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繁体中文聆听音频

奇迹课程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970|回复: 5

* 20120424 和J兄共修《奇迹课程》第三章第六节 《评判和权威问题》

[复制链接] 放大 缩小 原始字体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5-4-9 21:25
  • 签到天数: 242 天

    [LV.8]以坛为家I

    扫一扫,手机访问本帖
    发表于 2013-5-29 23:10:4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亲,你还没有登陆哦,无法享受到更多服务的,马上登陆。如果还没有帐号,请立即注册
    本帖最后由 admin .013-11-2.:04 编辑

    音频地址:http://www.acim.cn/J/31-20120604T3VI.MP3


    本录音已经由Lulu在整理成文中。感谢!
    ==============

    《奇迹课程》第三章 第六节 翻译初稿,欢迎提出修改意见!


    六、评判和权威问题
    We have already discussed the Last Judgment, but in insufficient detail. After the Last Judgment there will be no more. Judgment is symbolic because beyond perception there is no judgment. When the Bible says "Judge not that ye be not judged," it means that if you judge the reality of others you will be unable to avoid judging your own.
    我们已经讨论过最后的审判,不过还不够详细。在最后审判之后,一切就都结束了。评判是象征性的,因为在认知之外,评判并不存在。《圣经》说:“不去评判,你也不会受评判”,意思是说,如果你评判了他人的真实存在,你就会不可避免地评判你自己的真实存在。

    The choice to judge rather than to know is the cause of the loss of peace. Judgment is the process on which perception but not knowledge rests. I have discussed this before in terms of the selectivity of perception, pointing out that evaluation is its obvious prerequisite. Judgment always involves rejection. never emphasizes only the positive aspects of what is judged, whether in you or in others. p4. What has been perceived and rejected, or judged and found wanting, remains in your mind because it has been perceived. One of the illusions from which you suffer is the belief that what you judged against has no effect. This cannot be true unless you also believe that what you judged against does not exist. You evidently do not believe this, or you would not have judged against it. the end it does not matter whether your judgment is right or wrong. Either way you are placing your belief in the unreal. This cannot be avoided in any type of judgment, because it implies the belief that reality is yours to select <from.>
    选择评判而非了解,这就是失去平安的原因所在。评判是认知而非知识所基于的过程。我在前面谈及认知的选择时就讨论过这一点,并指出,评估是它明显的先决条件。评判总是包含拒绝。无论是对自己还是对他人,评判绝不会只强调评判对象的积极方面。被认知和被拒绝的、或被评判和被发现欠缺的一切,都会留在你心智中,因为你已经看到它们。令你痛苦的幻觉之一,是你相信你的评判所反对的对你没有任何影响。这不可能是真的,除非你也相信,你的评判所反对的并不存在。你显然并不相信这一点,否则你就不会作出反对它的评判了。最终,你的评判是对是错都无关紧要。无论怎样,你都是将你的信念置于不真实的所在。任何形式的评判都无法避免这种情形,因为它意味着你相信:真实存在是由你来选择的。

    You have no idea of the tremendous release and deep peace that comes from meeting yourself and your brothers totally without judgment. When you recognize what you are and what your brothers are, you will realize that judging them in any way is without meaning. fact, their meaning is lost to you precisely <because> you are judging them. All uncertainty comes from the belief that you are under the coercion of judgment. You do not need judgment to organize your life, and you certainly do not need it to organize yourself. the presence of knowledge all judgment is automatically suspended, and this is the process that enables recognition to replace perception.
    完全不加评判地对待你自己和你的兄弟,这会带来极大的解脱和深刻的平安,你对此还毫无概念。当你认出了你之所是,以及你的兄弟之所是,你就会认识到,你以任何形式评判他们都毫无意义。事实上,正因为你评判了他们,你才对他们的意义一无所知。所有的不确定都源于你相信,你被迫要作出评判。你无需用评判来组织你的生活,你肯定也无需用它来组织你自己。在知识面前,所有的评判都会自动停止,而这正是能让“认出”来取代认知的过程。

    You are very fearful of everything you have perceived but have refused to accept. You believe that, because you have refused to accept it, you have lost control over it. This is why you see it in nightmares, or in pleasant disguises in what seem to be your happier dreams. Nothing that you have refused to accept can be brought into awareness. is not dangerous in itself, but you have made it seem dangerous to you.
    你对你所认知、却拒绝接受的一切都感到非常害怕。你相信,因为你已拒绝接受它们,所以你就失去了对它们的控制。这就是你会在噩梦中看到它们、或在看似是你的美梦中看到它们令人愉悦的伪装的原因所在。你所拒绝接受的一切都无法被带入觉知中。这本身并不危险,但你把它们变得看似对你十分危险。

    When you feel tired, it is because you have judged yourself as capable of being tired. When you laugh at someone, it is because you have judged him as unworthy. When you laugh at yourself you must laugh at others, if only because you cannot tolerate the idea of being more unworthy than they are. All this makes you feel tired because it is essentially disheartening. You are not really capable of being tired, but you are very capable of wearying yourself. The strain of constant judgment is virtually intolerable. is curious that an ability so debilitating would be so deeply cherished. Yet if you wish to be the author of reality, you will insist on holding on to judgment. You will also regard judgment with fear, believing that it will someday be used against you. p4. This belief can exist only to the extent that you believe in the efficacy of judgment as a weapon of defense for your own authority.
    当你感到疲惫不堪,这是因为你已评判自己会疲惫不堪。当你嘲笑某个人,这是因为你已评判他没有价值。当你嘲笑你自己,你也会嘲笑别人,因为你无法容忍自己比他们更没有价值的想法。所有这一切都会让你感到疲惫不堪,因为这极其令人沮丧。你并不是真的能够疲惫不堪,而是你非常能够让自己疲惫不堪。不断作出评判的紧张事实上是无法忍受的。奇怪的是,这种让人虚弱的能力会深受你的重视。但如果你希望成为真实存在的创作者,你就会牢牢抓住评判不放。你也会心怀恐惧地看待评判,相信总有一天你会受到评判。只有当你相信,评判能作为一种保卫你自己权威的武器时,这种信念才能存在。

    God offers only mercy. Your words should reflect only mercy, because that is what you have received and that is what you should give. Justice is a temporary expedient, or an attempt to teach you the meaning of mercy. is judgmental only because you are capable of injustice.
    上帝只会给与慈爱。你的话语只应反映慈爱,因为这就是你所收到的,也是你应当给与的。公正只是一个暂时的权宜之计,或尝试教导你慈爱的含义。它是评判性的,只因你也能做出不公正的事。

    I have spoken of different symptoms, and at that level there is almost endless variation. There is, however, only one cause for all of them: the authority problem. This <is> "the root of all evil.. Every symptom the ego makes involves a contradiction in terms, because the mind is split between the ego and the Holy Spirit, so that whatever the ego makes is incomplete and contradictory. This untenable position is the result of the authority problem which, because it accepts the one inconceivable thought as its premise, can produce only ideas that are inconceivable.
    我已谈到各种不同的症状,并且在这个层次上几乎有无穷的变化。但所有这些症状都只有一个成因:权威问题。这是“所有罪恶的根源”。自我所制造的每一种症状都会有一种自相矛盾的说法,因为心智已在自我和圣灵之间分裂了,因此,自我所制造的一切都是不完整的和矛盾的。这种站不住脚的立场就是权威问题所导致的结果,因为它把一个难以置信的想法作为它的前提,所以它只会制造难以置信的观念。

    The issue of authority is really a question of authorship. When you have an authority problem, it is always because you believe you are the author of yourself and project your delusion onto others. You then perceive the situation as one in which others are literally fighting you for your authorship. This is the fundamental error of all those who believe they have usurped the power of God. This belief is very frightening to them, but hardly troubles God. He is, however, eager to undo it, not to punish His children, but only because He knows that it makes them unhappy. God's creations are given their true Authorship, but you prefer to be anonymous when you choose to separate yourself from your Author. Being uncertain of your true Authorship, you believe that your creation was anonymous. This leaves you in a position where it sounds meaningful to believe that you created yourself. The dispute over authorship has left such uncertainty in your mind that it may even doubt whether you really exist at all.
    权威问题实际上是一个原作者的问题。当你有一个权威问题时,这总是因为你相信你是你自己的原作者,并把你的错觉投射到他人身上。你于是就把这种情境视为别人真的是在为你的原作者身份而与你争斗。这就是所有相信他们已篡夺了上帝权力的人所犯的根本错误。这种信念对他们来说非常可怕,但这并不会困扰上帝。不过,祂渴望化解它,而不是惩罚祂的孩子们,只因祂知道这让他们感到不快。上帝的受造者被赐予了他们真正的神圣原作者身份,但当你选择将自己与你神圣的原作者分开时,你更愿意是无名者。因为你对你真正的神圣原作者身份并不确定,所以你相信你的创造是无名的。这让你觉得你创造了你自己这一信念听起来是有意义的。对原作者身份的争议在你心智中留下了这样一种不确定,以至于它甚至会怀疑你是否真正存在。

