手机版|小黑屋|新帖|奇迹课程网 ( 沪ICP备06028955号-2   

    GMT+8, 2017-10-18 17:12 , Processed in 0.252481 second(s), 36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