    Only those who give over all desire to reject can know that their own rejection is impossible. You have not usurped the power of God, but you <have> lost it. Fortunately, to lose something does not mean that it has gone. merely means that you do not remember where it is. Its existence does not depend on your ability to identify it, or even to place it. is possible to look on reality without judgment and merely know that it is there. p48
    只有那些放弃了所有想要拒绝的愿望的人,才可能知道他们是不可能遭拒绝的。你并不曾篡夺上帝的权力,你只是已经失去了它而已。幸运的是,失去一样东西并不意味着它已经消失了。这只意味着你记不得它在哪里。它的存在并不取决于你是否能认出它、甚至不取决于你把它放在哪里。不加评判地看待真实存在,只是了解它就在那里,而这是可能的。

    Peace is a natural heritage of spirit. Everyone is free to refuse to accept his inheritance, but he is not free to establish what his inheritance is. The problem everyone must decide is the fundamental question of authorship. All fear comes ultimately, and sometimes by way of very devious routes, from the denial of Authorship. The offense is never to God, but only to those who deny Him. To deny His Authorship is to deny yourself the reason for your peace, so that you see yourself only in segments. This strange perception <is> the authority problem.
    平安是灵性的天然财产。每一个人都有自由拒绝接受他继承的财产,但他并没有自由去确定他继承的财产是什么。每一个人必须决定的问题是原作者身份的根本问题。所有恐惧最终都源于对原作者神圣身份的否认,而有时这种否认非常迂回。这样做决不会冒犯上帝,而只会冒犯那些否定祂的人。否认祂的原作者的神圣身份,就是向你自己否认你平安的理由,这样你只能看到不完整的自己。这种奇怪的认知就是威权问题。

    There is no one who does not feel that he is imprisoned in some way. this is the result of his own free will he must regard his will as not free, or the circular reasoning in this position would be quite apparent. Free will must lead to freedom. Judgment always imprisons because it separates segments of reality by the unstable scales of desire. Wishes are not facts. To wish is to imply that willing is not sufficient. Yet no one in his right mind believes that what is wished is as real as what is willed. Instead of "Seek ye first the Kingdom of Heaven" say, "<Will> ye first the Kingdom of Heaven," and you have said, "I know what I am and I accept my own inheritance."
    每一个人都会感觉自己受到了某种程度的囚禁。如果这是他自己的自由意愿所导致的结果,那他一定会认为他的意愿并不自由,否则这样的循环论证就相当明显。自由意愿必然导致自由。评判总会导致囚禁,因为它用反复无常的愿望的尺度来将真实存在分割成片段。愿望并非事实。愿望意味着意愿并不足够。但任何具有正确心智的人都不会相信,希望和意愿同样真实。不是说:“你们先要寻求天国”,而是说:“你们先要有进天国的意愿”,而这就是说:“我知道我之所是,并且我接受我自己继承的财产。”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4-2-20 11:22
  • 签到天数: 92 天

    [LV.6]社区居民II

    发表于 2013-11-26 15:45:21 | 显示全部楼层
    认领笔录!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4-2-20 11:22
  • 签到天数: 92 天

    [LV.6]社区居民II

    发表于 2013-12-12 09:41:0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lulu .013-12-1.:09 编辑

        晓捷:非常好,这一课很应景啊,真的是一切都是这种完美的安排嘛。第三章的第六节《评判和权威问题》,第一段,我们已经讨论过最后的审判,不过还不够详细。在最后审判之后,一切就都结束了。评判是象征性的,因为在认知之外,评判并不存在。祂说,愿意看奇迹课程的人以及愿意聆听祂的人真够胆量的,不管是说你们天天在看、天天在听,还是一段时间在看、一段时间在听,还是偶尔看一下、听一下,我都要说你们真够胆量的。因为它会怎么样呢,它真的会颠倒你们所习以为常、信以为真的所有的观念,比方说评判是象征性的。对你们来讲,评判就是活生生的生活的必要组成部分啊,就是天理,就是习性,就是司空见惯的这种的生活的一部分啊,就是你们用来组织你们的生活,用来组织你们自己,这种不可或缺的、重要的架构和成分啊,它怎么可能是象征性的呢?它又象征着什么呢?评判是象征性的,因为在认知之外,评判并不存在,象征性的意味着它并不是本体,也意味着它并不是必须的,也意味着它是完全可以引发一系列对于信念的思考的。只有在这场分离、恐惧、罪疚、挫败的噩梦里,我亲爱的兄弟,你才会需要评判,评判和认知是相伴相随的,一旦你离开了知识,你就必然需要认知,而认知的基础就是评判。《圣经》说:“不去评判,你也不会受评判”,意思是说,如果你评判了他人的真实存在,你就会不可避免地评判你自己的真实存在。如果你评判了他人的真实存在,就是剥夺了他人的在爱中的天然禀赋和真实状况,那么必然你要评判自己的真实存在,你认为谁不够格进天堂,你就是在认为自己不够格进天堂,你认为谁不配得到爱,不配得到谅解,不配得到宽恕,你就是在否定自己得到爱、得到宽恕、得到谅解的权力和能力。你给予的,也必将给予自己,祂提醒我们重视这个问题,祂说为什么我要提醒你们关照自己的每一个反应和心念呢?就是看你的信念和反应有没有在爱中,有没有在评判,没有没在进行一个扭曲的、片段的、片面的、断断续续的认知过程和评判过程,如果有的话,亲爱的兄弟,以你现在已经具备的觉察能力,我都能够知道自己已经不在爱中了,不在爱中,就在痛苦中,不管痛苦看起来是撕心裂肺还是喟然轻叹,它跟你真正具有的喜乐的能力来讲都真的是天差地别啊。喜乐才是你的天赋,爱才是你的天赋,别忘了这一点。
            选择评判而非了解,这就是失去平安的原因所在。正如评判一样,这里的了解有两层意思。一层是象征性的,一层是本意的。象征性的就是你们所惯常说的了解,看看我们的自我是多么容易地跳进评判中啊,而不是想去了解对方,我们是多容易去限制性地使用我们的心智能力,而不是敞开性地去接纳和了解,或者探索和好奇。另外一层的了解,就是了解真相,了解生命的真相,也就是去达到知识的认出。选择评判而非了解,这就是失去平安的原因所在。祂说,为什么有很多的老师,他们在谈了解,他们在谈接纳,他们同样也会在一些场合中带领人们走向很深的地方呢,因为他们也在走这个方向,就是说帮助人们之间的了解,那个了解一定会有一生的愿心和动力的,去通往真正的了解、彻底的了解。评判是认知而非知识所基于的过程我在前面谈及认知的选择时就讨论过这一点,并指出,评估是它明显的先决条件。按照什么评估呢?按照自我的需要去评估。评判总是包含拒绝,因为一旦有了评估,就意味着你和我是对立的两个自我,一旦有了评估,评估的前提又是相信我们是基于匮乏和恐惧、罪疚和痛苦才形成这样的个体身份的,所以这样的评估一定会带来包含对拒绝的评判。拒绝相信对方和我是一体的,和我是一个生命,拒绝相信自己的圆满富足和对方的圆满富足。无论是对自己还是对他人,评判绝不会只强调评判对象的积极方面。祂说,留意那些已经是最平和的评判啊,你们不是都会习以为常的去期待那一连串的积极后面的但是么?被认知和被拒绝的、或被评判和被发现欠缺的一切,都会留在你心智中,因为你已经看到它们。这就是为什么我说,致力于看到你弟兄的美善吧,不是为了他停留在表面的积极方面,而是为了深入和他相通的生命本质,因为被认知和被拒绝的、被评判和被发现欠缺的一切,都会留在你心智中,因为你已经看到它们。从这个意义上来讲,对方是什么样的其实根本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在对方身上看到了什么,我以前也举过极端的例子,包括在这种罪行累累的杀人犯,或是人类历史上公认的这种大屠杀的发起者,也是一回事,你在他身上,他做了什么一点都不重要,你在他身上看到了什么才是对你的幸福至关重要之事。令你痛苦的幻觉之一,是你相信你的评判所反对的对你没有任何影响。诚实地想想看,让你能够轻松的、轻易的、轻率的做出评判的动力,是不是因为你相信你的评判所反对的对你没有任何影响,所以你才会如此轻松地脱口而出,如此不加思考的直接反应,不管是有没有说出声,你关照你的心灵、关照你的心智,是不是会经常这样迅速的不带思索、自发的、处于习性的去进行评判呢?因为你相信你的评判所反对的那些对你没有任何的影响,你的评判所反对的人与事与现象对你真的没有任何影响么?这不可能是真的。除非你也相信,你的评判所反对的并不存在。你显然并不相信这一点,否则你就不会作出反对它的评判了。你必然相信有东西真实的存在,而且它跟你的自我是对抗性的,所以你才会对此作出评估,作出评判,你的生命就被局限在这样的小小的囚笼里面,找出我的对立面,对它进行评估,对它加以评判,对它作出更多的一系列基于评判和评估的反应,想想你的人生是不是老调重弹了很多回了,是不是在同样的一个人、一件事情上都有很多这样的你自己并不满意甚至深感痛苦的经验了,我们所在进行的一切就是帮助你从这样的噩梦里醒来,从这样的痛苦里解脱,去拥抱你本来就拥有的喜乐和自由。最终,你的评判是对是错都无关紧要。只要你作出评判(无论怎样),你都是将你的信念置于不真实的所在。你把你的信任、你的信念放错了地方,你相信那些不真实的真的发生了,你才作出评估和评判。任何形式的评判都无法避免这种情形,因为它意味着你相信:真实存在是由你来选择的。认为自己有理由、有能力作出评判的前提是,你相信你真的懂得什么是真的,什么是假的,并且真实存在是你来选择的,你可以选择真与假,当然此处的你指的是你的自我。
            完全不加评判地对待你自己和你的兄弟,这会带来极大的解脱和深刻的平安,祂说,这完全配得上成为你们的座右铭,这句话。你对此还毫无概念。祂说,不要把你对此还没有概念当成我对你严苛的评判了,我只是在提醒你,你对极大的解脱和深刻的平安的体会还远远没到呢,它们还在你的前方,跟随你的愿心和选择等着你去拥抱呢,是这个意思。当你认出了你之所是,以及你的兄弟之所是,当你认出了你们的生命本质是圆融一体的爱,是不需要分裂对抗争夺的那个圆满的时候,你就会认识到,你以任何形式评判他们都毫无意义。除了爱之外,所有的都褪去了。事实上,正因为你评判了他们,你才对他们的意义一无所知。一旦你开启了评判这个自我的自动化工具,你就会失去对它们和你自己意义的了解和认知跟认出,你就把自己隔绝在喜乐、平安、圆满、幸福之外了,我在此时殷殷地提醒你,不要再耽搁自己的幸福了,评判一定是前后矛盾的,一定是自我冲突的,一定是充满了怀疑和不确定的。反过头来,所有的不确定都源于你相信,你被迫要作出评判。思考一下这个问题,有的时候,其实你对评判也厌倦了,你对所有那些帮助你评判的工具,提醒你评判的人,你也会感到厌倦和愤怒,因为你内心相信你是被迫要作出评判的。再聆听一下这解放的宣言吧,你无需用评判来组织你的生活,你肯定也无需用它来组织你自己。不要误以为,任何关于放下评判的说法是要削弱你的力量,相反的,它是要你去拥抱你真实的力量。你无需用评判来组织你的生活,你肯定也无需用它来组织你自己,这并不是意味着让你当下就放下所有的评判,这也是肯定做不到的,我也不会这么不切实际让你陷入一个惶恐的、不安的情境,不是这个意思。我的意思是说,请求你开启对这一点的信任和开放性。在知识前面所有的评判都会自动停止,而这正是能让“认出”来取代认知的过程,在那个让你完全信任交托的,就是完全交托之后达到那种完全的信任面前,在面对生命本质的安心的了解的面前,所有的评判都会自动停止,你也是通过一步一步的认出来取代认知,来到达这样的安心之境的。祂问一问有什么问题或者有什么感想。王聪有么?
        王聪:就听着挺有感觉的(晓捷:是),往常的章节就是听不懂的比较多,这几章觉得语言挺直白的,(晓捷:是),我之前也是一个挺喜欢评判别人的人,这点依强应该知道,总是见到什么人或者生活中的人有特别多的评判,我就像我对评判有两点原因,一个就是想告诉自己我比别人价值高,我比别人有价值(晓捷:说得好),然后另外一点就是也是想告诉我自己我比人特殊(晓捷:说得好),暂时就说这些吧。
        晓捷:非常棒。我们自我的习性都是这样的,为了那个价值感和特殊性去评判,结果反而在评判中失掉了自己真正的价值感,其实特殊性也是违反我们的幸福的,谢谢。
        纳新:在听一段的时候,虽然我也在摄像啊,但是事先也有些,谈不上不快,就是说一个郁闷,有些不太舒服的地方,但是听了这节以后就觉得看到自己特殊的自我在那里,它是所有那些不快的源头(晓捷:是),看了以后就放松很多,有时候自我的存在,奇迹课程用各种方式在描述,在不断的在对它提供一个视角,此刻的视角我觉得非常周到,就是另外一种方式让我们一下子,我们好像还是会忘记,以为它就是我们的存在,就是烦恼啊,不快啊,自己的家事啊,是有理由,并且需要去肯认,但在那一个当下,听到这以后,觉得还是老问题,还是要修啊,一步一步的,把它放下。
        晓捷:是的,我自己也非常的感动,刚才在共修之前我们讨论的时候,我知道是怎么回事,我当时也问了一下就是没有这个动力去继续讨论那些问题了,就是一个更加普遍的信任吧,对弟兄的信任,对圣灵的信任,然后自己读的过程中,包括通传的过程中就觉得,真的就只是感恩,就是感谢,包括感谢兄弟,感谢纳新,感谢诸位,我们这个共修和通传的目的是什么呢?就是为了我们自己的宽恕,没有别的目的,其实真正的目的只是这一个,我就看到了所有发生的,现场又再次感觉到了所有发生的一切真的都是为我们的宽恕而来的,而且也是因我们愿意宽恕的愿心而来的,就觉得对兄弟们,对每位兄弟,包括我们在这儿的兄弟,不在这儿的兄弟,都感觉到很感恩。也很感恩这位兄长,祂让我更能够在幻相里吧,好像有这个福缘去深的、更真切的体会到祂的真的是宁静的、一无所终,只是静静地陪伴着你,去发现你自己内在的美善,祂真的一点都不着急,一点都不把问题当真,祂只看到我们的美善,祂也看到我们的错误,但是祂指出错误的目的就是告诉错误根本就不重要,直到错误根本就不存在。真的是感谢,感谢你们。
        王聪:我们失去平安的原因,以前听纳新老师讲,我们失去平安的原因不是分裂么,不是与上主以及天国的分裂么?
        晓捷:非常好。祂说,对的,分裂是源头,分裂之后就有若干表现,评判是其中的一个表现,因为评判就是说我们只有基于自己是独立个体,对方也是跟我们对抗分裂的个体,才会需要评判嘛!如果我们是一个整体,有什么好评判的呢!这就是分裂产生的评判的需求。非常好,要是有什么感触或是问题随时说。
        晓捷:你对你所认知、却拒绝接受的一切都感到非常害怕。祂说,这两个事情是相辅相成的,你想想你一路走过来或者当下生命里,所认知却拒绝接受的一切,同时也让你感到非常害怕的那些东西,想想看,比如说贫穷,比如说没有社会地位,不被人认可,或者感觉到非常的羞耻,不懂规矩等等。祂说,当你认知却拒绝接受什么东西的时候,你一定会感到非常害怕,因为这就是你内在那个的罪疚、那个像火一般灼烧你心灵的那个痛苦,你所压抑不了然后你才会投射出去,反映成某种现象、某种形式,其实你真正害怕的是你自己内在的那个罪疚感,因为你害怕它,压抑不了了,然后你再投射出去,变成了你会去认知、会去评判、去拒绝接受它们是你内在的东西,你当然应该感到害怕了,因为它们是如此的恐惧,甚至否定了你的生命是有正确理由去存在的。祂提到一些现象很有趣,祂说为什么人类社会会对认祖归宗,男性会对这个孩子是不是我的等等非常地看重,是因为什么呢?包括人们会说我的孩子的话呢,或者我们部落的孩子,我们这个家族的孩子是什么,就是好像是有正当理由的,是应该得到爱和照顾的,人们会很轻蔑地对待野种,为什么呢?祂说根源是在这儿,我们对自己生命的正当性是有怀疑的,因为这种个体生命的来源是自我的一个谎言,它告诉我们我们跟上帝分裂,而且因为这个罪、这个滔天大罪而理当受苦,所以呢,这个恐惧的根源是在这里。你相信因为你已经拒绝你就所认知却拒绝接受的一切,所以你就失去了对它们的控制。这就是你会在噩梦中看到它们、或在看似是你的美梦中看到它们令人愉悦的伪装的原因所在。这就是一个悖论,所有你囚禁的一切、你拒绝接受的一切,你拒绝接受它们本身其实意味着,你对它们是处于一个失控状态,举两个例子,祂说这也是晓捷经常举的例子,就是监狱和精神病人的医院,这是世间恐惧的典型的一个象征,就是什么,会犯罪,会神志不清,会精神失常,这就正好象征着你们最大的恐惧之一、之二,就是犯罪,就是罪和疯狂。你批评罪行和疯狂,你拒绝接受罪行和疯狂的源头,在你的心灵深处属于自我的那个部分,你用种种的形式在人类历史上,你们还会用严苛的形式,去控制罪行和疯狂,有的时候在某些时代在某些地区,人们是会把疯子烧死的,是会对罪行严加处置的,但是实际上,你拒绝接受的任何东西只能证明你对它们的失控,你越拒绝就越证明了你的失控。因为你无法控制它们,你就会在噩梦中看到它们、或在看似是你的美梦中看到它们令人愉悦的伪装的原因所在。怎么叫“或在看似是你的美梦中看到它们令人愉悦的伪装的原因所在”,祂问你有这样的经验么?你在跟爱人含情脉脉的相处,你在跟亲人温情脉脉的同在的时候,你在很赏心悦目地欣赏自己的时候,你有过那样的经验么?发现你的爱人、你的亲人、你的朋友或者你自己的疯狂的一面,相对的不那么神志清醒的那一面,以及这种攻击性的那一面,有过这样的经验吧,有过从那种看似的天堂坠落的经验么,或者说暗暗吃了一惊,看似怀疑眼前这一切的真实性,包括在你所崇拜的人身上,在那些人们所公认的伟大艺术中等等等等。你所拒绝接受的一切都无法被带入觉知中。觉知,祂说是认出的意思,是那个从认出走向认知的那个觉知,祂说,当你真正觉知的时候,你就看不到罪行,看不到疯狂,看不到恐惧的一切。这本身并不危险,但你把它们变得看似对你十分危险。这就是为什么人们会在修行,在心灵的训练,在奇迹的学习中,在一段时间里要创造安全区域的原因。祂说到依强的例子,原来会说我有一块生活和这块是不相关的,这样对我来讲比较安全,这很正常,因为你所拒绝接受的一切都无法被带入觉知中,这本身并不危险,但你把它们变得通过这种拒绝接受、也觉察到拒绝接受的一切无法被带入觉知中,你把它们变得看似对你十分危险了。无法带入是什么意思呢?因为在带入中,如果是带入觉知的话,对你的自我会是十分的可怕的事情,是会加速它的化解,同时呢,好像看起来,你所拒绝接受的一切无法被带入觉知中,加强了它们的真实性和它们的力量感,和它们的危险性,把它们变得看似十分危险。理解哈?(依强:差不多,有点感觉),祂说没有关系,祂说你没有办法听起来一点都不绕的(哈哈),如果你什么都是大白话,你一听就懂的话,你就不用经过这样一个反反复复、细细致致、不断去重复的过程了,没有关系。祂也跟我说、跟依强说、跟竹珊说、跟我们全部的人说,包括我和纳新老师一样的,你们还可以再来回顾、再来重听、再来整理、再来阅读文字,通过这个过程,会变得越来越清晰的,会变得越来越收到的。
            祂说,留意,我又要说一些如果不了解背景又会被说为荒谬不羁的事情了,当你感到疲惫不堪,不是因为你的身体负荷太多,不是因为你的营养不够,不是因为你的休息太少,不是因为你做爱后的自慰消耗了精力,不是因为你的活动或是其他的原因,不是的,是因为你已评判自己会疲惫不堪。与你的身体无关,这一切其实你的身体反应都是你的心灵的评判过程的反应,因为你已经评判自己会疲惫不堪了,那个前提是你评判自己是一具身体。当你嘲笑某个人,这是因为你已评判他没有价值。还记得你嘲笑某个人的那种感受吧,那种状态吧,不管是在心里还是在当面或是当众,你嘲笑他的时候你已经评判他没有价值了,是对你的自我没有价值,有的时候,你不会去嘲笑某个人,并不是意味着他没有在你看来的可嘲笑之处,而是因为他对你的自我还有价值,原谅我说的这么直接。当你嘲笑你自己,你也会嘲笑别人,因为你无法容忍自己比他们更没有价值的想法。刚才王聪说到的评判嘛,也是要证明自己比别人更有价值,祂说有了评判就会有一系列的东西,包括嘲笑,包括贬低。所有这一切都会让你感到疲惫不堪,因为这极其令人沮丧。祂说,放心哦,我们深入这些让你极其沮丧的事是为了帮助你根本地从这一些中解脱出来。你并不是真的能够疲惫不堪,而是你非常能够让自己疲惫不堪。这是你能力的误用,你把你的信任、你的信念放错了地方,放在了相信你是一具身体上,一具身体就必然意味着什么呢,一具受自我所操控所驱策的身体就必然意味着脆弱、有限,你越这么相信你是这样一具身体,脆弱有限的身体,你就越能够让你自己疲惫不堪啊。这句话是什么意思?(纳新:哪句话)明白,它是这么断句的,不断作出评判的紧张,事实上是无法忍受的。我就在想什么叫紧张事实,因为不断作出评判嘛,这个评判就让你紧张,事实上是无法忍受的。奇怪的是,这种让人虚弱的能力会深受你的重视。祂说,想想看,这是不是够让你奇怪的,你不断的在加强这个信念,你是一具脆弱有限的身体,这种信念只会让你变得虚弱,但是这种让人虚弱的能力你真的会很重视它耶,想想看你们的生命里你们用了多少的时间和精力来让自己相信和确认你是一具脆弱有限的身体,我的脸色不够好因此要用化妆品,那种化妆品的效果更好所以我要去选择,我的身体不够强壮所以我要去锻炼、要去服用营养品,我看起不够有力量所以我要穿那样的西服,或者那样的职业装、某种特定的打扮,来符合特定场合的我的价值感、力量感的需要。那个根源是(但)如果你希望成为真实存在的创作者,你就会牢牢抓住评判不放。你们每个人都会愿意做生命的主人不是么,你们所有的作为都是为了证明自己是生命的主人不是么,成为生命的主人或者说成为一个虚幻生命的主人,是因为你希望成为真实存在的创作者,你在一片流沙上建立自己的城堡,你的自我希望成为真实存在的创作者,你的自我希望你相信你就是这个虚幻生命的主人,为了这样的目的,你会牢牢地抓住评判不放,荒谬的也是很正常的是,你也会心怀恐惧地看待评判这柄双刃剑,相信总有一天你会受到评判。而且没有一天你是不受到评判的不是么,想想看,有没有一天你的生命里没有评判的,没有受到评判的,我们先说一点,有没有受到别人的评判呢?你有没有一天,你没有觉得就是从别人的行为里、言行里、对你的反应里、冲你而来的反应里,你没有被贬低的,没有被批评的,有没有这样的一天。同样的,有没有一天你不评判自己的,你有没有带着一点点的恐惧相信自己是不够价值的不够好的不够安全的不受任何威胁的,如果你诚实地回答了这两个问题,我再把时间缩短为一个小时,你生命中这样完全没有评判的,没有受到他人或者自己任何评判的一个小时,这样的时间段有多少呢?就是那种完全平安、完全安全的时间段,又有多少呢?作这样的回顾是为了下一轮对比,想告诉你说,这种被评判所牵引的生活、由评判所组成的生活、由评判所组成的你,真的给你带不来幸福,带不来你所渴望的价值和安全感。只有当你相信,评判能作为一种保卫你自己权威的武器时,这种信念才能存在啊。首先,你的自我内在非常虚弱,才需要让你成为权威,才让你相信了你有成为权威的需要,而正因为你的虚弱,你的权威有需要获得保护,祂会说,所有我们对权威的反应,都是基于我们相信自己内在的虚弱,自己所以有需要成为权威,而且这种权威是需要保护的,这不是又一对荒谬的组合么?虚弱和权威。如果你没有任何的虚弱存在,你就没有任何的成为权威的需要了,这也就是你真正的释放之日、解脱之时啊~~不管是在什么场合,工作、生活、交朋友、或者旅行、购物、玩乐的时候,不管是对什么人,你的爱人、家人、孩子、父母、同事、朋友、老师、学生,去关照自己那个想成为权威的需要吧,因为它所揭示的是你认为自己不够力量、不够强大、不够有价值,实际上你是虚弱不堪的,只有当你真诚地沉潜到你生命中这些深层的心念的时候,而且你也能够透过这个过程看到这些信念的存在,让你不可能反而是让你不可能得到你渴望已久的那些东西,不受任何东西所动摇的价值,不受任何威胁所牵绊的平安,不受怀疑侵扰的确定感,当你把你真正想要的东西呈现在面前,当你把那些妨碍你获得你真正想要东西的信念呈现在面前,让两者做个对比的时候,你也才能够比较容易放下这些信念,我们在做的就是这样的真正有价值的工作。
            上帝只会给与慈爱。你的话语只应反映慈爱,因为这就是你所收到的,也是你应当给与的。不一定,你在这一刻就完全感受到了你所受到的是慈爱,但是我恳求你我亲爱的兄弟,去想想如果你受到的只有慈爱的话,你的生命会变成生命样子,确信就在这种想要探索想要感受的愿心中一步步地达到的。公正只是一个暂时的权宜之计,或尝试教导你慈爱的含义。祂说,这是我们这个阶段在做的事,就是尝试着对自己和弟兄公正,就是如实如是地说,我们彼此都有需要也都有匮乏,公正可以运用,但它只是一个暂时的权宜之计,通过这种方式尝试教导你慈爱的含义。留意,它是评判性的,只因你也能做出不公正的事。所以,可以运用公正,但是你要了解运用它们的目的是慈爱,而且要警觉,公正与不公正它是齐头并进的,你能够做出公正之事,你也能够做出不公正之事,所以什么?祂说,把自己是公正之士,这个士是战士的士,把自己定位在公正之士这个自我形象上也是什么?也是一个耽搁,祂说要留意,在修奇迹、在这个心灵训练中,你的自我势必会敦促你、迷惑你去形成新的自我形象,形成也没有关系,形成也是必然的,只是我提醒到你去警觉、跟宽恕和放下,为了你自己越来越究竟的幸福和解脱。
            祂说,王聪有兴趣的话可以去回顾一下,我已谈到各种不同的症状(笑),祂说,嘲笑和公正都是症状,从这个意义上来讲,评判、评估也都是症状,你要有兴趣的话你也可以回顾一下,我们都可以回顾一下,并且在这个层次上几乎有无穷的变化。这也就是为什么我敦促你们回顾,但是可不要为这个层次的分析、评估、判断、解决所耽误功夫啊,不要停留在这里。因为(但)所有这些症状都只有一个成因:权威问题。这是“所有罪恶的根源”。就是你自认脆弱所需要产生的那个关于权威的需求,祂说想想看,其实世界也可以从这个视角来讲,每个人都自认虚弱,所以他们都有对权威的需要,每个人都成为权威,如你们所愿,有人成为成功的权威,有人成为失败的权威,有人成为健康的权威,有人成为疾病的权威,在你们的自我帮你们所划定的小小的囚牢里面,你们都心想事成地成为了自己希望的权威,尽管有的时候,你们并不知道你们所成为的就是你们所真正愿意成为的,你们还会因为这样的生命而抗争,但是你们成为的就是你们愿意成为的,那么呢,这只是从一个视角去看。从另外一个视角去看呢,你们成为的是你们愿意成为的,但是并不真正是你们愿意成为的,所以你会有愿意往前探索的意愿。愿意从这样的一个自以为是的、一个为自我所蒙骗的、一个生命困境中解脱的愿望,所以会有这样的聆听,会有这样的分享,会有这样的反思。自我所制造的每一种症状都会有一种自相矛盾的说法,祂说这个地方我讲的比较客气,一种自相矛盾的说法,你们去观察一下,自相矛盾的说法还少么?因为心智已在自我和圣灵之间分裂了,因此,自我所制造的一切都是不完整的和矛盾的。这种站不住脚的立场就是权威问题所导致的结果,因为它把一个难以置信的想法作为它的前提,所以它只会制造难以置信的观念。心智已在自我和圣灵之间分裂了,心智大部分时间聆听自我,小部分时间聆听圣灵,而自我本身就是一个分裂的产物,同时自我还相信圣灵是对它最大的威胁,自我本身就是分裂产物,它所制造的一切都是不完整的和矛盾的,自我又相信圣灵是对它最大的威胁,所以在你们化解自我的过程中,自我所继续制造的一切更加的不完整和矛盾,让你有更大的一个分裂、隔绝、矛盾中和冲突感,自我制造的一切是不完整的和矛盾的,这是站不住脚的立场。这种站不住脚的立场就是你自以为的脆弱无能的自我所产生的权威问题所导致的结果,因为它把一个难以置信的想法就是你是脆弱无能无价值的作为它的前提,所以基于这样一个荒谬的前提,它只会制造难以置信的荒谬的观念。祂问我们这一段有没有问题,有没有感触,就是到此为止。
        纳新:这个标题是评判和权威问题啊(晓捷:是的),sorry,这里面也有一点点主权的含义啊,这个到底是权威,权威还是更好点,这块听听祂的意见。
        晓捷:祂说,很好很好,可以翻成两个,有的地方翻成权威,有的地方翻成主权,有的地方是应该翻成主权的,我记得(纳新:哦~~),有这个感觉。今天通传就到这儿吧,祂让我们讨论讨论。
        纳新:奇迹课程的法门从各个角度都是最深入的切点,就是说从评判的角度,祂把权威问题明确出来以后,也是一个很深入的切点,把评判放下的话就是自我放下,就是解脱,那么这是一个不判断不分别,也是佛学的放下判断,平等心,这也是一个重要的法门。奇迹课程法门的重现,以各种角度,但是它的切点都是一点都不含糊,就是在非常非常深的角度,根本的一个颠覆性的一个深度上面去做这些一层一层的解析。这是我个人的一个深刻印象。就是说放下评判,为什么要放下评判,它是一个最最深的在这段里做的一个呈现。我刚才就受到,看看前面共修之前,一些轻微的不快你就会去非要去作出一个评判出来,肯定自己的存在,自己的看法,并且找到一个把这些不快投射出去的理由,其实兄弟作出的选择可能是在这个当下让大家最平安的一个选择,就是说他有他的选择,就是看到这里有这个可能性,但是这不是说我说的就错,我看到完全的接纳,宽恕可能也是一个更加重要的心态,在这个心态上再去看具体的事情,这就会更加的心平气和,而且更加的有效果。
        晓捷:昨天在哪儿也看到过,祂说,宽恕就是一直做一件事,所以你一定会反复反复反复反复反复反复反复反复做(笑),就一直做到底,就越来越顺畅,越来越自然了,越来越有动力了,越来越明白了,挺好的。
        纳新:有点像和面,反复反复反复反复,都是一样的,到最后就有劲道了,(笑),就不一样了,在这个过程当中,(晓捷:开始是个生手,没劲只能在那里搅,然后慢慢就越来越有劲,越来越熟练)。
        竹珊:我看到111页中间这段,脑子里会有这个场景就是说,比如说像那种同事生意啊,跟每个行业都有关系吧,当然别的大部分人都是混合动力嘛,他们在讨论一个营销方案,然后所有人都在想办法、争论,最后总有一部分是说我要压过你,我这个是对的,肯定有这个原因在。另外一部分,正因为你们他们有这种相互的碰撞,相对于比较完整的方案才会拿出来,推到市场上它会是一个大家都讨论过、全方位的一个东西投出去,所以我就觉得,其实纳新老师说的很对,奇迹课程它是站在一个很究竟或是制高点来说这些话的,但是作为在这个社会中的大多数人来说,他只能是说一直带着这个混合动力去做,然后混合动力的成分,这个成分比例会慢慢的经由训练,慢慢进行调整,到一个阶段的时候,可能那个想证明自己是对的那个就慢慢越来越少,这个时候发表意见,或者对他有一些,这个过程就算没有是证明自己是对,发表意见的过程也是在每个人自我在这边去呈现,我就会觉得因为一下说拉得很高,但现实层面上我们还是要经历过很多的时间,带着这个觉察去看它,然后因为如果是二十多岁,或者甚至是我现在刚三十出头,看这个吧,我觉得有时候把人的行动力就覆盖掉了,因为到最后就觉得没有什么对错嘛,没有什么对错就没要必要去说了,没有必要说的时候可能到最后结果吧,参与感那种感受就不像年轻的时候还冲一下,到最后发现反正就是这样嘛,所以可能会,这个度吧,在过程过程中找到自己这个点。
        晓捷:非常好,非常当机,这个问题值得谈。为什么呢?首先呢,我们跟社会上的人没区别,都是混合动力,我们只是做的是奇迹课程,他们做的是个茶杯,或者做着别的东西,那么呢,我们如果说有区别的话呢,唯一的区别是觉察,我们觉察的训练的去做,他们呢不觉察的去做,就只有这个区别,我们也是混合动力,他们也是混合动力,完全一样,全世界的人只要还以形体保持在这里的人,基本上是一样,所以这一点呢我们跟他们没有高下之分,大家都是一样的。还有一点呢,也是特别实用的是什么呢,就是今天讨论的,祂会提到爱与服务的一个东西,我们做奇迹课程是为了什么,爱和服务。人家做茶杯,做一个广告文案,是为什么,爱与服务。你在加班、找朋友冲杯牛奶,是要干嘛,爱与服务。就是所有人不管做任何事,希特勒要干嘛,为他的民族爱与服务,是一样的。那么呢,我们和他们从这个意义上来讲,没有矛盾冲突,也没有要压抑什么东西,奇迹绝对不是为了压抑,也不会削弱我们的动力,只会强调什么呢,从这个视角强调我们真正的动力是什么,反而能帮助我们化解矛盾和冲突,因为你做任何事,其实连最极端的犯罪,他都是为了什么,表达那个扭曲了的爱与服务,那么我们干嘛不把它说明白,我跟你一样,我教奇迹也是一样的,你是做茶杯的,你是做小时工,我们都是做的爱与服务的事情,完全平等,只是我们可能会对这个事情更清楚一些罢了,所以我们会把提出来,用这个方式,这就是我能够为什么真正在一个平安的状态跟所有人连接的原因了。在我心底里,我完全平等地看到我们所做的是一样的事,没有区别。
        竹珊:可不可以这么理解,我们接受过这种心灵训练的人,投放社会以后,我们有一种责任感或者觉知,即使是在一个比较争论的场所里面,我们觉察到,对方提出来的是他不是在攻击(晓捷:说得好),如果没有这个觉察,他一提出来,我就马上盖上去,这个火药味就会越来越浓,在那个时刻就会知道是说他只是在表达,那个时刻超出自己的本能,那个即时反应,看到这个,用平和的探讨的语气去和他交流,火气就不用冲起来了,然后还有这种交流,所以反过来就是说,对于我们走在路上的人,??(听不清楚)在那个过程中提高嘛,越来越不被那种触动,然后就是对自己的要求嘛,觉察,慢慢的不被对方激起,然后这样把东西说出来,而不是说压抑,压抑本身也不是一种释放。
        晓捷:是的,是的,逃避了或者是掩盖掉了,它还要从别的口要出来,这样非常务实,就是再说得清楚一点,清楚地补充一点就是说,我们看到两块,一个是我有自我,他有自我,就是所有的冲突是在这个地方嘛,我认为我是不够的,他也认为他不够,我价值感不够,他力量感不够等等,我们才会有冲突对吧。我也看到这块,属于我这块的我自己负责,属于他那块我不跟他共舞,不跟他起舞,我就是说我不让我的自我跟他的自我起舞,舞来舞去,我现在做或者回家做,继续做我的功课,这是一块。但这块不一定要跟别人讲,因为他如果没有这个准备的话就不要讲。另外一块是大大方方可以讲的,就是说我们的愿望都是干嘛,如果我们在讨论一件事,其实我们都是想把它做成,对吧,从这个角度,从爱和服务的角度去讲,这样的话就更能够跳出来,自我的地方我知道了,你的自我,我对我的自我是这个态度,我对你的自我是什么态度呢?祂其实也很务实,我不评判,我回过头来看我的什么地方投射出了你,祂是这样来自我负责的,所以呢其实祂也很务实。
        竹珊:有两点,我之前就是说我已经看到他是有他自己的问题,他自己特别处于焦虑,他说的那个攻击我的话,我已经看到了,所以我就原谅他。后来发现其实情绪还在,没有跟他正确地把我的感受不带情绪地跟他分享出来,所以他并不知道,其实对他来说没有收到那个提示,没有收到,他一个正常的反馈其实他收到以后是对他有帮助的,但是我直接就吃掉了,然后他就觉得“我这样说是可以的”,其实他如果对别人说的话,别人可能就给他一个更猛的,他就会觉得怎么这样。另外一个反应是说,看到这儿不是一个权威嘛,权威一方面很多看到的追求的权威,他确实是为了证明自己比别人强,他内在是有一个对他的渴望和需求,那么努力地去爬上去,内在却很恐惧。但还有一种权威,就是真的能够做到这种觉察到一定程度,他的那个权威是包容性的,而且这种权威是能影响、改变更多的人的(晓捷:是的是的),因他经历过那个过程,但是知道是安全的,他真的是,因为之前见过一些,我见过一个人,他做到集团总裁的时候,非常低调,而且他那个低调我举个例子,比如说,我正好在旁边那次,有媒体说要采访他,说是什么什么日,他当时就跟媒体开玩笑,说是“恩,我得回去问一下老婆大人”,从他的员工和市场部同事对他的反应就是,我们做技术的不要跟大家争,就是他在为人的时候也不会去树敌啊或怎样,但他的权威性很高, [news:/p/81:17.1] 听不清楚,我感觉是有些权威是安全的,他是包容的,然后那种影响可以带给别人的不只是他的位置带给别人的帮助,而更是影响力的一种帮助。
        晓捷:是的,是的,非常好。J兄讲到过嘛,温良的人将接管大地。耶稣也说过,因为我放下了所有,所以我拥有这样的权力。祂那个权力是什么呢,就是你还可以看祂,一定是你喜欢的,就是那个奇迹课程那个补编里,那个上主之师的十个品质,祂还说透了,就是那些品质,包括温和,包容等等,还有好多品质嘛,非常的对,这个也是回归头来帮助我们什么呢,我们跟任何人没有特殊性,你真的不知道弟兄是通过什么途径同样到达那个地方的,每个人都在朝那个方向走呢,所以就是也是我们不评判,然后放到特殊性的地方,真的是都看得到,每个人都朝那个方向在走着,而且有的人真的是到达了,跟你的道路可能完全就是不一样,也是非常好。还有呢,就是竹珊这块值得我们大家包括我自己学习,就是坦诚,就是非常好,很清晰,坦诚下面是什么,其实是一个力量和信任,她也是对彼此的信任,其实坦诚是一份非常好的礼物,是给彼此的一份礼物。
        竹珊:主要是我在这个,是在跟朋友的亲密关系中,我体验的最明显的。如果我真的喜欢他,我真实的希望是他也同样喜欢我,如果是说我觉得我在隐瞒、或者是我有害怕、有些不想说,我就有那个感觉,其实是在担心他破坏了,不够相信他,然后他会不接受我这个人,有时候就会想,我已经看到我真的想要什么,如果对方反馈不是我想要的,那就是真实的,那就没办法了,如果是正好,我们彼此都很要这个共同体验,那就是何乐不为,这是最好的结果。
        晓捷:是的,我们从两个意义上来讲,如果这个关系的话呢,没有我们希望的那么稳定或者和谐的话,那么我们做些事情假如是带着爱与觉察的话,不是会破坏它,而是把它真实的地方呈现出来,反而是促进了那个关系,一定是这样的,如果关系没到就是没到,就接受这个事实,只有跟事实在一起才有力量。还有一层呢,其实我们也可以放在奇迹上是一回事,我们现在为什么就是,我最近也经常跟朋友分享就是说,我不想说服任何人,我也不需要证明我的价值,有这个缘分的,我会跟您坦诚地耐心交流,没有这个缘分的,或者没有到缘分的,我们就是承认它没有或者没有到,也是一回事。挺好的。
        纳新:这句话我想再听祂讲解讲解,“当你感到疲惫不堪,这是因为你已评判自己会疲惫不堪”,祂这个解释我是认可的,就是说疲惫是你自己认为自己会疲惫,但这个度怎么样去衡量,比如说我从早到晚都在工作,都在打扫卫生或者做事情,或者是在外面跑,会感到累啊,疲惫不堪啊,这块度怎么去把握呢?
        晓捷:很实际啊,很好。祂说,因为祂讲的这个地方呢,刚才讲的完全是心念层次的,现在就是要结合生活层次了,实际操作的问题了。祂说,一方面心念层次你是认可的,你可以尝试着这么去做,继续做,更彻底地去做,同时呢,你可以有一个视角,你可以这么来考虑,你爱得不够的时候你一定会疲惫不堪的。你对自己爱的不够的时候,你就会疲惫嘛,对吧。所以从这个角度,你可以想想怎么样更足够地爱自己,你的那个动力,就是因为我们的自我嘛,自我的动力是什么,自我攻击,自我不是要来爱你的,它给你一点什么东西,一点施舍也是为了延续它的存续的,所以呢,你就要留意自我让你远离爱的那些地方。自我让你远离爱有两个方面,一方面是你的行为,一方面是你对这些行为的反应。所以,你既改变那些缺乏爱的行为,也去宽恕那些你缺乏爱的反应,比方说,你要觉得说,举个例子,我有时候会提醒你,你放松身体,包括连续工作时间不要这么长,可以散散心等等哈,或者你自己觉得那些对你的爱的状态有帮助的,你就去做它,祂也是这个意思,一方面去改变那些缺乏爱的行为,一方面去宽恕那些缺乏爱的反应。你可以厘清一下,比如说你常规地会说“如果我这样了,我就会疲惫”,那么这些就是属于你的缺乏爱的行为,你就改变它们呀,用爱的行为替换掉那些非爱的行为。还有一点是你的反应,这个又回到宽恕层面了,两个层面结合着去做嘛,这个清楚吗?
        纳新:有些指引,我刚才这方面就是比较简单一点,就是说(晓捷:度),比如说我跑一万米。
        晓捷:很好,明白了。祂说,谈谈你们内心都有一个报警系统,或者叫做一个自我保护机制,我这个地方讲的自我没有贬义,就是每个人都知道的,其实每个人内心至少大概都知道的,如果经过训练会很清楚的知道是说,我做哪些事情、以什么方式来做对我来讲是最合适的(纳新:每个人生活经验都是这样),对,每个人生活经验都是这么一套嘛,我的工作,我的生活方式等等,包括时间、节奏等等。祂说,留意啊,自我总是破坏这个东西,自我总是让你破坏这个自我保护机制,比如说,我很清楚我过了十一点半睡觉我总是困,这就是那个属于我的机制,但是我自我会经常让我什么,十二点,一点,我十二点半才休息,这就是对它的破坏,祂也说得很实际,你是需要去厘清一下你的机制是什么样的,然后你就可以去维护你的机制,你还可以改善你的机制,然后留意自我就是要破坏你的机制,你要把他们扼杀在摇篮里(笑),你要把自我的破坏扼杀在摇篮里。
        纳新:就是并不说那个,(晓捷:扼杀不是要你证明你不会感到疲惫不堪,不是这样意思),不是这样意思。
        晓捷:根本就不是这个意思,祂说我只会为你的平安幸福考虑,而且祂说真理和力量是不需要任何证明的。
        纳新:祂的意思就是说没有进一步的意思啊,就只是到此为此啊,不是证明那个,(晓捷:没有没有,太可爱了),但是实际上有很多人通过行为也给我们一些启发,就是说,他很多天不吃饭,他超长距离的,因为他相信他这个是可以承担,他身体就会呈现出那个状态出来,不是说意味着我们在这方面要做挑战。
        晓捷:当然不是。祂说,如果你特别想了你就去,但是祂没有任何鼓励的意思,祂说如果你特别想就去,还有一点,祂要谈一下能力了。祂说,挺好的,有的人几十年不吃饭,有的人几十天在地下埋起来也没事,等等,这都是什么呢,这都是你们潜能的一种反映形式而已嘛。你们身上都有啊,我昨天还看到一句话就是说,每个人都已经在这样的工作里了,就是为你们的回家,就你们的长处和热情安排地最好的工作里,只等着你认出它来。不是你要换工作,也不是你不具备任何人有的东西,你不具备,不是这么回事,祂说想想你们自己身上的能力,祂讲到纳新嘛。祂说,换个愿心没这么强烈的人,像你这么工作是会很要命的,那会太枯燥了,会发疯的,会要尖叫的,但是你就是能够去一天天地做下来嘛,这不就是你的美善的地方嘛,这不就是你的能力的借用过来去显示的一种形式嘛。我们每个人都有,竹珊比如说她那个坦率交流坦率沟通的能力,那个王聪对别人的细致的观察和体贴的能力,依强这种我可以晕我可以怎么样但是那个方向我是不会放掉的那个能力,对吧,我们每个人都有这样的能力,不是要很闪亮登场,要万人瞩目,要特殊化,很那个鲜明,不是这个意思,祂说,那个能力,这种生命真正能力的表现形式,每个人都是因人而异的,每个人身上都已经有这样的美善了,只等待着我们的发现和确认而已嘛。所以,祂无意让我们为任何的世间事物升起分别心、比较心和攀比心,没有这个意思,祂不鼓励这个。祂说,因为那个不会让你得到真正的幸福,你干嘛以自己的短处去比人家的长处啊,你疯了吗?(笑)祂会说,你活得不耐烦了么?(笑)祂的意思,你干嘛跟自己过意不去。
        纳新:祂的“疲惫不堪”是不是有点厌倦啊,心升厌离。
        晓捷:yeah,When you feel tired,对吧。对啊,看一看啊。不过祂说,此处翻译成“疲惫不堪”挺好的,挺好的。祂说就这么翻吧,祂说这个翻得挺好的。你们觉得呢?你们觉得把“tired”翻译成疲惫不堪怎么样?(竹珊:我认为很恰当),是吧,恩。
        晓捷:权威问题实际上是一个原作者的问题。来得如此的猛烈(笑)。当你有一个权威问题时,这总是因为你相信你是你自己的原作者,并把你的错觉投射到他人身上。当你相信你有一个个体身份,并且基于你的自我你相信你是自己的原作者的时候,在你内在的地方,你是知道这并不是你的生命真相的,一方面你知道你犯了一个错误,一方面你的自我为了维系它的存在而为这个错误的立场去战斗、去奋斗,于是你就把你的错觉投射到他人身上,你内心就已经矛盾冲突了,自我让你相信你是你自己的原作者,另一部分你知道你不是你自己的原作者,自我又把另一部分的声音压下去,这种错觉和这种矛盾冲突你会投射到他人身上。你于是就把这种情境视为别人真的是在为你的原作者身份而与你争斗。祂说,权威之争实际上是你内在矛盾冲突的外显,你觉得自己的原作者身份遭到了否定,其实是源自你内在的否定,自我又把这种否定诠释得非常的可怕,所以当好像外在的他人、环境、情境挑战了你的权威的时候,这种冲突就变成一个生命中巨大的冲突,好像别人真的是在为你的原作者身份而与你争斗,实际上是源自于你内在一个矛盾冲突对你原作者身份的否定。这就是所有相信他们已篡夺了上帝权力的人所犯的根本错误。留意了,这也是一个绝对化的说法,就是为原作者身份而产生争斗就是所有相信他们已篡夺了上帝权力的,否定了上帝那个一体的终极的生命源头才是你的原作者,而相信自我是你的原作者,这是一个根本错误。这种信念对他们来说非常可怕,但这并不会困扰上帝。错误对犯错的人是可怕的,对没有犯错的上帝、生命的源头是并不存在的,因为那是一个根本错误,同时它也是一个虚幻的错误,因为这种错误根本就不可能发生,上帝是爱、是圆满、是一体、是完美,不可能有任何跟祂冲突分裂之物,对立之物。不过,祂渴望化解(它)这个根本错误,这种可怕的信念,而不是惩罚祂的孩子们,只因祂知道这让他们感到不快。留意在这里,不快乐,unhappy是吧,感到不快乐好像是更合适点或者是不幸福,happy可以翻成幸福嘛,(纳新:happy本来就是幸福),是的,祂说“不幸福”好像更贴切。上帝的受造者,祂说这就类似于什么呢,一个孩子在做噩梦,在梦中遭遇了可怕的事情,父母怎么可能因孩子梦中的遭遇而惩罚他呢,祂只想让孩子从噩梦中醒来,意识到他仍然是平安的。上帝的受造者被赐予了他们真正的神圣原作者身份,但当你选择将自己与你神圣的原作者分开时,你更愿意是无名者。祂说,留意你们在内心对自己的自嘲,以及溢于言表的对自己卑微的定义和传播,留意你们深刻的哲学、文学、艺术作品里面表达的这一点,你更愿意是无名者,是无名氏,而不是神圣的上帝之子,这实际上是送给自我的一曲颂歌,是肯定自我、否定你自己真是身份的。因为你对你真正的神圣原作者身份并不确定,所以你相信你的创造是无名的。这让你觉得你创造了你自己这一信念听起来是有意义的。(纳新:这个无名是不是可以理解为“无间心传”??听不清楚),不是这个,因为你对你真正的神圣原作者身份并不确定,祂说你对你自己的身份都不确定,你对你自己的源头不确定,你的身份就不确定,你的身份不确定,你的创造就不确定,你的源头并不神圣,你的身份就不神圣,所以你的创造就不神圣,因此,你相信你的创造是无名的。这让你觉得你创造你自己这一信念听起来是有意义的,因为你不相信自己的神圣性,你相信自己的卑微,因为你相信自己的卑微,你就体验到自己的卑微,体验到你卑微,反过头来你相信你是你自己创造的,因为卑微之物必然是卑微者所创造的。对原作者身份的争议在你心智中留下了这样一种不确定,以至于它甚至会怀疑你是否真正存在。这个话听起来熟悉吗?对原作者身份,是源自于那个真正的神圣源头还是源自于有限的匮乏的卑微的自我,这种争议在你的心智留下了这样一种不确定状态,以至于它都会怀疑你是否真正存在,想想看,你的灵魂深处是不是有过那样的疑问,我真的存在么?我到底是什么?我以什么方式存在?真的有一个我么?这种感受、这种信念、这个肉体真的是我么?这都是基于这种怀疑,就是你是否真正存在。因为你心中隐隐知道,这样一种卑微的,矛盾冲突的,苟延馋喘的,勉强营生的,就是勉强在世间凑活着活着的,这样的你的一个状态,并不是你生命的真正状态。
              只有那些放弃了所有想要拒绝的愿望的人,才可能知道他们是不可能遭拒绝的。当你不再想拒绝爱的时候,你才知道你是在爱中的,当你不再想拒绝你的真实身份的时候,才可能知道你的真实身份的,当放弃了你想要拒绝的你的本质的时候,才可能体会到自己的本质。你并不曾篡夺上帝的权力,意味着你不可能改变你生命的源头,你也不可能改变自己的真实身份,你只是已经失去了它而已,你遗忘了它,你感觉到失去了它。幸运的是,失去一样东西并不意味着它已经消失了。这只意味着你记不得它在哪里。真实(它)的存在并不取决于你是否能认出它、甚至不取决于你把它放在哪里。这就是为什么我一再请求你们去确定耶稣、基督、上帝、真理、奇迹课程、所有的道路、所有的教学、所有的老师、所有的经典都不需要你们的战斗,也不需要你们的维护,没有任何的需要,你们也势必会逐步体会出这一点的。真实的存在意味着永恒的存在,意味着绝不会变迁的存在,意味着丝毫不受威胁的存在,意味着没有任何的变化的可能,你是否能认出你把它放在哪里一点都不重要,这也才是你真正的保障。不加评判地看待真实存在,只是了解它就在那里,而这是可能的。祂说,你们在这个过程中势必会经历一些对真实存在的批判,不是吗?慢慢的,你们会只是了解到它就在那里,就觉得足够了,就觉得安心了,这真的是可能的。
              平安是灵性的天然财产,亲爱的兄弟,愿你从今天开始只把平安作为灵性的天然财产吧,灵性只可能带给你、他人和世界平安,所有与平安背离的东西都不是灵性带来的,请你清晰的觉察这一点,灵性不会剥夺你任何的东西,灵性不会威胁到你的存在,灵性的回归只会化解你的自我,在化解自我的过程中你势必会感觉到矛盾冲突,感觉到恐惧和抗拒,而这些并不是灵性带给你的,而是你去回归灵性、化解自我的过程产生的,请安心,灵性真的只想给你平安,也只会给你平安,这种矛盾冲突的化解,这种恐惧的释放,这种抗拒的化解也会越来越自然,越来越让你带着平安去进行的。每一个人都有自由拒绝接受他继承的财产,但他并没有自由去确定他继承的财产是什么。这是你天然的财产,它不会根据你的批评,根据你的拒绝而改变它的性质,你就可以有自由去拒绝这份财产,但是你不可能改变它的本质,它的性质,所当面对拒绝灵性带来平安这一事实的兄弟,你用平安去面对吧,要显示给他人你已经重新发现、重新想起的保障,平安是唯一的凭借,就是他不管对于灵性,对于你的分享是什么样的态度,你都以平安来面对他吧,这就是你对弟兄最大的礼物。每一个人必须决定的问题是原作者身份的根本问题。祂说,我们前面说过这是唯一实际的问题,现在我们说这是根本问题,也是每一个人必须决定的问题。你只可能拖延,但是这个问题你是必须决定的,你就可以拖延去决定的时间,但是我告诉你说,拖延还真的会带给你更加持续、更加长久的痛苦的感受。所有恐惧最终都源于对原作者神圣身份的否认,而有时这种否认非常迂回。当一个人放弃他,这个叫“失根”嘛,失去了自己的根,当一个人放弃他自己的生命源头的时候,当一个人对自己的身份都发生了动摇甚至否认的时候,所有的恐惧因此而产生。而有时这种否认会非常的迂回,祂这个时候会谈到奇迹学员的迂回,奇迹学员的否认,比方说,讲给别人听,自己不用,有很多很多种否定的方式啦,有的迂回得自己已经看不出来了,但是祂说,平不平安是看得出来的,就这么简单。下一句我不太理解哦,这样做决不会冒犯上帝,而只会冒犯那些否定祂的人。这样做指的是对原作者神圣身份的否认吧,(纳新:对),那怎么会冒犯那些否定祂的人呢?(纳新:否定上帝的人,男:就是冒犯他自己嘛),冒犯那个否定者自己是么?(男:就是说这个否定,上帝,真实的不受威胁,他自己会感到失落感,冒犯指的是这个意思么?)看看啊,(纳新:这种恐惧的一种侵犯性,它的一个进攻性),哦,知道了,祂说对原作者神圣身份的否认绝不会冒犯上帝,因为上帝是无法否认的,否认只是你的一个自我游戏,祂说,对原作者神圣身份的否认不会冒犯不把这个当真的上帝,只会冒犯把这个当真的那些人,所以,祂说以上帝之名去进行惩罚就是这样的心态下做出的嘛,他们惩罚的并不是外在的那些人,而是惩罚的自己,否定了上帝的神圣身份、上帝之子神圣身份的自己。我这样讲清楚了么?否认祂的原作者的神圣身份,就是向你自己否认你平安的理由,这样你只能看到不完整的自己。否定上帝才是源头就是否定平安的理由,这样你只能看到不完整的自己,残缺的自己,与上帝的神圣身份相通的那部分自己你就看不到了。这种奇怪的认知就是威权问题。权威问题就是当你失落了自己的上帝之子的神圣身份,也失落了自己的完美、圆满、不受威胁的时候,你就会需要证明你自己的个体存在,需要用权威来证明你自己不是脆弱的,不是有限的,不是匮乏的,这就是权威问题。
              每一个人都会感觉自己受到了某种程度的囚禁。祂说,我们此刻就可以想一想,我们在哪些方面,生命的哪些方面受到了生命不同程度的囚禁。如果这是他自己的自由意愿所导致的结果,那他一定会认为他的意愿并不自由,否则这样的循环论证就相当明显。自由意愿必然导致自由。评判总会导致囚禁,因为它用反复无常的愿望的尺度来将真实存在分割成片段。你的存在现在已经变成一种矛盾冲突了,让你相信你是有限匮乏卑微的自我去对你的神圣本质进行的攻击,一个矛盾冲突的生命状态必然会带来反复无常的愿望,如果你相信你自己是一个有限匮乏无常的自我,卑微的自我,你就势必会陷入一种连自己都无法确定的、不断变迁的一个状态里面,在同一个人同一事上你的自我都会出现反复无常的愿望,祂说,你现在随便想到你身边一个人,一个亲近的人,一个跟你接近的人,都会有这样的现象,你对他或者一件事情,一个生命的一件事情,你的愿望都是反复无常的,当你的愿望反复无常的时候,就把真实存在分割成片段了,就分成了我和你,内在和外在,过去和未来,就把整个生命都活成一个反复无常不断冲突的重演。愿望并非事实。愿望意味着意愿并不足够。祂说,所以奇迹课程开头的时候会说小小的愿心,后面告诉你是什么(纳新:极大的愿心),对的,极大的愿心,就是意愿。但任何具有正确心智的人都不会相信,希望和意愿同样真实。J兄非常地务实,祂也提醒我们用着视角去看待曾经与我们有缘相遇的兄弟,那些在奇迹课程的或者修行的场合曾经潸然泪下、激情澎湃、感觉到触动心灵的兄弟,祂说在那个瞬间,我们都在表达愿望,但是愿望的确是需要积累成为意愿才足以支持这种长程的、持续的心智的训练的。这也是一个很正常的事情,祂说,古往今来这都是一个很正常的事情,人们真的得积累到一定的程度,去让自己的生命做一个更深的朝向跟突破的时候,才可能产生真正的意愿,就是终其一生都不再改变的意愿。祂说,这个是跟幸福成正比的,不要批评那些意愿不够强烈,只是有希望跟愿望的人们,你们为什么能够形成意愿,因为你们体验了如此多的平安跟幸福,所以没有任何好批评的。你要做的不是去批评弟兄的愿望不足,希望不够强烈,愿望不够真实,而是用自己的平安用你自己的幸福,用你自己的了解,用你自己的接纳,来向他表明说,“走这条道路吧”,跟随祂吧,因为祂带给我如此之多,我确信祂会带给你同样多的东西,你对兄弟要做的就是这件事。你们所有的教学,所有的分享,要做的其实就是这一件事,去分享你们收到的礼物,你们感受到的平安、幸福和爱,分享意愿带给你们的朝向真实的种种,去激发你的兄弟内心跟你同样的意愿吧,它必将会来临的,带着这样的相信。不是说:“你们先要寻求天国”,而是说:“你们先要有进天国的意愿”,天国本来就在那里,就在了,不是你需要去寻求的,而是你要决定是否要进入的,而这就是说:“我知道我之所是,并且我接受我自己继承的财产。”就像一个流浪的孩子一样,是他自己选择了要去流浪,而且家园一直在那儿等待着他回归,本一直敞开着等着他进来,当你愿意领受自己的生命本质,愿意认出自己的伟大不朽,圆满幸福的时候,你就可以进入这个大门,你的意愿是回家的唯一条件,真的就是这样。看看这段有什么问题或是有什么感触。
  • TA的每日心情
    蒙面
    2015-3-30 09:19
  • 签到天数: 158 天

    [LV.7]社区居民III

    发表于 2013-12-25 17:52:22 | 显示全部楼层
    很赞的。。。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4-8-7 10:21
  • 签到天数: 5 天

    [LV.2]偶尔看看I

    发表于 2014-8-7 10:26:08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谢分享。需要好好学习~
  • TA的每日心情

    2016-7-6 10:07
  • 签到天数: 19 天

    [LV.4]偶尔看看III

    发表于 2016-7-6 18:01:55 | 显示全部楼层
    好长……还是去听录音吧,原来权威问题有专门一节哈,看来还是需要好好学习一下正文哈……
    谢谢笔录及分享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友链申请|手机版|小黑屋|新帖|奇迹课程网 ( 沪ICP备06028955号-2   

    GMT+8, 2017-10-19 11:36 , Processed in 0.288021 second(s), 43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